第三十三章

    这场电影,宋佳文一共看过两次。第一次是跟许剑华,第二次是自己单独一人。

    看电影真好,俯瞰众生,似乎重新活了一遍。她在电影院里放肆的哭,放肆的笑,引得旁人纷纷侧目。

    这有什么关系,这辈子最后一次看电影了。

    灯红酒绿,男欢女爱,为什么他们可以肆意相爱,为什么他们的人生没有邪恶和肮脏。

    电影落幕,佳文热泪盈眶,不断的鼓掌,直到双手没有了力气。

    下辈子吧,下辈子好好活一次。佳文紧紧握住了手中的药瓶,站起来走出了电影院。

    阳光很刺眼,佳文刚出了电影院,有点睁不开眼睛。

    都说,将死之人,会看到自己最渴望的东西。

    此刻,佳文信了。要不然怎么解释,为什么她会看到许剑华?

    这是幻觉,一定是的。

    她笑着走到许剑华面前,伸手勾住了剑华的脖子,温热的呼吸,好真实的感觉。

    “怎么会想起来看电影?”这个幻想中的剑华开口问她,气喘嘘嘘,似乎走了很长的路。

    “知道吗,上次跟你来看电影,我什么都没看进去。因为你就坐在我身边,而我满脑子都是你。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佳文笑了,笑的很开心。老天对她不薄,还能再看一眼许剑华,了却了她最大的心愿。

    剑华说不出话来,他伸手扶住了佳文。佳文有些站不稳,身子一软,靠在了剑华身上。

    佳文看着剑华额头的汗珠,感受着他急促的呼吸,突然间笑容绽放,仿佛兰花盛开,清酿微醺,她踮起脚尖,吻上了剑华的嘴唇。

    手中的药瓶跌落在地,滚落在一旁,远远站着的祁君弯腰捡起了药瓶,仔细看了看,惊慌失措的喊道:“糟糕,她吞了一整瓶的安眠药!”

    ——————————————分割线———————————————

    “徐长官的意思,是让我完成这个任务?”赵莫依表情淡然,不带一丝情绪。

    “怎么?有困难?”徐兆转了转眼睛,不愧是只老狐狸,仍然看出了她的不情愿。

    “不是困难,只是,这点任务似乎还用不着我亲自上阵吧。”

    “孟教官战功赫赫,这点小任务确实有点大材小用了。”徐兆点燃一支烟,图云吐雾一番,只是这眼睛就没离开过赵莫依,想看透她的心思。

    “你留在萧铭义身边既能监视萧氏的一举一动,又能了解清楚三木株式会社的动向,可以说是一箭双雕的最佳办法。”

    赵莫依明白,这次任务她没有办法拒绝了,一旦拒绝,就会引起更大的怀疑。

    “英雄难过美人关,虽然任务难度不大。不过孟洁,你可是中统培养出来的剧毒玫瑰,关键时刻要牢记使命,见血封喉。”

    “是,长官。”赵莫依用洪亮的声音回答。

    “只不过,我需要一个人来配合。”

    “谁?”

    ————————————分割线—————————————————

    公园的湖心,一艘小船摇摇晃晃。天气微凉,划船的人不是很多,小船有些孤单的飘荡在湖面。

    “你同意了?”祁扬不可思议的问。

    莫依点了点头:“别无他法,再拒绝下去,徐兆会起疑心。”

    祁扬一时间眉头不展,而莫依在一旁叹了口气,这回二人真的遇到了难事。

    倘若莫依以名媛齐泠的身份接近了铭义,时间久了,铭义迟早会认出莫依,那之前祁扬和莫依的努力,都白费了。莫依的身份一旦暴露,对整个地下党组织将是致命的一击。

    “倒不如我们直接跟铭义坦白。”半晌,祁扬提议。

    “不行。”莫依干净利落的拒绝。

    “或许,我们可以相信铭义一次,毕竟他是我们的同窗,而且。。。。”

    “而且他还娶了你的妹妹。”莫依的语气冰冷如霜“姚祁扬,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盘算什么。你这么做一半是为了安全,另一半则是为了你妹妹和妹夫的感情。”祁扬知道,他什么也瞒不过莫依。

    一旦莫依接近铭义,势必会引得祁君和铭义的猜忌。

    莫依足够了解他,她怎么会不知道他对祁君的呵护。

    “你我二人是军人,可铭义不是。我们无法完全信任他。所以我的身份,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莫依望着湖面,冷静的分析。

    “可是他要是怀疑了你的身份怎么办?”祁扬忧心忡忡的问。

    “所以,我向徐兆提议,你来辅助我完成任务。”

    ————————————————分割线——————————————

    祁君,剑华,鸿晟三人在抢救室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病人现在怎么样了?”剑华问道。

    “还好送来的即时,否则这么大量的安眠药很难抢救回来。病人已经洗胃了,问题不大。再观察两天就能出院了。”

    三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佳文被推出了抢救室,脸色惨白,紧闭着双眼,眼眶深深凹陷,瘦弱干枯,严重的营养不良。

    “我去买些吃的,她醒来会饿的。”鸿晟看到佳文的样子很心疼,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然而让他更心痛的,是方才在电影院门口,佳文给剑华的吻。即使他不愿意相信,不愿意承认,但这件事就这样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他眼前,容不得他丝毫的质疑。

    原来佳文,从来没爱过他。

    鸿晟的心就像被人挖去了,痛到麻木。父亲逝世已经流干他所有的眼泪,他哭不出来了,只能无奈的笑着,他以为的爱情,原来是镜花水月,遥不可及。

    他来到街上的食铺,想要给佳文买些补品吃食,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佳文喜欢吃什么。两人恋爱了整整一个月,他都不知道这位差点成为他妻子的女子,喜欢吃什么。

    鸿晟一直沉静在感情游戏中无法自拔,固执的认为这就是真爱。而她在他面前,一直带着面具。

    只可惜,鸿晟发现的太迟了。

    佳文醒了,似乎用来很大力气才睁开眼睛。

    祁君很是欣喜,叮嘱剑华照顾佳文,自己慌不迭的去找医生。

    佳文看到剑华,有些欣喜,可就那么几秒,眼光便暗淡了下去。

    “这是哪?”佳文嗓音沙哑,有气无力。

    “医院。”剑华简短的回答,看佳文想坐起来,便扶她起来。

    “这么说我没死。”佳文看着窗外,丝毫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

    “能不能不要再犯傻,为什么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剑华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他恨佳文的自暴自弃,更恨自己的疏忽大意。

    “重新开始吧,把一切都忘掉。”

    “重新开始?我的人生只有痛苦,拿什么重新开始?死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为什么要轻易结束生命,你怎么能说你一无所有。你的命运是我造成的,我会对你负责,什么时候你想结婚,告诉我,我娶你。”

    白色的病房,白色的床单,可剑华这一句话,却让病房不再冰冷。

    “可是,可是我配不上你,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甚至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佳文一边抽泣一边说,泪珠不断的从眼睛滴落,很快浸透了一大片床单。

    “不要说这样的傻话,如果你今天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我一辈子都会活在愧疚和悔恨里。”

    “即使我这样不堪,你还愿意娶我吗?”佳文抬起头,看着剑华。

    “我愿意。”短短三个字铿锵有力,却是佳文听过的最好听的情话。

    病房外,萧鸿晟将手里的东西轻轻的放在门口,转身离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