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离萧氏集团股份重组之后的第一次酒会没剩几天了,虽然铭义并未对祁君多加交代,不过祁君明白,现在各路人马对萧氏皆为观望状态,二人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拿放大镜看着。稍有不慎,就会被过度解读。何况铭义虽早年间有所作为,但毕竟年纪尚浅,难以服众,她不能表现出丝毫慌乱,给铭义徒增烦恼。

    祁君也早早备好礼服,跟着铭义将萧氏的前前后后了解了个遍,足以应付现场的问答。

    眼下已经过了十二点,祁君还在跟着铭义整理资料。

    “好了好了萧夫人,快去睡吧。你知道的已经很全面了,我保证现场没人能难为得了你。”眼看着祁君熬出了黑眼圈,铭义催促祁君早点休息。

    “等等,我这一本还没看完。”虽然祁君神情倦怠,仍不愿意休息,执意要将手里的资料看完。

    铭义看劝说无果,直接抢了祁君手里的资料,将祁君横抱而起,抱到床上。

    “萧夫人,这几天没少吃肉吧,为夫抱不动你了。”铭义装做体力不支,倒在床上。

    祁君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脸和肚子,又赶紧跑到镜子前细细端详:“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胖了不少。近日里胃口可好,早上喝了整整两晚粥。春芽怕我没吃饱,又给我拿了点心,满满的一盘,也都吃下去了。糟了糟了,这下礼服穿不下了。”

    “开玩笑的,别当真。我夫人怎样都好看。”铭义把祁君拉到床边,安顿她睡下。

    “对了祁君,那个山本一郎,有没有再去过店里?”铭义突然神色忧虑。

    祁君摇了摇头,看着铭义的神情,祁君什么都明白了。

    “你处处小心,留个心眼。平时出门我让阿烈送你。”

    “你不用担心我,我是个女人,对他们能有什么威胁。倒是你,锋芒初漏,暗箭难防。”祁君摸着铭义的脸庞,连日的操劳,眉间已有了浅浅的纹路。

    只有夜深人静两人才能说几句贴心的话。寥寥数句,却足以温润其心。

    “好了睡吧。”

    祁君真是困了,躺下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只是这梦里皆是断崖荆棘,荒无人烟,暗无天日。

    ————————————分割线—————————————————

    “阿君,跟你说的你仔细考虑了吗?祁君出门置办东西,想到有段日子没回姚府了,就选择回家吃午饭。

    谁知一回家,姚母又想方设法的劝她离开萧家。

    “妈,你把心放肚子里,我和铭义挺好的,没有你担心的那些事情。”祁君只好不厌其烦的劝慰。

    “你父亲这个月也要从市政退休了,等他退休。咱们举家去香港。那边有我一个远房姐姐,早几年来过咱们家,见过你,很喜欢你。她儿子年纪比你大,也结过一次婚。。。”看来姚母已经替祁君勾画好了祁君未来的一切。

    “行,妈。你等着,等我什么时候离婚了,一准跟你去香港。咱们到时候再讨论这个。”祁君说不过母亲,只得敷衍。

    “这条路妈给你做主,何苦跟着萧铭义受这些个罪。”

    “咳咳。”姚父进门了。

    “哪有你这样当妈的,挑唆女儿离婚。”姚父脸色很不好。

    “父亲,今天怎么回来这样早。”祁君多日未见父亲,面露喜色。

    “马上解甲归田了,这风风雨雨的事我也管不了了,不想管了。”姚父脱去外衣,在椅子上稍作休息。

    “行行行,我不管。”姚母颇有怨气,站起来到厨房准备午饭。

    “祁君,别听你妈的。她不了解。虽说现在萧氏和三木株式会社结怨颇深,但是在上海这地界,料想他们也不敢乱来。”

    “嗯。”父亲的劝慰就像一剂灵药,让祁君连日来忐忑不安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爸。”祁君像一只乖巧的小猫,蜷缩在父亲身边。“您和我妈要照顾好自己。您不用担心我们。等铭义把这边局势稳定住了,就会把公司大权交给鸿晟。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搬去香港,远离这些是是非非。”

    “好。你哥也说了,咱们可以先去。我就等着你和你哥哥的好消息,咱们一家享受这天伦之乐。”

    “吃饭了,吃饭了。”姚母来到厅里叫二人吃饭“父女两聊什么呢,那笑声厨房都能听见。阿君这个白眼狼,为她操碎了心,跟我从没这么贴心的说过话。”

    “行了行了,快去吃饭。一会儿你妈又要喋喋不休了。”祁君吐吐舌头,同父亲一起起身吃饭。

    ——————————————分割线———————————————

    祁君回到萧府,见春芽在忙忙碌碌的准备晚餐,心中奇怪。往日在家吃饭的只有她和鸿晟,难道有客人?

    “少奶奶回来了。今天家里来客人了,大少爷让我们好好准备。”

    “你可知来的是谁?”

    “是祁扬少爷,和另一个小姐。”

    这下祁君更疑惑了,怎么哥哥来没跟她打招呼。

    不一会儿,祁扬从铭义书房中出来了。

    “哥哥。”祁君迎了上去。

    “祁君,来我看看。恩,铭义没亏待你。圆润了,更漂亮了。”祁扬揉了揉祁君的头发。

    “今天怎么想到来我这里?你许久没回家了,爸妈都想你了。”

    “怎么,办公务恰好路过这里,来看看我妹妹不行么。”

    “行行行。”

    祁君想要去书房叫铭义出来,却被祁扬拦住了。

    “你的好夫君在谈事情,咱们先说会儿话。”

    祁君便和祁扬来到桌旁。谈天说地的唠了一会儿。

    这时,铭义出书房出来了。祁君听到了动静。

    “好了好了,他们谈完了。铭义,铭义快出来,哥哥来了。”祁君三步并作两步的去书房找铭义。

    “祁君,祁君。”祁扬想要拦住祁君,但是没有拦住。

    走到铭义书房门口,祁君呆住了。

    铭义和一名女子一同走出了书房。女子唇红齿白,身材魅惑。一身亮色旗袍勾勒的身材玲珑有致。

    女子抬起了头,祁君认了出来。这就是那日在舞会上同铭义跳舞的女子。

    “萧夫人您好,我叫齐泠,请多关照。”齐泠妩媚的一笑,眼波流转,宛若桃花点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