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这顿晚饭祁君吃的很不是滋味。

    她当然明白,身为萧氏的会长,铭义少不了应酬。但是今天这位,却是祁君最为芥蒂的人。

    原本以为之前铭义所说的,他错把这位交际花当成了故人,他们间的误会已经解除。可今天,齐泠竟然主动上了门。

    更让祁君想不通的是,居然还是自己的亲哥哥带她来的。

    期间虽说二人谈吐得体,没什么猫腻,但祁君总是别着一口气。她频频看向祁扬,想对哥哥表达不满。可一向懂她体贴她的哥哥,也毫无反应。三人相谈甚欢,祁君这个女主人,反而成为了局外人,尴尬无比。

    待这别别扭扭的晚饭吃完,齐泠还没有要走的意思。铭义提议齐泠去欣赏他收藏的画作,二人开开心心上楼去了。

    “哥,你干嘛要带她来。”二人离开后,祁君总算能跟祁扬单独说会儿话了。

    “怎么,吃醋了。”祁扬笑着看着她。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开玩笑。我当然不喜欢铭义身边有这些莺莺燕燕。”

    “今日徐长官组局,请了一些有权势的大人物。我想到铭义现在需要这些人脉,就带她过来了。她和文老板关系不一般,若能拉拢了文老板,那对铭义,对萧氏百利而无一害。”

    “那为什么不直接介绍文老板跟铭义认识。”祁君将信将疑。

    “文老板傲气的很,而且年岁长铭义不少,直接认识没有这个机会呀。你就放心吧,我是你哥哥,难不成还会害了你。”

    祁君默不作声。

    祁扬暗自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个借口祁君信了。

    ————————————————分割线—————————————

    都说眼神骗不了人。

    铭义再见齐泠,没有了之前一探究竟的决心,反倒对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而齐泠的眼神也不再冰冷陌生。

    不过他不想,也不愿意再深究下去。阿烈说的对,这对祁君不公。

    此时的齐泠,不管长得有多像莫依,终归也与他无缘,何必要惹出这些纷争,引得众人难堪。

    这时电话铃响了,铭义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是一个嘶哑奇怪的声音“圣玛利亚教会医院的二层有炸药。”

    “你是谁?”铭义不明白对方是何用意。

    电话那头传出了一阵诡秘的笑声“萧会长,不妨问问,你夫人在哪里。”那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喂?喂?”铭义很快意识到,如果不是恶作剧,那这便是恐吓电话。他急忙打给画廊,李程萍说今天祁君并没有来。

    他又赶忙给萧府打电话,春芽说二少奶奶说头晕,上午去了医院。

    糟了,铭义瞬间脊背发凉,他极力说服自己要冷静下来。叫了阿烈,带了一些人,驱车到了圣玛利亚教会医院。

    一路上,铭义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他不敢想象,一旦祁君有了意外,自己该怎么办。

    刚到医院门口,众人下了车,还未上楼,便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一时间,浓烟滚滚,热浪袭来,医院的一角瞬间成为了焦土,行人慌不择路,四处哭喊,断肢鲜血,宛若人间炼狱。

    铭义愣了几秒,一生中最漫长的几秒。

    见惯了鲜血淋漓,挥刀舞剑。为何此时,却如此惊恐不安。

    萧铭义这辈子从未如此害怕过。

    他想大声叫出祁君的名字,可张了张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张烈使劲拍了拍铭义的肩膀,在他耳边大声的问“少奶奶在不在楼上。”

    对,祁君

    祁君还在上面。

    她遇到这样的祸事,该有多害怕?

    她一定吓哭了,一定在一片火光中寻找他的身影,期盼着铭义能来救她。

    或许,她已经。。。。

    铭义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胸口似刀绞般疼痛,他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铭义?”居然是祁君的声音。一时间铭义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转头一看,真的是祁君,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

    铭义站了起来,几步走到祁君面前,就像怕她丢了一样,狠狠的抱着。

    “这里怎么了?”祁君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铭义喃喃着,抱着祁君不愿意松开。

    “我今早头晕,来到了医院。看完病出了医院发现有东西没拿,就回来取东西,没想到一进院子里就响起了爆炸声。”祁君任然一头雾水。

    铭义定了定神,让张烈把祁君送回萧府。

    “铭义,你要去哪?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祁君在铭义身后说道。

    “等我回家。我现在去找这件事的幕后黑手算账!”铭义咬牙切齿,恨不能将牙齿咬碎。

    ——————————————分割线———————————————

    “宋姑娘,这间屋子多年没住人了,你不嫌弃就在这里住下来。”许母笑盈盈的对佳文说。

    佳文出院后,剑华没有让她回家,而是直接接到了自己家。

    佳文原本是不同意的,虽然剑华已表明态度,可是剑华的父母是否能接受她这个残缺不全的人来做儿媳还是未知数,她不敢面对这些。

    剑华一直宽慰佳文,他平日工作繁忙,难得归家,父母年岁渐大。住在他家里,就算是代他照顾父母了。

    佳文勉强同意,但心中难免忐忑。

    剑华的父母不知佳文的身世遭遇,剑华告诉父母二人是同窗,父母故去无依无靠。许母对佳文照顾有加,特意收拾出了一间阁楼给佳文住下,又拿好菜招待,很是热情。

    “姑娘你多吃点,太瘦弱了。”许母不停的给佳文夹菜,佳文很感动,一时眼眶发热。

    “许阿姨,您对我太好了。我会干活,以后家务活都我来做。”

    “不用着急干活,无非就是一日三餐,我还能应付。姑娘你就踏踏实实住下,要是想工作就出去工作。不过我看你身体瘦弱,还是养好身子再说。”

    佳文点点头,终究忍不住落了泪。

    “妈你看你,把她吓哭了。”剑华打趣的说。

    “孩子,是不是想家了,想爹妈了?”许母心肠软,她是真心对佳文好的。

    “叔叔阿姨,谢谢您二位收留我。”

    “这孩子,又不是让你来享福,家里粗茶淡饭的,还谢不谢的。何况我看出来了,你和剑华是不是已经私定终身了。”许父和许母早就猜到了二人的关系。

    既然父母问了起来,剑华也不好隐瞒。大方的在父母面前承认了二人的情侣关系。父母也很高兴,佳文长相端庄漂亮,又上过学,是二老的心头好,

    吃完饭,许母打发二人去休息。自己则在灶台忙碌的洗碗。

    “剑华,一旦你父母知道我不能生育,恐怕就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了。”佳文仍然郁郁不欢“何况,这点不能背着父母,他们对我这么好,知道了真相一定会伤心的。”

    “这些你不用考虑,都交给我。你呢负责好好养身体,等你痊愈了我们就完婚。”剑华将佳文拥入怀中。

    佳文不再提这件事,片刻宁静也是难得的幸福。她好像就这样一直活在剑华温暖宽广的胸膛中,无忧无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