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叫前田夫人出来!”铭义脸色铁青,用了扯了扯领带。这个居酒屋铭义早已暗中监视过很多次,早就笃定这里是三木株式会社的老巢。

    身穿和服脚踏木屐的年轻女子迈着小碎步出门迎接,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道:“萧会长,夫人已恭候多时。”转身进门,给铭义引路。

    外观虽不大,里面弯弯绕绕,最后在其中一间房间前停下了脚步。

    “请。”年轻女子将房门打开,里面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妇人一身日本贵妇打扮,正在榻榻米上烹茶。

    “萧会长好胆量,单枪匹马的就敢来。”妇人满脸笑容,手法熟练,一番行云流水的操作,瞬间茶香飘满整个房间。

    “前田英。原籍中国,二十年前移居日本,是上一任三木株式会社前田社长的夫人。前田社长离世,从此隐退,鲜少活动。今年年初返回中国,成为三木株式会社社长。”铭义坐在前田英对面,任何神秘虚假都瞒不过他的眼睛,那双能一眼看穿对方灵魂的犀利的眼睛。

    “敢直呼我名讳的,恐怕只有你一个。”前田英捏紧茶杯,脸上再也不见半点笑意。

    “调查你虽然费了些功夫,但我还是那句话。在上海滩,没有我萧铭义查不到的人和事。”

    “不错,你有些本事。我之前确实小看了你。”前田英将手中的茶杯推给铭义。

    烟雾袅袅,前田的表情琢磨不透,但铭义看得出来,她对自己老底被揭一事,非常生气。

    “一郎告诉我,萧会长似乎对我们的诚意有些怀疑。”

    “前田,既然我已经来了。你我就不用兜圈子了。我说过,我夫人姚祁君是我的底线,可你们今日居然敢堂而皇之的拿她威胁我。难道忘记了,你们敬爱的前田会长是怎么命丧黄泉的?”铭义目露凶光,几乎要把前田吞没。

    前田英停顿了手里烹茶的动作,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翻旧账没有什么意思,今日我们只谈未来。”

    “谈判需要筹码。你们三木株式会社有什么筹码给我?”

    “筹码?看来萧会长对自己的处境还没认识清楚。我告诉你,今天的事只是演练。倘若日后我们任然未能合作,恐怕可怜的尊夫人就会灰飞烟灭。”前田装作无比怜惜的样子,不胜唏嘘的撇了撇嘴。

    “你是在日本待久了,听不懂中国话吗?我说的很清楚,如果你再碰我的家人,那青帮只能与你同归于尽。这压根就不能算作是筹码。”

    前田突然掩面而笑。

    “你以为为何三木株式会社是如何在上海存活的?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就能动得了我?树木溃烂,烂的是根,你奈何不了我。”

    “今天我来,就是告诉你。识相的话,不要干这些蠢事。我知道你们的目的,萧氏现在手里握着的航运路线正是你们需要的。自从我父亲终止跟你们的合作,你们的战略物资得不到充分供应。所以,现在的你们比我着急,但是你们把我逼急了,我很不高兴。只要我不高兴,那萧氏的航线就不会对三木开放。”

    铭义起身,打算离开。

    “你们既无诚意合作,那我们双方的谈判到此为止。”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

    茶水还冒着热气。

    年轻女子迈着小碎步出来了“あまりうまくいかないようだ”(似乎不太顺利)

    前田站了起来,从衣袖里拿出手帕擦了擦手,轻声回应道:“大丈夫。”(没关系)

    ——————————————分割线———————————————

    许剑华正忙得焦头烂额,有人敲门,剑华没工夫回应,那人便推门进来了。

    “许主编,不知道我来的是不是时候。”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主编。。。”剑华抬头一看,来人是顾乔。

    “萧太太来了,请坐请坐。”剑华急忙起身迎接。不过他四处看了看,周围都被稿件和照片塞满了,连沙发上都塞得满满当当,剑华尴尬的挠挠头。

    “你这么忙,咱们长话短说。”

    “站着怎么谈,您容我收拾收拾。”剑华慌不迭的将沙发上的东西放到地上,想要抹布擦一下沙发,怎么也找不到一块抹布,索性拿了自己的白毛巾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沙发。

    “许先生,您搞错了,这是毛巾吧。”顾乔看许剑华用白毛巾擦沙发,忍不住提醒他。

    “没事没事,毛巾而已,早想换了。萧太太您坐您坐。”

    顾乔坐下了,许剑华又翻箱倒柜的找杯子给顾乔沏茶。

    十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杯子。

    “许先生,许先生。真的不用了,我还有些事情,得早点回去。“

    许剑华这才作罢。

    顾乔将手中的稿件整理完毕,交给剑华。

    “如果您手里有其他事情,不妨我明天再来。我应该提前跟您约时间。抱歉,是我的失误。”

    “不用不用,我有时间。我先处理您的稿件。”

    在剑华处理稿件的期间,顾乔随手翻阅了剑华放在地上的的文件。

    “许先生,您这几个专栏的选题都很有意思。真能出版发行,一定会受到很大关注。”

    “若是人人都有萧太太这等思想就好了。偏偏有人觉得这会引起国人愤怒,动荡不安。此事被一拖再拖,我的耐心也快耗尽了。”

    “成大事者皆不易,何况您是要掀起思想热潮,自当困难重重。我非常佩服许先生这一腔热血,若换做是十年前的我,说不定会跟您一起将这专栏做下去。”

    顾乔不经意的回答,引得剑华心里如微风吹过。他抬头看了看顾乔,顾乔此刻注意力都在文件上,认真专注,竟然比平日还要光彩照人。印象中,除了萧铭义,顾乔是第二个支持他梦想的人。

    “您的文章很不错,题材新颖,文笔流畅。我每日收到的稿件若能各个如你,也不至于如此繁忙。”剑华从心底喜欢顾乔的文章。

    “能得主编欣赏,我就没白写。那我先走了,有事您给我打电话。”顾乔从提包拿出一张名片。

    顾乔走后,剑华穿上外衣走出报社。

    或许他该添置几个杯子了,还有茶叶,咖啡都要买点,以后要养成经常打扫的习惯。起码每个月的这一天,要好好打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