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张烈在车中颇为不安,他担心铭义单枪匹马应付不了三木,烟抽了一根又一根。

    总算看见铭义从居酒屋中走出来了,张烈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你跟过来作什么?”铭义上了车,脸色铁青,想起方才医院爆炸的事仍然心有余悸。

    “我不放心你,把祁君送回萧府,就赶了过来。”

    “她怎么样。“

    “放心,她不知道这次爆炸是针对她的。“

    铭义点点头。

    “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铭义陷入沉思,看来还有一点是他们之前没有掌握的,那就是三木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在支持他们。

    回想起来父亲的遭遇已经祁扬之前对他说过的话。这事情绝对不简单。

    铭义不经意看到,远处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刚才我就看见了,盯着这里好一会儿了。我下去会会她。”阿烈说完打算下车。

    “不用了,她是来找我的。”铭义下了车。

    女子一身黑色裙装,帽子戴的很低。

    “齐泠小姐。”铭义在女子身后说道。

    “既然在这里偶遇萧公子,不妨我们去喝一杯。”

    铭义一言不发,跟着她进入了旁边的咖啡厅。

    ———————————————分割线———————————————

    “既然萧公子没有拒绝我的邀请,想必我的身份已经瞒不住了。“

    “三木初步找我试探,祁扬就要引荐你我二人认识。而祁扬又供职于中统,这世上恐怕没有这么巧的事吧。中统接近我,到底是什么目的。”

    “祁扬同萧公子是故交,中统自然会避嫌。不过他们应该想不到,萧公子如此聪慧,仅仅几次接触就猜到了我的身份。不错,我确实在为中统服务。”

    铭义想起早先祁扬曾告诫他政府已经盯上了萧氏,但在萧氏危难之际并没有出手帮忙,却在商量一旦萧氏继续同日本人合作,首先打垮萧氏。对于这一点,铭义非常不满。

    “故技重施?怎么,中统排你来跟我打听情况。倘若我跟日本人合作了,就立马动手干掉我对么?”铭义脸上是不屑和嘲讽。

    “对于萧氏之前的事,我很抱歉。但请你相信,这次我们是站在您这边的,起码。。。中统是站在您这边的。”

    “这话怎么说?”

    “具体情况我不能跟您透露太多,我只能告诉您。中统方面一直视三木是仇敌。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无法对三木出手。所以其实我前来的任务并不仅仅是监视,而是想联合青帮,一举铲除三木!”齐泠说话不紧不慢,但铿锵有力,似乎坚信铭义会答应她的要求。

    “不好意思,我不会拿萧氏拿青帮去跟日本人硬碰硬。中统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响了吧。自己不费一兵一卒,叫我带着兄弟去拼命?”

    “我保证,我们会暗中协助,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中统不能在明面上出手。”齐泠仍然表情恬淡平静,不紧不慢。

    “某些原因。”铭义突然想到前田刚才对他说的话“树木溃烂,烂的是根。”铭义思忖良久,抬头对齐泠说道“齐泠小姐,三木的背后,是不是有政府的人在支持。”

    齐泠静静的看了铭义几秒钟,沉思一阵,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我更不能带着我的兄弟去拼命了。不与之合作,已是我能尽的最大力量。”

    “倘若您想通了,随时找我,我会提供一切便利条件。”齐泠将手里的名片塞给铭义。“上面有我的住址。还有,保护好尊夫人安全。”

    齐泠说完,离开了咖啡厅。

    ————————————分割线———————————————————

    “少奶奶,我方才才听人说,医院里居然有炸弹。早上您才说要去医院真是危险。还好你没事,福大命大。”炸弹的事着实把春芽吓坏了,絮絮叨叨了一上午。

    “以后您万事小心。”

    “好了好了,你别担心我。我这不是好好的。”祁君倒是没被这件事吓到,因为她有一件天大的事要跟名义说。

    她好像怀孕了。

    只不过目前还需要做些检查,结果要过几天才能出。

    祁君忐忑不安,又是激动又是害怕。她想起来,很早之前母亲同她讲过,刚怀上孩子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小小的人儿会害羞。她就忍住了谁也没说。

    祁君很纠结要不要告诉铭义,如果结果出来了没有怀孕,那岂不是白白高兴一场。可是她忍的好辛苦,不知道铭义回了家,自己能不能忍得住。

    要当妈妈了,是要准备小衣服了。祁君想到自己笨手笨脚的,没做过几次针线活,这可是苦差事,要早早准备才好。思来想去,倘若再不做些什么,那等待结果的这几天可要憋闷死了。于是差了春芽上街买了布料,打算跟着春芽学做衣服。

    “少奶奶,您要喜欢什么样式的,我给您把裁缝请到家里就行了。何必亲自动手。做针线活很劳累的。”

    “我闲着没事,权当打发时间了。你把基本步骤交给我就行了。”

    祁君想着这小孩衣服不就是大人衣服的缩小版,没什么难度。可是上手了才发现,要重新打版,比例什么的都要重弄。和春芽忙活了一下午,总算歪七扭八的缝了一双丑丑鞋。

    “少奶奶第一次做,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明天我给您多找些样式,您慢慢练。”春芽还未察觉出异样,只以为祁君突然对针线活有了兴致,没往更深的地方想。

    祁君极其苦闷。这更能说明,自己手确实是笨,竟然连一双小鞋都缝不好,这以后还怎么照顾孩子。

    春芽给祁君送点心水果的功夫,告诉祁君大少爷回来了,只是看着不太高兴,忧心忡忡。没有上楼直接去了书房。

    祁君思来想去,还是想把这个消息告诉铭义,于是拿了那双丑丑的小鞋,来到了书房。

    铭义正读着文件,没有抬头。

    祁君屏住呼吸,兴奋的涨红了脸,蹑手蹑脚的来到书桌前,将手中的小鞋放到了铭义的面前。

    “我今天忙的很,不回房休息了。”铭义依然没有抬头。

    祁君瞬间没有了激动和兴奋,她把小鞋往前推了推。

    “铭义你看,我刚才做的。”

    铭义突然把文件啪的合上了,抬起头莫名其妙的发起了火:“都说了我很忙,没工夫欣赏你这些玩闹的把戏。倘若你在家实在无聊就去画廊帮忙,别再烦我了。”

    祁君怔住了,她不明白铭义为什么会对她发火。一时间不知所措。

    “睡觉去吧。”铭义说完忙着整理自己的东西,没再理会祁君。

    祁君拿起桌上的小鞋离开,脚步很快。

    祁君走后,铭义揉捏着自己的额头。近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他已经分身乏术,无暇顾及其他。

    “对不起,祁君。”铭义心中默默念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