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顾乔半仰着躺在床上,喉咙里像针扎一样剧痛,身体没有一点力气,棉花似的不能动弹。

    这重感冒的症状已经持续了两天一夜,她的工资已经用来置办家具了,除去吃饭,手里已经所剩无几。只好就这么躺在床上,生生的将感冒硬挺过去。

    她挣扎着起身去倒热水,浑身酸痛无力,竟然连杯子都拿不稳,险些将自己烫伤。

    顾乔突然想起了萧老爷,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并不是此刻的落魄让她绝望,而是这漫漫人生,再无人对她关怀备至,嘘寒问暖。

    那个将她拉出深渊的人去了,她重新掉进了深渊,从此暗无天日。

    “咚咚咚”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顾乔拿着杯子有些发懵,她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人会来找她。

    敲门声又响了一遍,她总算相信确实是有人来了。她花了很大力气一步一挪的来到门口,开了门。

    “许先生?”顾乔着实惊讶,愣在门口,都忘记了应该请客人进门了。

    许剑华先是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有些不好意思。二人的关系原本也只能勉强算是朋友,但他同时做为铭义和祁君的好友,使得这层关系有些尴尬。这冒然来打搅总归是欠妥了。

    剑华支支吾吾的不知从何说起,不过顾乔苍白的脸颊,干裂的嘴唇,糟糕的状态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

    “萧太太?您是身体不舒服?”

    剑华话音还未落,顾乔一阵头晕目眩,脚底没了力气,昏昏沉沉的倒了下去。剑华也顾不得其他,急忙伸手扶住了她,不经意间触碰到了顾乔的皮肤,像炭火一样的烫。

    剑华来不及多问,先把顾乔安置在屋中,自己不敢耽搁,急忙到街上去寻人力车将她送去医院。顾乔在昏迷前,眼睛里全是剑华忙碌的身影。

    等顾乔再次睁眼,看到的是医院白色的天花板。手上打着点滴,身体好些了,发了很多汗,枕头有些发潮。还是没什么力气,想坐坐不起来,想说话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睁着眼睛来回看。

    门开了,剑华端着饭盒进来了,看到顾乔睁开了眼睛,急忙出去找了医生。

    “烧退了,但是重感冒引发了肺炎还得观察两天。”医生帮顾乔做好了检查。

    “你是病人家属?”剑华犹豫了一下,原本想这种情况是不是通知铭义和祁君比较好。但他意识到顾乔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感冒这样的小事她肯定不愿意叨扰二人。于是点了点头。

    “那你去把治疗费用续一下。”

    剑华将手里的饭盒放下,按照医生的要求去缴费。

    医生给顾乔测量了血压,又检查了肺部,一边检查一边感慨:“你可真有福气,这是你弟弟吧?”

    顾乔比剑华年长十岁,错认成弟弟并不意外,加上顾乔病情严重,也懒得去争辩二人的关系。

    “现在这世道,有子女不管父母的,丈夫不管妻子的。你这弟弟对你可真好,你来医院时发烧严重,已经昏厥了。为了让你尽快好转,还特意叮嘱我们用最好的药。看你两这穿着,也就是普通人家,难得难得。”

    医生一边记录着病例一边絮絮叨叨的同顾乔讲了很多。

    顾乔笑了笑,许剑华的为人她很清楚,单凭他愿意承担佳文的责任,就知道这是一个难得正人君子。

    剑华忙完了,来到病房,打开饭盒,是一晚温热的小米粥。

    顾乔两日来滴水未进,现在状况好转,还真是饿了。她没有多言,端起碗香甜的吃了起来,不一会儿便吃的干干净净。

    “今日报社的人告诉我联系不到你,你的稿费发不出去。我给你家里打电话,才得知电话也欠费停用。萧太太现在一人独居,觉得不安全,所以去了您家里。冒失了冒失了。”剑华收拾起了饭盒,又给顾乔倒了一杯热水。

    “要不是你的冒失,恐怕我现在已经去地府寻老爷去了,我谢您还来不及,怎么会冒失。”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水,顾乔总算可以说话了,只是嗓音沙哑,很是吃力。

    “一个人生活真是不易,没钱不行。要不我预支半年的稿费给您,总归是个法子。”

    “许先生误会了,只是我这个月刚搬出来,置办的东西多了些。往后应该没什么花销了。只是许先生,我想求你一件事。”

    “但说无妨。”

    “我生病的事不要跟铭义祁君说。”剑华猜的很准,顾乔果然是个有傲骨的人,她说什么都不愿意去麻烦萧家。

    剑华点了点头“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祁君和铭义都是通情达理之人,为何您。。。。”剑华没说下去,越界打听对方家事,非大丈夫所为。但出于对顾乔的关心,他又忍不住想问。

    顾乔莞尔一笑“许先生这可误会他们小夫妻了。我住的这房子就是二人不放心非要送我的。我离开萧家那天,他们又将我所有的珠宝送还给我。生怕我一人独居受苦。”

    “那既然如此,您为何会陷入。。。陷入这般困境。”剑华实在不解。顾乔的首饰,随便卖一件就够挥霍好几年了,怎么今日连看病的钱都没有。

    顾乔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看向窗外,目光深邃幽远。她呆呆的透过玻璃窗,看着窗外一对生离死别的夫妻。

    “男的得了痨病,没救回来。他妻子就在他身旁哭,怎么劝都没用。我送你来医院时候她就在哭,一直哭到现在。”剑华顺着顾乔的目光看去,医院里多的是生离死别。

    这种撕心裂肺的场景,让顾乔不忍多看。

    “我从不喜欢那些光彩夺目,绚丽耀人的首饰。但是萧老爷喜欢,所以我华美的衣服,昂贵的首饰,都是为了老爷。都是因为老爷喜欢。现在老爷不在了,我的衣服、首饰谁来欣赏。看到他们就我脑海里都是老爷的音容笑貌,怎么都忘不了。记得老爷说过,他最骄傲的成就,是这么多年一直扶持教会,收留孤儿,义诊赈灾。所以我将所有的首饰,尽数捐给了教会。”

    “难得您有如此善心。”剑华突然觉得,顾乔此刻做的是他一直想要完成却没有能力完成的夙愿。

    顾乔有了困意,剑华扶她躺下。在触碰指尖的刹那,剑华的心脏突然跳的很快。

    也许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自己会时不时的想起她,为什么会在无人的时候反复摩挲着她的照片,为什么会在联系不到她的时候心急如焚。

    剑华意识到,自己心中有一个蠢蠢欲动的可怕念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