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铭义一身酒气,坐在车里醒酒。晚风拂过,喝的再多都依然清醒,怎么喝都不会醉。

    酩酊大醉是什么感觉?他多久没醉过了?

    他真的很想大醉一场,就那么无所顾忌的大醉一场。月光将树木的倒影剪碎,忽而一阵风,张牙舞爪的吹过,这七零八落的影子像怪物一样的将他缠绕,避之不及。

    “或许你跟她说明一切,她会理解你的苦楚。”铭义颓废的样子,让张烈有些手足无措。从小到大的手足,在张烈的眼里,没什么事可以将他击垮。

    “这对我们,都是最好的选择。我足够了解她。”

    “可是,值吗?”

    值吗?铭义不知道。父亲当年铲除三木因为他的一时莽撞而功亏一篑。在他心里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他隐约觉得,倘若父亲在世,一定会支持他。

    但他不能轻易走上这条路,这是一条没有余地的路。他要安置好祁君,安置好鸿晟。

    “无论怎样,祁君不该再被我牵连。”

    张烈点点头。

    祁君这两日都没有好好休息,她甚至忘记了可能有个小生命在她体内生长。

    她无数次安慰自己,他太忙了,应付的事情太多,自己应该大度一些,应该理解他。

    可是这所有的借口,都被一个日记本撕得粉碎。

    日记本是在铭义的书桌上发现的,日记本打开着,挑衅一般。祁君现在都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看。

    日记本上满满都是对他所谓的“故人”的爱慕以及思念。甚至在结婚当天,都是无尽的遗憾。这就是为什么,婚后的铭义那样冰冷、难以亲近。她居然还傻傻的以为,是因为他没做好成为一个丈夫的准备。

    原来,他的心口上早已有了一朵白玫瑰。

    如果齐泠没有出现,那二人平淡的日子还会过下去。祁君会依然活在自己的爱情中。

    可是偏偏齐泠出现了,近几日两人频繁接触,铭义在日记中称呼他为“爱人的影子”,令他着迷。

    也许,他从未爱过她。

    祁君捧着日记本,泪水无声的流淌。

    门外传来了跌跌撞撞的上楼声,铭义回来了。祁君赶忙擦干了眼泪,无论怎样,还不是懦弱的时候。

    想到前段时候的甜蜜时光,她又隐约存有一丝侥幸。

    祁君打开了卧室的门,张烈扶着铭义摇摇晃晃的进了屋。

    “你辛苦了,我来照顾他吧。”祁君脱去了铭义的外衣,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怎么喝了这么多。”祁君皱了皱眉。

    “今天铭义约了齐泠小姐谈事情,不知不觉就喝多了。”张烈不善于说谎,他不停的揉搓着手指,生怕引起祁君的怀疑。

    祁君看上去没有怀疑,也没再说话,只是微微发抖的手出卖了她。

    “那我先走了。”张烈微微松了口气。

    张烈走后,祁君给铭义盖好被子,一个人坐在桌边发怔。

    “为什么不睡觉。”铭义翻了身醒了。

    “睡不着。”语气冰冷简单,不带情绪。

    “赶紧睡觉,我没空哄你。”铭义的语气里依然是不耐烦,他定睛看了看祁君手里拿着的笔记本,笑了一下。

    “原来你都知道了。那好,所有的事都变得简单了。”铭义坐了起来。

    “过去的事我不想计较。以后我们还是夫妻。”沉默良久,祁君小声的说出这话,语气里尽是卑微。

    看着祁君明明委屈,却强装坚强的样子,铭义的心忍不住狠狠的心疼了一下。她是多么骄傲而美丽的小姐,却情愿放下自尊,带着乞求的语气求他。他多想再将她揽入怀抱,在她耳边摩挲,许她一世温柔。

    “我们还是夫妻,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祁君忍不住哽咽了,孩子,她心底柔软的秘密。

    孩子,铭义不敢想。他甚至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活到有孩子那一天。倘若他早亡,那祁君带着孩子该如何活下去,她的人生,将注定是悲剧。这一句孩子,彻底让铭义清醒了,他的心越硬,祁君受到的伤害就越少。

    “那日我带你去喝咖啡,我们在多伦多路的咖啡厅坐了一下午你还记得吗?”

    祁君点点头。

    “想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去那里吗?因为前一天我在那里碰见了齐泠,她长得和我的莫依一模一样。”铭义笑了笑,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那日景行的舞会,我同她跳舞,你都看的一清二楚了。我原本想隐瞒,我尽力了,想全心全意对你好。不过。。。。”铭义用余光看了看祁君,祁君依然苍白着脸,手还在微微发抖。

    “经过几日同齐泠相处,我越来越笃定,我的确没法忘记莫依。所以。。。”

    “我不想听。”

    “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下分开。。。

    “我说了我不想听。”祁君用手捂着耳朵,发出刺耳的声音,大颗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掉。

    铭义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了祁君手,帮她抹去了脸颊上的泪珠。祁君挣脱了铭义,站在他身旁,眼神里都是恨意。

    “当然,对此我该说声抱歉。这完完全全是我的问题。”

    “我不信。”祁君摸了一把眼泪“你一定有原因,你不是这样无情的人。你爱我我知道,你的眼神骗不了人。”祁君就这么站着,从上面俯视着铭义,想要看清这个男人心底到底在想着什么。接着又用祈求的语气说道“别留我一人,孑然一身。。。”

    “女人还是蠢一点好,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说罢,铭义站了起来。

    “我只要一个真相,你把真相告诉我,我绝不纠缠你。”祁君抽泣了起来,从身后抱住了铭义。

    “我的事业还需要新局面。你父亲已经从市政退休。现在能帮我多接触政要的只有齐泠了。她的要求只有一个,等我事业上了一层楼,娶她为妻。”铭义背对着祁君,他不敢转过身看祁君的脸。

    祁君没有在问下去,搂着铭义的手臂渐渐松开了,她似乎耗费了自己一生的力气,抽泣的声音也渐渐的低了下去。

    “可能,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铭义回头,深邃的眼神看着祁君。为什么他的眼睛像水一样温柔,明明像往常一样,关切而疼爱。

    可是为什么,他的话如此绝情,锐利的刀锋,撕碎了祁君的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