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祁君连夜回到了姚府。几乎是“逃”了回去,连睡衣都没有来得及换下,披上了外衣就离开了。

    铭义原本抓着她不松手,她挣扎了许久,铭义妥协了。拖着她将她塞入车里,叮嘱司机一定要将她送回去。

    明明已经不在乎她了,为什么还要装作关心她安危的样子?

    为什么还抱着一丝幻想?祁君觉得自己很可笑。

    半夜三更的跑回了家,满脸的泪痕,穿着睡袍,狼狈到连鞋都穿错了,一脚踏着拖鞋一脚踏着皮鞋。这幅样子,令姚父姚母非常担心。姚父赶紧差人做了些驱寒的汤水,姚母则一遍遍敲着女儿的房门,生怕她出什么意外。

    “我去给萧家打个电话,总得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几度的来回踱步,姚父总算按耐不住了。

    “打什么打,这还问什么。这不很明显吗,肯定是闹矛盾了。”姚母倒是很镇定,萧家近日招惹了难缠的事,她巴不得两人赶紧分开,总好过她整日的提心吊胆。

    “那也得知道我们阿君有没有吃亏。”姚父一向相信萧铭义的为人,可是今日看到女儿受了天大的委屈,着实让他惊讶和气愤。

    “你一个老头子,怎么跟人家讨公道,再给你气出给三长两短。算了,我看明早叫阿扬回来一趟,让他问问清楚。”

    “别等明天了,我这就叫他回来。”

    祁君从小到大跟哥哥最为要好,也最听他的话。眼下女儿将自己反锁房中,怎么叫都叫不应,姚父实在怕出个好歹。

    不一会儿的功夫,祁扬回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电话里没说清楚,祁扬依稀听父母说祁君出事了,心中焦急,顾不上仔细盘问,连忙穿上衣服赶回了家。

    “这丫头大半夜的突然跑了回来,回来了又一句话不说。我们怎么叫都不应,你快去看看吧。”

    祁扬先劝父母宽心。来到楼上试探着敲了敲祁君的房门。

    “祁君,祁君?别怕,是哥哥,哥哥来了。”

    小的时候,每每祁君使小性子,便这样把自己锁起来谁都不理。可唯独哥哥敲门她会开。

    因为哥哥说过,他是祁君的守护神,他会永远保护祁君。

    半晌,门吱呀一声开了。

    姚父姚母总算松了口气。

    祁扬进了门,将门关上。祁君的房间里没有开灯,祁扬摸索着把灯开了。

    祁君蜷缩在床上,眼睛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勉强止住了哭泣,脸颊上是未干的泪水。

    “谁欺负我妹妹了,看把我们小公主给委屈的。”祁扬带着开玩笑的语气摸了摸祁君的头发。

    祁君的泪水再次夺匡而出。

    祁扬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看来事情真的很严重。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哥。。。铭义不要我了。。。”祁君抽噎着,断断续续的说“他爱上了那个名媛齐泠,他说要和我分手。。。”祁君艰难的说完了这句话,悲伤倾泻而出,祁君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声里满是绝望和伤心。

    祁扬听完只觉得心口发紧,他紧紧的握紧了拳头。他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当然没那么简单。

    齐泠的真实身份是赵莫依。是祁扬并肩作战的同志,是有着共同信仰的知己。

    他自以为自己足够了解她,可是祁扬错了,莫依真的不再是他认识的莫依。

    她的心中有太多的秘密。有些秘密的背后,是没有原则的,是不计代价的。

    倘若是旁人也就罢了。

    但是这回,她威胁到的人是祁君。是祁扬视若珍宝的妹妹。

    愤怒和失望涌上祁扬的心头,他将拳头捏的吱吱作响。

    ——————————————分割线——————————————

    许剑华想方设法的想要抹去这心中的邪恶念头。

    是的,他的心告诉他,他爱慕着顾乔。不带一丝杂念,虔诚的爱慕。爱慕到觉得这种微妙的情感是对顾乔的玷污。

    他自然是不敢将这份情感表达出来的。

    倒不是因为顾乔年轻守寡,长他十岁。也不是因为她是挚友铭义和祁君的姨娘。他一向潇洒,并不在意这些世俗的牵绊。

    而是因为他对宋佳文有一份沉甸甸的承诺。甚至在他心中宋佳文已经是他的妻子。

    佳文的苦难因他而起。他无论如何也要肩负起这个重任。

    可是他越想忘记顾乔,就越会想起她。现在顾乔还在医院住院,他怕总去探望引起他误会,所以每天抽空去医院护士那里问问她的情况,再远远的看她一眼就好。顾乔已经好了很多,剑华看到她在医院的长椅上恬静的看着报纸,想到这份报纸上有自己做的专栏,剑华的心脏就会兴奋的剧烈跳动。

    他每天总会抽出时间将办公室打扫干净,以防顾乔来的时候会没地方坐。新买的茶杯已经洗了很多遍,顾乔来了就可以用。他无数次翻看日历,数着下次交稿见面的时间。

    所有的一切都压抑在他心底,他无措,他困惑。他只是固执的认为,这是秘密,是见不得光的,该永远烂在心里。

    很久没回家了。剑华今日早早的结束了工作,盘算着到百货商店给父母买些东西。

    想到也许久没见佳文了,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没给佳文买过一件像样的东西。

    挑些什么好呢?各类商品剑华看了个遍。他又发现,佳文的一切他都不了解。她喜欢什么衣服,爱吃什么食物,爱看什么书,他统统不知道。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自己居然并没有兴趣去知道。

    “您想送给什么人?”店员看出了剑华的踌躇犹豫,笑盈盈的问。

    “我妻子。”这三个字几乎是咬紧牙关说出来的,剑华突然觉得他的三心二意让“妻子”这个词蒙羞。

    “您二位是新婚不久吧。看来您对您的妻子还不是很了解。”店员虽然满脸笑容,但是这平淡无奇的话,听上去让剑华很是刺耳。

    两人同窗多年,也是好友多年。

    即便如此,剑华对佳文的了解居然还是零。

    最后在店员的推荐下,剑华选了一对珍珠耳钉,又给佳文扯了两块布料做几身新衣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