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等祁扬处理完手中的公务,已经是凌晨时分。

    他浑身疲惫的点了一直烟,很久没有吸烟了。一番吞云吐雾,思路却越来越清晰,他有些烦躁的掐灭了烟头。

    对于上级他应该绝对服从。

    可是,倘若这位冷血的上级触犯的是他家人的利益呢?

    祁扬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缓缓饮下。头疼欲裂,他想要早点入眠。

    偏偏此刻天公不作美,大雨倾斜而下,四周都是雨点滴落的声音,暴雨越下越大。祁扬终于放弃了休息,打开窗户,寒冷铺面而来,裹挟这泥土的味道。

    祁扬拿起外套。心中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

    当然,比起疑问,更要命的是失望。

    汽车驶入一处豪华的别墅区。寒冷的阴雨天,又是凌晨时分,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站在门口,祁扬不知道该不该开门。现在敲门,免不了挨一顿骂。

    祁扬笑了笑自己,怎么?妻管严么?为什么要害怕。

    他伸手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一个女子警觉的声音传来“谁?”

    “我,您的属下。姚祁扬。”

    女子将门拉开了一个缝隙,确认是祁扬无误,让他进了门。关门前她仔细确认了祁扬身后是否有其他跟随者。

    “放心吧,就我一个。”祁扬脱去被雨淋湿的外衣,毫不客气的坐到了沙发上,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

    女子身着睡衣,未施粉黛,头发有些潦草,一看便知是睡梦中警醒的。但这幅样子却格外性感而撩人,起码对祁扬来说,还从见过这样的莫依。祁扬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是归家的丈夫,独自在家的妻子为他留灯给他开门,温柔的在他怀里撒娇,娇嗔的告诉他,下次不能再这么晚回来。

    “凌晨四点。”莫依看了看墙上的表“最好告诉我,你要说的事情值得你我二人冒这个险。”莫依表情默然,她双手熟练的将头发盘起,像往常一样梳起一个端庄而优雅的发髻。

    “既然来都来了,干嘛还绷着个脸。怎么?怕我经常来么?”祁扬嬉笑着,捣鼓着莫依桌边的各类咖啡粉。

    “我要喝咖啡。”祁扬语调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他望着莫依,就像望着自己的妻子。

    莫依有些错愕,这样亲昵的语气,出现在他们二人中,显然是极其不合适的。

    但她很快镇定了下来,开水,煮咖啡。

    “要不要加奶?”莫依在厨房问道。

    祁扬走进厨房,笑嘻嘻的,依然用天真无邪的语气说道“要。”

    窗外的雨没有停下的意思,氤氲的厨房,蒸汽缭绕,一定是气温太高了,祁扬看到莫依的脸微微泛红。

    想起二人上学时候第一次牵手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娇羞,就是这样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善良可爱。梦想是收到一束红玫瑰,为爱人做一顿像样的餐饭,跟他厮守一生。

    “你先出去。煮好了我自会拿给你。”莫依转过身,背对着祁扬,让他离开。

    祁扬出去了,看着莫依在厨房中忙碌的背影,这一幕无数次出现在祁扬的梦中,此刻成为了现实。

    梦总归是梦,总有醒的时候。

    莫依端着两杯咖啡出来了,一时间芳香四溢,香甜醉人。

    祁扬小口的品着咖啡。

    “齐大美人这里,果然都是好东西。”

    “你到底想说什么。”莫依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是在调整情绪。她有些生气的把咖啡杯扔到了桌子上,醇香的咖啡洒在了桌子上。

    “对于铭义,你还瞒了我多少事?”祁扬似乎也在努力的压抑自己的情绪,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质问你的上级吗?”

    “质问?我怎么敢?”祁扬将手中的咖啡推到一边,眼神犀利的看着莫依“我只是想知道,作为同生共死的战友,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

    “姚祁扬!我开始就告诫过你,你的任务是隐藏身份的同时,辅助我完成任务。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更无权过问。”

    “无权过问?那你告诉我,让铭义对付三木到底是你个人的主意还是中统的主意?”

    莫依轻咬嘴唇,别过头去没有回答。

    “怎么?不敢回答吗?”祁扬走到莫依身边,攥紧了她的手腕。

    “我们早先就得到了消息,中统暗中有人在支持三木株式会社,我不信凭着徐兆一人之力敢跟日本人作对。所以中统不会给你下这个任务。所谓的监视铭义是否跟日本人合作,不过是给上面做做样子罢了,你当真以为我想不明白?”

    莫依挣脱了祁扬,手臂上出现了很深的红色印记,就想枷锁一样的印记,张牙舞爪的依附于莫依的胳膊上。

    “如今三木株式会社危害甚大,总得有人出手制止。”

    “所以你就鼓动铭义与之抗争?且不说三木的手段有多心狠手辣,铭义一旦公然反抗,中统也不会放过他,这些你到底想过没有!”

    “反抗,总会有人流血牺牲。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机会?在你眼里,同窗的情谊就是利用的?甚至完全不顾他还有家庭,有妻子?哪怕牵扯到这么多无辜的人,你也要利用他?”

    “祁扬,你完全是在触碰我的底线。我还是那句话,革命斗争需要流血牺牲,你不能因为牵扯到你的妹妹你就心软。。。。。”

    “可这偏偏是你一个人的主意,组织上并没有交给你这个任务!”这句话几乎是祁扬嘶吼出来的。

    “你是在利用铭义泄私愤!”窗外雷鸣闪电,将屋中照的透亮。

    莫依微微一怔。莫依的父母是被三木株式会社的人暗杀的,这是前不久祁扬调查到的事实。

    莫依双手紧紧相握,轻轻的抖动。

    “怎么?被我说中了?”祁扬带着嘲讽的问道。

    莫依依然沉默不语。

    “你为了报自己的仇,不惜冒着身份被铭义看破的危险。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革命斗争?”祁扬大口的喘着气,胸口剧烈的起伏。

    “铭义是个聪明人,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好自为之。”祁扬说完穿上衣服,走到门口。

    “没想到你是这样想我的。”莫依在祁扬身后说“你认为我自私冷血,视人命为粪土?”

    “不是吗?”祁扬回头,目若寒冰。

    “铭义找三木株式会社报仇是迟早的事,无论我有没有和他谈。”莫依语气平和,不卑不亢。

    “你说的对,你我是上下级。你放心,以后我没事不会来找你的。”祁扬没有听莫依说完,这平静的语气让他更加笃定,他们二人已经没什么可谈的。祁扬匆匆离开,消失在大雨中。

    只留莫依一人,在祁扬走后,那颗忍了很久的倔强的泪珠,终于冲破重重关卡,跌落眼眶,掉在地上,碎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