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剑华娘,儿子回来了?买这么多菜?”许母拎着个大篮子,里面装的满满当当的,全是剑华喜欢的,鸡鸭鱼肉备的很齐。想起佳文喜欢吃的清淡,又特意挑选了新鲜的蔬菜水果。剑华回来一次不容易,一家人难得团员。佳文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白胖了一些,面色红润了起来,心情也很好,一家人每天其乐融融。许母盘算着趁着今天,就把二人的婚事提上日程。

    遇到同住一条街的邻居,许母笑容满面的停下来唠家常。

    “剑华娘,这几日看你都容光焕发的。家里有喜事?”

    “儿子领回姑娘了,我估摸着早点定下来。剑华这孩子,一心扑在工作上,自己的事情从来不上心。”妇人们在一起,难免谈起儿孙,这儿女婚姻大事更是首要话题。再说佳文有文化,人漂亮又勤快,许母更是忍不住想马上让剑华娶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好早日为许家传宗接代。

    “是该考虑自己了。你看我儿子,跟剑华差不多吧,我孙子都两个了。诶呦这小脸胖乎乎的不知道多亲,我一天都离不开。”邻居语气里慢慢的自豪和优越。

    “是,剑华这小子就是太爱忙事业。这不年纪轻轻非要当什么劳什子的主编。我不想让他这么拼命,身体也要紧。这孩子就是不听。挣点钱也不知道给自己买点东西,就知道给给他爸买好酒好烟,还成天给我买补品。我这身子结实,买什么补品,这不是浪费钱么。”许母哪能容忍邻居这么显摆,邻居家儿子是个苦力,不过是早结婚了几年,拿什么跟剑华比。许父许母虽然条件艰苦,但咬着牙供剑华读书,剑华有了如今的成就,也算守得云开见月明,自然是许母这辈子最骄傲的事。

    邻居虽然心有不甘,但败下阵来,心中颇有不服。突然想起了什么,四下看了看,给许母使了眼色,嘴唇靠近了许母的耳朵。

    “剑华领回来的那姑娘,是不是叫佳什么的。”

    “叫佳文,你怎么知道。”许母满是狐疑。

    邻居一下子颇为激动,但是她努力克制着,将许母拉到一旁“诶呀,错不了错不了。我说了你可别生气。你可知道这姑娘的命多硬?”

    许母一时间被问的发晕,摇了摇头。

    “这姑娘,不久前让畜生给糟蹋了,送去医院半条命都没了。阎王爷愣是不收,又活过来了,惨呐。当时就是你儿子给送去医院的。”邻居手舞足蹈,吐沫星子乱飞。

    许母听了,脑子嗡的一声。但她很快冷静了,生气的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当时在医院?”

    “你看看,生气了不是?我侄女在医院实习呢,她听同事说的,还能有假?要说你儿子可真是冤大头。。。”邻居发觉自己失言了,急忙捂了嘴,没再说下去。

    “什么冤大头。”许母感觉自己要站不稳了。

    “诶算了,咱两邻居多年,这么多年情分了。告诉你也是怕你家吃亏。这姑娘胞宫都让割了。你们家要是娶了她当儿媳,那是绝了许家的后!”

    许母手中的篮子“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滚落了一地。

    ————————————分割线—————————————————

    许父出门会三五个老友,许母上街买菜。留佳文一人在家。

    佳文将院落里外都打扫干净,想到剑华要回来。又好好的梳洗打扮了一番,尽管全是粗布衣服,但也无比清秀,别具风情。

    许久没见剑华,佳文有一肚子话想对剑华说。许家弥补了佳文这二十多年的家庭缺失,原来家人间可以这样和睦的相处,没有争吵,没有鸡飞狗跳。许父许母偶尔拌拌嘴,很快又像往常一样将一块点心掰成两块分着吃。

    佳文内心无比渴望着婚姻。

    仔细想来,她最渴望的婚姻就是许父许母这样的婚姻。没有大富大贵,只有温吞如开水般的日子,粗茶淡饭,粗布麻衣。

    院子里传来了敲门声。

    “剑华这么早就回来了?”佳文按捺不住心中的欣喜,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门口,兴奋的打开门。

    “剑华,你。。。”她没说下去,因为敲门的人并不是剑华。

    来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五官立体,表情冷漠,有一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

    “你是谁?”佳文看着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战栗。

    “您是宋佳文小姐?”

    佳文点点头。

    “像,真是太像了。”男子注视这佳文,忍不住感慨道。

    “你找我?”佳文听不懂男子在说什么。

    “如果可以,请允许我进门跟您谈。”男子说完伸手推开了门,想要进院子。

    “不行!”佳文下意识的将男子推出门外。

    “有什么事,这里说就行了。”

    “看来宋小姐对我有些敌意。好,我们可以这里说,不知您对您的身世是否了解?”

    “当然了解。”佳文完全不知对方所云。

    “事实上您的父亲并不姓宋。”

    “你胡说什么,我父亲当然姓宋。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再不走我喊人了。”佳文只觉得的对方是满口谎言的神经病,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可信。

    “宋小姐要是想知道真相,就来这里找我。”男子将手中的名片和一方绣着蓝色蝴蝶的手帕交给佳文。

    佳文将门狠狠的插上了,她不断的喘着气。刚才的事着实把她吓得不轻,她实在不明白男子目的何在。父母对她而言是不是亲生的都没有意义了。

    现在的她,马上就要步入新的生活,她小心翼翼的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一切。也许是一切太顺利了,也许是剑华以及他的父母对她太好,所有的种种都让她觉得像梦境般不真实。生活的任何变化对她而言都是灾难。

    佳文仔细看了看手中的这方手帕,奇怪的是这手帕上的蝴蝶如此栩栩如生,竟然有几分眼熟。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佳文急忙收起了东西去开门。

    许母拎着菜篮子回来了,不同于往日的笑眼对人,脸色很差。

    “许姨,您回来了?”佳文迎上去,想要帮许母拿菜篮子。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许母铁青着脸,径直走进了厨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