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剑华回家后立马感觉家中的气氛有些微妙。

    许母在厨房里忙乱着,见了剑华也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蔬菜都是新鲜的,根部裹着很多的泥。许母粗暴的掐断了蔬菜的根部,一颗一颗的扔到盆里,用了十足的力气,盆里摔的乒乒乓乓直响。

    佳文则在一旁悄无声息的洗着鱼。平日里这时候应该是厨房最热闹的时候,佳文和许母有说不完的话。可是今天的厨房里却异常安静,只剩下鱼虾锤死的挣扎声,和扑簌簌的流水声。

    剑华把佳文拉倒一旁,轻声问她“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佳文摇了摇头。许母今早赶集前心情还颇为不错,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佳文实在不知。

    剑华进门后还未把东西放下,佳文擦了擦双手,帮剑华拎着东西。

    “你别担心,我妈就这样,情绪来的快去的快。你先随我来。”许母一向性格直爽,心里藏不住事情,剑华也未在意,拉着佳文看看买的东西她喜不喜欢。

    “这布料可还行?”剑华将手中的布料递给佳文,都是顶艳丽的颜色,佳文平日里并不这么穿着。

    “喜欢,这布料真好看。”佳文满心欢喜的说。平日里素来瞧不上眼的花色,今日看来却是真心换喜。记忆中这可是剑华第一次买东西给她。佳文爱不释手,拿着布料左看看右看看,舍不得方下。

    “喜欢就好。”剑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在气氛不似他想的那般尴尬。

    剑华又将手中的珍珠耳环递给佳文,佳文愣了一下,没有接过。

    “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未婚妻了。虽然对你,我还不够了解,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尽一个丈夫的职责,我会慢慢了解你,只是希望你给我点时间。让我。。。让学会。。。怎么对你好。。。怎么爱你。。。”剑华说的磕磕绊绊的,看着佳文脸上慢慢的变红,一时间语塞,竟然连着磕磕巴巴的话也说不下去。

    “好了,你说的我都明白。你帮我把耳环带上吧。”佳文羞涩的低下了头。

    剑华笨拙的拿起了耳环。帮女孩子带耳环,这还是头一次。

    剑华认真的俯身在佳文耳旁认真研究怎么戴进去,温热的呼吸弄得佳文脸颊有些痒,佳文的心脏砰砰直跳。

    突然一声巨响,许母把门踢开了,二人都吓了一跳。

    “饭好了,出来吃饭。”许母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留下错愕的二人面面相觑。

    饭菜很是丰盛,若不是许母的脸色,这将是一次不错的家宴。气氛尴尬异常。许父也看出了不对劲,竟主动询问起来剑华的近况。

    “咳咳。”剑华清了清嗓子,握住了佳文的手,佳文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爹娘,我有件事情要跟你们宣布。”

    许父猜出了大概,急忙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可是许母就像没听见一样,还在用筷子夹菜。许父推了推许母的胳膊“快放下好好听着,孩子有事情跟咱们说呢。”

    许母却十分不悦的挣脱了许父“听见了听见了,我又不是聋子。你说就是了。”

    许父摇摇头,冲着剑华使了眼色“今天不知道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剑华你别理她,你说你的。”

    “我和佳文,打算这个月底就结婚。”

    “好,好事。好事。”许父不善言辞,没有多说,但此刻高兴的合不拢嘴。

    “我俩商量好了,就做两身新衣服,首饰什么的都不要了。宴请什么的看您二老,我没什么要求。”佳文害羞的小声说道。

    “照我说这宴请也免了吧,日子是过给自己的。如今这柴米油盐这么贵,咱们何须平白无故的增加这笔消费。”剑华着实不想给家里填任何麻烦,宴请邻舍少不了爹娘的忙碌。

    “那不行,好歹是结婚。咱怎么也得热闹热闹,明媒正娶的姑娘,干啥偷偷摸摸的,不能委屈了姑娘。这宴席,该有还是得有。”许父倒是在这件事很有主意。

    “哟,看来这家没有我说话的份。你们几个就自顾自的把事儿定下来了?”许母用筷子慢悠悠的夹起一颗花生米,放进嘴里。

    “人家两个孩子商量婚事,你阴阳怪气的。抽什么疯。”许父实在忍不了,忍不住训斥了起来。

    “姨,您快别这么说。我们肯定听您的。”佳文赶忙打圆场。

    “听我的?姑娘,你当真听我的?”许母斜眼看着佳文,佳文心里一阵发毛,顾不得其他,赶紧点了点头。

    “你要听我的,那这婚不能结。”

    “娘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之前就问过了,您是同意的呀。”剑华不知母亲为何突然反对。

    “好,那姑娘你说说,你们什么时候打算要孩子。”许母搁下了手中的筷子。

    佳文慌了起来,无助的看着剑华。

    “这婚还没结呢,就讨论这个。娘您也太难为我们了。我两还年轻,怎么也要多过几年二人世界。。。。”

    “我在问她,没问你。你少插嘴!”许母冲剑华怒喊了一句。

    佳文沉默良久,双手紧紧抓着剑华,半晌抬起头,含着眼泪说:“叔姨,我不能生育。这辈子没法给许家传宗接代。”

    “佳文。。。你。。。”剑华没料到佳文直接对父母说出了真相,不安的看着父母。

    “老头子,你说我今天发什么疯。要不是碰上熟人告诉我,我还喜滋滋的蒙在鼓里。剑华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死我俩?千挑万选,选了个不能生的?”

    “娘,人生一辈子那么长,又不是只有生孩子这一件事。她不能生育我早就知道了,是我执意要娶她为妻的。”

    “你傻了?非要当这个冤大头?”许母气的指的剑华的鼻子骂。

    佳文突然普通跪在了许父许母面前,哭着说道“叔姨,我自知对不起你们,以后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们的恩情。你们想要孙子可以让剑华纳妾,我同意的。。。”

    还没等佳文说完,剑华想把佳文从地上拽起来“读了这么多年书,都学到哪里了,怎么这样没骨气,你没有错啊。”剑华气急败坏的训斥着佳文。佳文哪里肯起来,任凭剑华怎么拽都长跪不起。

    许母叹了一口气“佳文,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你若有意要瞒着我们,也不会这样痛快承认。若是别的毛病,我肯定不会阻拦你们。可是不能生育,你让剑华老了以后怎么办呐。”许母也不是心恶之人,看佳文哭的梨花带雨,也有些于心不忍。

    “娘,这事是我一个人决定的,佳文就是我此生认定的唯一的妻子。不论她能不能生育,我都要娶她。”剑华态度斩钉截铁,说完将佳文扶起来,搂着她的腰带她回了房间。

    “你这个孩子,分明是要气死我。”许母在剑华身后痛哭流涕,看着许父说“你倒是去劝劝他,不能眼看着他断了自己的后啊。”

    许父依然一言不发,猛然间拿起了酒瓶,将桌上的酒尽数饮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