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祁君回到萧府,姚父姚母自是极力反对。祁君没有把怀孕的事情告诉父母,只是说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回去干什么?心疼那些首饰衣服吗?咱家不缺那点。”姚母心疼祁君,再说早有劝离的意思。当然不愿意看着她与铭义再做纠缠。

    “妈我都这么大人了,做事自有分寸。肯定不会让自己难堪。”祁君倒是很稳当。查出怀孕,她只是了在医院大哭了一场,顿时冷静了起来。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这腹中的小生命,她抛弃了过去那个娇滴滴的自己,瞬间成长。拖着不是办法,她和铭义之间,总要有个结果。

    “我和他,有些事情总要说清楚。”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他那个烂摊子,我巴不得你早点离开。”

    这时,姚父进来了,姚母立马凑上去问“怎么样了?”

    姚父点了点头,接着他对祁君说“阿君,本来我和你妈想着再过几年,等铭义这边处理完了咱们一起移民到香港。目前看来,你们两个缘分已尽。我们也不想等了。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咱们随时可以去。”

    去香港,那意味着,今后同铭义真的分开了?祁君觉得有些恍惚。

    “阿君,现在战事吃紧。可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机会的。我和你爸也是费了些功夫。你和萧铭义,我们从你哥那大概了解了,既然他移情别恋,咱们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你这次去就把手续办了,跟他一刀两断。”姚母苦口婆心的劝着。

    “妈,我知道,别为我费心了。”

    “这要是寻常人家,看我不找人打断他的腿。我们从小宠到大的女儿,轮到到受这份闲气。”想起这些,姚母气急。现在姚父解甲归田,自是不能跟萧家抗衡。

    “打断他腿有何用?心若死了,离开便是。“祁君幽幽的吐了一口气,大约现在的她,就是死心的感觉吧。

    回了萧家,春芽欢天喜地的。

    “大少爷老是不回家,不知道忙什么。”

    “回了家就把自己关在书房,连卧室都不回。枉费我费尽心思布置的卧室。”

    “少奶奶不在的时候,大少爷总是喝酒,我这些年从没见他喝这么多酒。”春芽唠唠叨叨的跟祁君说了很多,祁君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听着。

    “少奶奶,您怎么了?怎么像变了个人一样。”春芽总算发现了不对劲,关切的问。

    “没事,春芽,我挂念你的做点心了,做些给我吧。”祁君想安静一会儿,便找了个借口支开了春芽。

    “好嘞,您要吃哪一种?算了,既然少奶奶喜欢,那就各种类型都做一些吧。”春芽自问自答的一溜小跑出了卧室。

    待春芽走后,她才仔细瞧了瞧。走了一周,卧室还是她住时候的样子。只是床头柜书桌上多了很多她的照片。

    原来这便是春芽所说“费尽心思布置的卧室”,祁君苦笑了一下,难怪铭义不愿意回卧室。

    祁君刻意穿上了红色的睡衣,这件大红色睡衣是她新婚之夜的那件。那时红色带给她的是憧憬与欢喜。而现在,却像血一样,将她淹没,毫无半分喜悦。

    她很厌恶这样委曲求全,低三下四的自己。

    但是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腹部,为了孩子,她要做最后一次挽留。

    铭义回来了,祁君听到脚步声就知道。不同于以往,今天的脚步声很急促。

    祁君下床,开了门。铭义刚好走到门口,四目相对,铭义的表情很惊讶,几乎是下意识的揽住了祁君的腰。祁君挣脱了铭义的手,背对着他。铭义似乎也才发觉了不妥,将手收了回来。

    “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铭义全然没了刚才慌乱,语气冰冷。

    “怎么,怕我捉奸在床?”祁君自是毫不示弱。

    “几日不见,变得这么刁钻?”铭义也不恼,笑嘻嘻的进了卧室。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吵架,我想跟你谈谈。”祁君坐在桌边。

    “谈什么?”铭义定睛一看,“这件睡衣。。。。。”

    “新婚之夜的睡衣。”祁君淡定的说。

    “新婚之夜。你该不会觉得你我之间的问题,是一件睡衣就能解决的吧。”铭义脱去外衣。

    祁君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好,没错,她怎么会把问题想的这么简单。

    “当天,我穿着这件睡衣,躺在这张床上的时候。脑子里有多无助多惶恐,但是我告诉自己,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十五岁那年,我那次第一次看见你,我就知道。”

    铭义眼神幽远,祁君甚至不确定他有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如果你还有耐心听完,那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给对方一个机会。。。我们不能如此草率的分开。。。”

    祁君实在不知道这段尴尬的对话该如何进行下去,她随手拿起了一方手帕,用手用力的拧着,仿佛能拧出水来。

    铭义沉默良久,抬头看着祁君,却将注意力放在了那方手帕上。这方手帕是当日在医院,剑华随手递给祁君用来擦眼泪的。

    “看来萧太太这几日,过的颇为精彩。”语调阴阳怪气。

    “你什么意思?”祁君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男士手帕。从我的理解来看,这种贴身物件都可赠与,怕是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吧。”铭义从祁君手里拿过手帕,颇有兴致的观察。

    “萧铭义!你不要欺人太甚!”祁君因为气急,脸涨的通红。

    “别激动别激动,倘若你有了好归宿,我当然替你开心。毕竟你我二人夫妻一场。”

    “好。”祁君突然笑了,笑的如释重负,全然没了刚才的气急败坏“很好,萧会长,谢谢你替我做了决定。替他做了决定。”

    铭义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惊讶于祁君的坚强,这一瞬间,她没有掉眼泪。祁君的眼泪对他而言,是最致命的武器,很可能之前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萧会长。请你记住你今天的绝情。来日,千万不要后悔。”祁君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

    “明日萧氏集团的酒会,会来很多记者。不妨明日就将消息公布了吧。早点结束对你我都好。”

    祁君异常淡定,没有哭没有闹,只是安静的点点头。

    铭义拿了睡衣离开“今天我去书房睡了。”

    祁君微笑着回复“晚安”

    门关上的那一霎那,铭义靠在墙边,很久很久。过了今夜,他们就会分开,甚至今生无法再相见。寒冷彻骨的冰凉瞬间传遍全身,比死亡还要可怕。

    门的这边,祁君一夜未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