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剑华早早来到了丽晶酒店,今日是萧氏股份重组之后的第一次酒会,从前来参加的宾客身份上,便可对萧氏未来的发展略窥一二。每家记者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不过剑华更关心的是,祁君和铭义将怎样处理这段关系。虽然祁君告诉他怀孕的事暂时不能告诉铭义,可作为朋友,他实在不忍看着两个人走向分离。他决定找个机会好好劝劝二人。

    今日的酒会,名人云集,剑华暗自感慨,铭义真是最适合萧氏会长的人选,上任仅仅两个月,居然已经积攒了这么多的人脉。就连之前不看好他的那些集团元老,都忍不住纷纷赞叹。

    祁君只身一人出现在会场。虽然盛装出席,但脸上却毫无喜悦,只拿了一杯红酒,坐在一旁。

    不一会儿,铭义出现在了会场。

    令剑华怒不可遏的是,铭义身边伴随着的居然是齐泠。两人举止亲昵,丝毫不避讳祁君。

    整场酒会流程过半,祁君和铭义都未讲过一句话。

    酒会的高潮环节是跳舞。舞池中央,齐泠媚眼连连,二人眉目传情,好一对翩翩公子俏佳人。

    祁君在一旁坐着,仿佛铭义的一切都与她不相干。她眼睛看着窗外的林荫绿草,只希望这熙熙攘攘的一切快些结束。

    从此,萧铭义与她无关,萧铭义的生死与她无关。

    最后一只舞曲结束了。铭义搂着齐泠的腰,坐到了祁君身旁。

    “好热啊,萧公子,帮我去拿杯冷饮可好。”齐泠向铭义撒娇。铭义微笑着点头,起身去拿饮料。

    此刻就剩下祁君和齐泠两人。

    “太可惜了,萧公子把你们的事都告诉我了。你真甘心把他拱手让给我?”齐泠眨着眼睛看向祁君。

    “我真心祝福你们,没什么甘心不甘心。”祁君也非常惊讶,自己为何丝毫没有怒气,竟然能如此心平气和。

    “甘心就好。与你相比,我更适合他。我可以给他你给不了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各有所需。”

    祁君冷笑一声“齐小姐倒是多心了,我情绪好的很,还不用你来宽慰。”

    “也对也对,我多虑了。像您这样的大家闺秀,书读的也不少,道理自然是懂得。”齐泠突然压低了声音,凑近祁君说道“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恨铭义,他选择我,是因为他只能选择我。”

    祁君看着齐泠,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齐泠说的对,铭义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被迫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不过这一点点幻想没有存在太久。

    铭义回来后,很自然的将手搭在了齐泠的肩上,就像他之前总对祁君做的那样。

    剑华好不容易忙完了手中的工作,转身去找铭义,结果看到了三人在桌边的场面,顿时气急,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铭义面前。

    “萧会长,好久不见,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谈谈。”

    铭义抬头看了看剑华,站起来准备随他去。

    “咳咳。”祁君咳嗽了两声,又冲着剑华摇了摇头,提醒他不要把之前的事告诉铭义。

    “有些采访的内容,想提前跟你对一下稿子。”剑华看了看祁君,找了别的借口。

    两人来到了饭店里一个没人的房间。

    “说吧,找我什么事。我时间比较紧,一会儿还有重要事项宣布。”

    “你要宣布什么事项,是不是离婚的消息?”

    “你知道的不少啊。”铭义自顾自摆弄着烟。

    “萧铭义,你怎么能这么绝情。”剑华声音很大,要不是房间隔音效果好,恐怕整个饭店都听的见。

    “我绝情?你才认识我几天,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铭义狠狠的扔掉了手中的烟。铭义心中的苦闷难以诉说,如今莫名其妙的被剑华质问,自然恼羞成怒。

    “你知不知道她。。。她为了你付出了多少。总之你要今天选择离开她,他日一定会后悔的!”剑华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并提醒自己,不要将祁君的秘密说出。

    “对她的事,你怎么这么上心?莫不是早就图谋不轨了吧。”铭义站起身来,带着几分嘲讽。

    “你说什么?”剑华一把抓住了铭义衬衫的领子。

    铭义顺势推开了剑华,整理了一下衬衫

    “管好你自己的事。别忘了你这个主编是怎么当上的!我是看你有几分才能。你别不知好歹。”铭义说完,伸手开了门。

    剑华怒气冲冲的把门关上了,铭义不胜其烦,对着剑华举起了拳头,“姓萧的,别怪我没提醒你。祁君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你若是还个男人,就别干这抛妻弃子的事!”

    铭义愣住了,拳头捶了下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剑华“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剑华喘着粗气,稳定了一下呼吸,方才缓缓的说“那日我去医院办事,碰到了祁君,偶然得知她怀了身孕。你可知她有多狼狈,哭的不知所措!”

    铭义半天回不过神来,心中顿时五味陈杂,他还来不及消化这个喜讯,这件事太大了,足以将他击垮。

    他没法再控制自己对祁君的爱和不舍了。为了这个孩子,也不是为了这个孩子。

    这可是他和祁君的孩子,是他不敢奢望的珍宝。

    可是这个孩子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了。

    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不能跟祁君离婚,他要她平安的生下这个孩子。

    剑华对他后面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铭义拉开房门,匆匆忙忙跑向宴会大厅。

    他要找到祁君,拥抱她,亲吻她,求她原谅。

    他不能让她离开,他要拼死护他们母子二人周全。

    什么日本人,什么国仇家恨,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只想快些找到祁君,他连一分钟一秒钟都没法等待。

    看着铭义急匆匆的样子,齐泠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急忙上前询问。

    “对不起,齐小姐,计划有变。”铭义只给齐泠留下这么一句话,便继续在偌大的宴会厅四处寻找祁君。

    他兜兜转转找了十多分钟,总算有有侍应生说看到祁君去了女性盥洗室,不知道此刻在不在里面。

    铭义顾不得其他,急忙来到盥洗室。

    “祁君?祁君?你在不在里面?”祁君没有回应。铭义急忙进入盥洗室,一个隔间一个隔间的敲门。

    最后一个隔间发出微弱的声音。

    “救命。。。救救我。。。”

    铭义仔细一听,顿时汗毛直立,这是祁君的声音。

    铭义几下踹开了门,祁君倒在隔间里,鲜血流了满地,微张着双眼,几乎要昏厥过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