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自上次的争吵,姚祁扬再未同莫依主动说过话。

    每每想到莫依硬是将祁君和铭义卷入这场争斗,就一阵心痛。他难以原谅莫依的所作所为。他替莫依想了很多借口,但依然没办法原谅她。

    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可以让柔弱的女子成为铁血战士,自然可以让单纯善良的她变得蛇蝎心肠。

    看着不明真相的祁君如此痛苦,祁扬心中满是愧疚。碍于身份,他没办法安慰妹妹,更没办法让她远离这些伤害。他恨自己的无能,更狠莫依的自私薄凉。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像过去一样同莫依相处。

    更难堪的是,还有他对莫依的情感。在紧张的生活中唯一能宽慰他的感情,现在看来却是莫大的嘲讽。一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

    何况,如今的莫依,并不值得他如此。

    周末贾春生约了祁扬和另外几人到旁边的西餐厅聚餐。祁扬本无此意,加上事项繁杂一口回绝,奈何贾春生极力邀请,祁扬推辞不过只好答应。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祁扬心不在此,自然沉默寡言。

    “你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贾春生问祁扬。

    “你们哪来这么多小道消息,我都插不上话。”祁扬专心的吃着自己的东西,他对这些谁谁谁到底有几房姨太太的话题并不感兴趣。

    “那咱们换个你感兴趣的话题。”贾春生说罢冲着旁边的同事使了使眼色。

    那同事顿时心领神会,压低了声音,悄悄的说:“祁扬,你是不是在追求孟教官?”

    祁扬连头都没抬,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

    “你先别生气,我只是偶然在公园看见了你和孟教官。所以好奇。。。”

    祁扬慢悠悠的放下手中的刀叉“我要追求孟教官,还需要你们批准对么?”

    “这是什么话,我们就是好奇。像孟教官这种巾帼英雄,到底谁能把她拿下。”贾春生笑呵呵的打着圆场。

    这时,莫依出现在了餐厅里。没有看到祁扬,径直走向了卫生间。贾春生一下子来了兴致“祁扬,想追孟教官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叫她过来坐坐,你不好意思开口,我们来。”

    “你们慢用,我先去趟洗手间。”祁扬没有搭贾春生的话,站了起来。

    莫依在洗手间门口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她对着镜子补了补装,门口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咳嗽声,莫依走到女洗手间的门口。祁扬站在那里等着她。

    “公园不安全了,换下一个地点。”祁扬在莫依耳边说完这句话,便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莫依在祁扬身后说道。

    “你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

    “你说过,隐藏一切情感。现在,我做到了。”

    “你这样带着个人情绪,不适合现在的工作。我会申请换搭档。”莫依明白自己在此场景容易暴露,于是一箭双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祁扬听得明明白白,冷笑一声“孟教官,您是上级,您的命令我绝对服从。干嘛要跟我商量这些。”

    “你是个好搭档,我不想损失掉。”莫依咬着嘴唇,轻声说出这句话。

    “仅仅因为我是好搭档,原来我们之间,从未存在过别的情谊。可能一切都是我的幻想。谢谢你让我看清了一切。”祁扬回过头,就这样不带着情感的看着莫依,眼神陌生而冰冷。

    莫依倚靠着卫生间的门,不知如何回应。两人就这样沉默着互相看着彼此。

    突然,卫生间的一个隔间开了,方宁走了出来,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

    糟糕,祁扬心一沉,方才的对话,怕是被方宁听去了大半

    饭店包房内,方宁坐在徐兆身旁,撒娇道“干爹,她是谁呀。”方宁说罢指了指莫依。

    今日莫依约见的人正是徐兆,她欲向徐兆汇报萧氏近日的动向。

    “她不是那个交际花齐泠吗?怎么成了孟教官了。”方宁的语气里尽是嫉妒。

    “宁儿,你先出去吃点,想吃什么随便点,干爹请你。这是干爹工作上的事情,小孩子可不能随便听。”徐兆笑呵呵的哄着方宁。

    方宁不情愿的出去了,包间内只留下徐兆、莫依和祁扬。

    “孟洁!你居然在我干女儿面前暴露了身份!这交际花齐泠给我们带来了多少便利,你居然随随便便的就这样暴露了”徐兆颇为生气。

    “是属下失职!”莫依甚至今天的事实自己的失误,主动承认错误。

    “罢了罢了,好歹是宁儿。若是别人,你吃不了兜着走!以后不能再犯!”

    “是!”莫依响亮的回答。

    祁扬有些不安,徐兆这个老狐狸竟然对二人如此低级的失误这么快就原谅了,怕是后面还有更难的难题。

    “我最近可是听说,你们二人的关系不一般。”徐兆眯着眼睛,点燃了一只烟,透过屡屡青烟,看着二人。

    “组座,我只是奉命和孟教官搭档,所谓的关系不一般不知哪里来的风言风语。”

    “你先不要着急解释。年轻人,把持不住我能理解。只是你们二人履历从未交集,总得给我个理由让我不去怀疑你们之前是认识的。”

    祁扬明白了,徐兆在怀疑莫依的真实身份!这下糟了,莫依有暴露的危险。

    祁扬抬头看了看莫依,莫依倒是沉得住气,没有丝毫的慌乱。

    “不行”祁扬心里想着,“我必须做些什么。”

    这时,方宁破门而入,嚷嚷道“干爹干爹,这边蛋糕一点都不好吃,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

    徐兆转了转眼睛“宁儿,你干嘛对这位齐小姐这么大敌意,你受过什么委屈,干爹帮你出气。”

    好个徐兆,知道方宁对祁扬放心暗许,倘若方宁全盘托出刚才两人的对话,那莫依就危险了。

    “我看见他们一起吃饭。”方宁撇着嘴。

    “就吃饭这么简单?”

    方宁点点头“祁扬哥每次跟我吃饭都推三阻四的,所以我不开心。”

    祁扬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没想到关键时候,方宁居然帮他坚守了秘密。

    “干爹,你工作完了没有呀。我都饿死了,我能不能申请让祁扬哥陪我出去。”方宁又开始撒娇。

    “行行行,出去吧。”徐兆拿方宁没有办法只好放他走了。

    ————————————分割线—————————————————

    “刚才的对话,你听去了多少。”祁扬假装不经意的问道。

    “全听到了。”方宁闷闷不乐的说道:“我猜到了,你们早就认识了。而且你们还互相喜欢。”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徐长官。”

    “干爹肯定不希望你们谈恋爱,我要告诉他,你们肯定挨处分。”

    没想到方宁维护祁扬,仅仅是为了他不要受处分。祁扬突然觉得抱歉,以前对她太过冷漠。

    “方宁,那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那要看你怎么对我了。”方宁踢着脚尖,表情骄傲。

    “有求必应,行了吧。”

    方宁一下子喜笑颜开,抱住祁扬不撒手。突然想起了什么,松开了手,再次闷闷不乐。

    “你们互相喜欢,你还是不会要我的。”

    “我们不会在一起的,永远不会了。”祁扬略带惆怅的说。

    “那祁扬哥,是不是我还有机会?”方宁的眼神一下子亮了。

    祁扬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算了算了,祁扬哥你不用回答我了。我一定好好表现。。。我一定好好保守秘密。”说罢,方宁再次紧紧的抱住了祁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