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我妹妹呢?”祁扬开门见山的问。

    “怎么怕我害了她不成?”

    “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祁扬斜眼看了看周围的佣人。

    “你们下去吧。”铭义知道祁扬有话对他说。

    待下人们离开,祁扬才开口“我知道,你不是真心想离开祁君。不过是因为受到了三木的威胁,才出此下策。”

    铭义悠悠的靠着沙发,这几日他真的太累了“有什么区别。我已经伤害了她。而且她一心认定,我是因为孩子才要挽回她,让她留下。”

    “那你今后怎么打算?和齐泠合作吗?”祁扬小心翼翼的问。

    “我不知道。”孩子的事已经让铭义打消了所有的念头,他害怕了,犹豫了。

    “要我说,既然你动摇了,索性和祁君解释了误会。你们远走高飞。就不用理会这些是是非非了。”祁扬这么说,一半是为了妹妹,一半是为了好友。

    “不行!”铭义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三木一天不倒,祁君就多一天的危险。我不能赌上他们母子二人的性命。”

    祁扬摇了摇头,这意味着,铭义没有善罢甘休,在他心底,还是渴望将三木击溃。只是他的脚步,暂时被祁君和孩子绊住了。

    “那我去看看祁君。”

    “如果你真的为她好,请你帮我劝劝她。”祁扬点了点头。认识铭义这么多年,他头一次在铭义的眼神里看到了无助和恐慌。

    “哥,你来了。”祁君想给哥哥挤出个微笑,可是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傻丫头,这么大的事不告诉家里。非要自作主张。”看着祁君的样子,祁扬满是心疼。

    “哥,你带我走好不好。求求你,我不想留在这里。”祁君抓着祁扬的胳膊不松手。

    铭义选择离开祁君,是迫于三木的威胁。如今他得知祁君怀孕,自然视若珍宝。让祁君离开,铭义是万万不会同意的。况且铭义可以利用自己的人脉给祁君找来最好的医生监护诊治,留在萧府对祁君来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再者说,他何尝不希望祁君和铭义能够解开误会,重归于好。

    “祁君,你现在的身体,只有留下来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这对你对孩子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祁扬安慰着祁君,想让她继续留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因为这个孩子委曲求全。我嫁给萧铭义是因为我爱他。可是他已经背叛了,为什么我还要留在这里!”祁君满腹的委屈。萧家对她来说,多待一天,就是一天的折磨。

    “如果是因为这样。我情愿不要这个孩子。”祁君已经开始有些恨它的存在。

    “祁君,你还小,不懂事。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祁扬心中默默的说,真的放弃了这个孩子,待日后尘埃落定,你定会后悔。

    ————————————————分割线——————————————

    佳文忐忑不安的等着剑华回来。可是剑华回家的时间却越拖越久,整整拖了两天。

    许父许母那日后也未难为佳文,一家人还如以前一样平静的生活。

    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异常的安静。

    佳文的心一直悬在半空。甚至连许母对她说话声音大了点,她都会吓的浑身发抖。

    今日的晚饭,许母费了些心思。全是佳文爱吃的。

    佳文先是帮许父许母添好了饭菜,自己热了昨日的剩饭吃。

    “这孩子,吃什么剩菜剩饭。今天的饭菜都是给你做的。”许母抢过了佳文的碗,将剩菜剩饭倒了,给佳文乘了满满的一碗饭。

    “多吃点。”许父也难得开口。

    佳文战战兢兢的端起碗来。

    期间许母不停的给佳文夹菜。

    “剑华小的时候,家里穷。我带着他去菜市场捡那些菜叶子充饥。好容易把他带大了,有出息了。我和你叔打心眼儿里高兴。就盼他啥时候能结婚,领个姑娘回来。能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娃。”

    佳文停住了筷子,把筷子整整齐齐的放在碗边。

    果然,这一刻还是来了。

    “佳文,是许家对不起你,是我们对不起你。我们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可是我们不能眼看着剑华没有后代啊。”许母说罢竟然跪在了佳文面前。

    佳文愣在了那里,甚至忘记应该把许母扶起来。

    “就算我求求你,离开剑华吧,你们各自过各自的日子。”许母说罢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帕,打开,里面是一对金镯子,和一个金项链。

    “孩子,这是我这辈子所有的家当。都给你,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

    许父在旁边唉声叹气的看着这一幕。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沓钱“姑娘,许家对不住你。钱不多,都拿着吧,别嫌弃。”

    佳文突然笑了,笑的如释重负。她站起来扶起了许母。

    “姨,看您说的。我早把自己当成这家的女儿了。许家哪有对不起我,是我自己命不好。您说的对,我不能害了剑华。”

    “叔、姨您二老不必担心,等剑华回来后我自会离开。”佳文也万分奇怪,为何自己居然能做到一滴眼泪都不掉。

    她尽力了,但是她和剑华缘分就这么多。已然耗尽。

    佳文觉得,许父许母是全天下最善良的人,她当然不忍心看着剑华跟父母翻脸。

    原本其乐融融的家,不能因为她一人,搅的天翻地覆。是时候离开了。

    晚饭后,佳文一个人,刷了所有的碗。许母想要过来帮忙,都被她制止了。

    接着佳文将白天买回家的所有的蔬菜,洗净研制。

    窗台上漂亮的玻璃缸里,被塞得满满当当,够一家人吃半年了。

    剑华的衣服还有一些没有洗完。

    佳文又把剑华所有的衣服、床单都拿出来洗干净了。又将院子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收拾的干干净净。

    佳文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忙这忙那。许母在屋子里看的心里直发酸,也一夜没睡着。

    都忙完了,已经是凌晨了。

    佳文回到房间,收拾好了自己的衣服。

    忙碌和疲惫,让她忘记的自己悲伤。

    只是不小心看到剑华送给她的那对珍珠耳环,悲伤涌上心头。

    这对耳环,怕是永远都带不上了。

    衣服的夹层里,有一方手帕,佳文轻轻拿了出来。是一方绣着蓝色蝴蝶的手帕。

    佳文忽然想起这是那日一个奇怪的男子赠与的。男子还说这与她的身世有关。

    既然无家可归,那去看看究竟也罢。

    佳文翻箱倒柜的寻找男子的名片,总算在柜子里找到那种揉成一团的名片。

    名片展开,佳文轻声念出了上面的名字。

    “山本一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