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日式居酒屋,佳文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淡淡的熏香铺面而来,佳文吸了一口气,竟被这味道呛得的直流泪。上午,居酒屋还没有客人,零星几个歌舞伎装扮的女子进进出出,穿着艳丽的和服,脸上粉擦得很多,白的渗人,犹如假人一般。

    “佳文小姐请稍作休息,夫人一会儿就来。”其中一名“歌舞伎”一边用生硬的中文说话,一边给佳文倒了几杯品类不同的花茶。

    “佳文小姐用过早点了吗?”

    一晚上的折腾,佳文连觉都没有来的及睡,就匆忙离开了许家,怎么还能顾得上吃早点。但她一向不愿意给人添麻烦,因此还是点了点头。

    “歌舞伎”看了看钟表,“夫人还要一段时间,佳文小姐先沐浴更衣吧。”

    “沐浴更衣?”佳文越听越不明白了“小姐,麻烦您告诉夫人,还有那个什么一郎。倘若我的身世果真有什么秘密。请你们马上告诉我。”

    事实上,佳文现在已经无家可归。原先那个家,不可能再回去了。她并没有心思在这里喝茶更衣,她只想快些解开这个叫山本一郎的男人扔给她的谜团。

    “歌舞伎”拍了拍手,有两名类似打扮的女子进了屋,一人手中捧着一身和服,是艳丽的红色。另一人则捧着毛巾梳子。

    “佳文小姐请沐浴更衣。”依然是生硬,不带着丝毫感情的声音。

    佳文只好跟着二人,兜兜转转了半天,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打开房间,里面满是热气,中间放着一个木制浴桶,上面尽是玫瑰花瓣。整个浴室到处都有蝴蝶的装饰品,各式各样。然而最精致的,应该是衣架上那个绣着蓝色蝴蝶的丝绸睡衣。桌子则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金光闪闪的精致摆件。香薰的味道愈加浓烈。

    佳文脱去衣服,躺在浴桶中,花瓣飘过肌肤,扫去了几日的忧愁。一夜未眠,所有的疲惫,所有的不甘,所有的委屈,竟然烟消云散,佳文渐渐睡着了。

    睡梦中,阳光明媚,春风习习,到处都是鸟语花香。她追着那只蓝色的蝴蝶,忘记了一切。可是就要追到了,蓝色的蝴蝶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蜘蛛,张牙舞爪的向她扑来,一瞬间天昏地暗,她无处躲藏。佳文尖叫了起来,从梦中惊醒。

    醒来后,依然是温暖的房间,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

    换上这艳红的和服,佳文端坐在镜子前。先前侍候佳文沐浴的两名女子帮她擦干了头发。佳文头发很长,为了方便,整日盘起来,盘成一个紧紧的,一丝不苟的发髻,她居然没有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头发已经这么长了。乌黑亮丽的秀发犹如瀑布一般滑落在地面,美的惊艳。

    “像,真像。”佳文身后响起了一个妇人的声音。

    佳文回头,看见一个日本装扮的妇人,妇人婀娜多姿,皮肤细腻,让人猜不出年岁。只是一双眼睛犀利而冷漠,并不似年轻人一般不谙世事。

    佳文觉得妇人有几分莫名其妙的熟悉,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到底哪里见过。

    “你们下去吧。”女子帮佳文带上了一双耳环,便起身离开,

    消瘦的脸颊,狭长妩媚的双眼,苍白细腻的皮肤。这身装扮,让佳文看起来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洋女子。

    “夫人,您到底是谁?我的身世到底有什么秘密?”佳文再也按耐不住了,待夫人坐到她身边,她便迫不及待的询问。

    妇人不紧不慢的坐下,满眼慈爱的看着佳文“孩子,你要先听我讲完一个故事。”

    “这一切都要从这个绣着蓝色蝴蝶的手帕开始说起。”佳文拿出那方手帕,妇人拿在手里摩挲着,眼神飘向了远方,陷入了回忆。缓缓的说出了故事。

    很多年前,一户人家同时出生了两个女儿。一胞双生的两个女孩,什么都不一样,甚至连长相都不同。

    姐姐性格顺从,温柔可人,博古通今,才识过人。妹妹泼辣大胆,不善读书,一门心思想要嫁入豪门贵胄继续享受荣华富贵。而他们的父亲,亦是将两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

    但他们的父亲,同时也是满洲的权臣。

    就在两个女儿十六岁的时候,为了能借日本之力复国,他们的父亲决定在两个女儿中选一个送去日本。

    姐妹两个都很惶恐,两人抱住对方哭了很久。

    只有十几岁的孩子,却要远离父母亲人,去一个陌生的国度。她们清楚的知道,这次去是做人质的,倘若双方交恶,处境自是凄凉。

    父母权衡之后,决定送姐姐去。就因为姐姐温顺,不会说错话,办错事,活着的概率会大一些。

    临行前,她不知该为悲惨的命运哭泣还是为未知的恐惧哭泣。总之姐姐流干了所有的眼泪,发誓收起自己所有的软弱,从此变得坚强。从此与这片大地决裂。

    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时常要看人脸色。所幸姐姐很聪明,她很快学会了日语,在学校各门学科都能拿到最好的成绩。优秀的姐姐,被养父的大儿子看上,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就这样私定了终生。

    养父得知二人的事情,非常生气。他怎么会允许继承爵位的大儿子娶一个他国女子呢?他一定要娶一个同样身份高贵的皇家女子才像话。

    但此刻,姐姐已经怀孕,情人偷偷将她送回了中国,告诉她,有朝一日一定会将她明媒正娶。

    姐姐就这样回到了家,没有完成光复满洲的任务,还怀了一个野种。

    家里对姐姐的态度大不一样,父亲母亲妹妹认为她败坏了家风,不再像从前一样疼爱,处处辱骂,让她去死。

    姐姐就这样咬着牙坚持着,在自己的家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她想过死。但是怎么也要将腹中的孩子生下,自己才有资格去死。

    终于在一个雷雨交加雨夜,没有任何人的帮忙。姐姐独自一人产下了孩子,倔强的她甚至连叫都没叫一声。她要让那些想让她死的人看看,自己没有死,自己永远死不了。

    家人怕别人知道家里的丑事,将姐姐软禁,对外宣称姐姐已经死了。囚禁了两年之后,姐姐终于找到一个机会逃离了那个如地狱般的家。但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带着女儿一起逃离。

    “临走前,姐姐绣了这个蓝色的蝴蝶,为的就是以后能同女儿相认。”妇人说完,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

    佳文双手战栗着,几乎要昏厥,她想说话,她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此刻,她什么都说不出,什么都做不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明白了吗?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我前田英的女儿!前田丽子!”

    佳文一瞬间天旋地转,晕倒在一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