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祁君整日将窗帘拉上,昏昏沉沉的待着房间里。不知为何她就是不想看见蓝天白云,看见院子里的勃勃生机。这昏暗的房间,可以让她忘却一天的时间又多么漫长。

    铭义看她看的更紧了,以前春芽还能随意进出,可如今,春芽一天只能来房间一次。期间门口的守卫还要进门监视二人的谈话。

    萧铭义啊萧铭义,你果然是个歹毒的人。居然能算计到祁君想要求春芽助她离开。有守卫的存在,二人也说不了几句贴心的话。

    “少奶奶,您还想吃点什么?”春芽被人监视着,也是战战兢兢,生怕那句话说的不顺大少爷的耳,那再也进不了房间了。

    祁君突然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的砸向了守卫,守卫躲闪不及,鼻子竟然被祁君砸出了血。接着祁君从针线筐里拿起了一把剪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看够了吗?你再不出去,我就自杀。你试试你们青帮的萧会长会不会一枪崩了你。”祁君几乎是喊出来的这几句话。

    春芽很是机灵,连忙在旁边帮腔道“少奶奶,您怀着身孕,这么生气怕是对孩子不好。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些人都没好果子吃了。少爷一定不会放过我们,求求您了别这么激动。”

    守卫权衡了一下,怕激怒了祁君,只好出去了。

    看守卫出去了,祁君放下了手中的剪刀。

    “少奶奶,您刚刚真是吓死我了。”春芽不住的拍打着心脏。“您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春芽,你要帮我个忙。”

    “什么忙?”

    “我想逃走。”

    “少奶奶,这恐怕不行。大少爷要是怪罪下来我担当不起啊。再说了,您和少爷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误会。现在都有小少爷了,您怎么还要走啊。”春芽眼神里全是惊恐,看的出,让春芽帮助她逃跑,显然是难为她了。

    “算了春芽,我不难为你。如今,也只有你能来陪我说说话解解闷了。”祁君一声叹息。

    “少奶奶,我不懂您为什么非要离开少爷。”春芽看的出,祁君并不是赌气,而是发自内心想要逃离。

    是啊,为什么非要离开。

    倘若铭义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也许铭义向她认错,他们还会同归于好。

    可偏偏这一切都发生在他知道有了这个孩子之后。

    这件事就像一根刺一样,长在她心上,让她疼的不知所措。就是这根刺让她无法原谅铭义。

    她甚至萌生了打掉这个孩子,离开铭义的想法。

    只要孩子孩子还在,她就没有办法逃离他的魔掌。

    她就会永远被这根心底的刺所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祁君突然愣住了,她什么时候变得折磨残忍,曾经她这么期待的小生命,现在居然想要伤害它。

    “为什么非要离开?大概是因为,我爱他。”祁君像是在对春芽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门口传来了铭义上楼的声音。

    门开了,铭义手里都抱着很多布料,和样板。都是格式孩童的衣服。

    “我跑遍了上海的各个布店、绸缎庄,买来了这些布料和样板。你想做孩子的衣服,就做吧。”说起这些孩子的衣服,铭义有些兴奋,他鼻尖和额头都有细小的汗珠,衬衫贴在身上,果然是下了功夫的。

    “大少爷找的这些样式,我都没见过。看来是费了些力气的。”春芽翻看着布料和样式,都是上好的面料。

    “这些东西你拿走吧,我没什么兴致,也没什么力气。”祁君半倚着床,穿着白色睡衣,头发披散下来,凌乱而憔悴。前几日斗争失败,祁君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不可能离开萧府了,索性留着力气,见了铭义不再摔摔打打。

    铭义以为祁君情绪好转,赶忙想方设法弄来了这些女红的用具,希望能让祁君开心一些。然而祁君却并不领情。

    这时,门口的守卫进来了,在铭义耳边嘀咕了几句。铭义顿时没有了刚才的兴奋,脸色灰白。拿起针框和所有的布料样板,交给守卫“把这些都扔了吧。”

    “是。”守卫拿着东西出去了。

    “春芽,以后少奶奶的卧房,你半步都不能踏进。”铭义冰冷的语气让春芽非常害怕。

    “可是。。。可是少爷。。。”春芽打着寒颤说道“我不进来了,谁来侍候少奶奶?”

    “我自会找人来替代你。”

    “少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单独跟少奶奶说话了。”春芽带着哭腔求着铭义。

    “你下去吧。”铭义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春芽见此情景,依依不舍的看了祁君一眼,离开了。

    “哈。”祁君冷笑一声“不愧是黑帮头子,连我周围唯一贴心的人都要赶走。”

    铭义坐在祁君身旁,依然脸色铁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支开了守卫,就是为了逃走!”

    “没错,是又怎样,你凭什么认为我姚祁君就该生下这个孩子!你没有权利没有资格这么要求!”祁君尖叫着,因为生气,她情绪有些不受控制。双手抖得很厉害。

    “我凭什么没有资格,这也是我的孩子!”铭义气急,忍不住高声喊道。

    “如果你再逼我,我就带着孩子去死!你什么都得不到!你什么都得不到!”祁君疯狂的喊道,颈部一根筋在剧烈的跳动。

    看着祁君发狂的样子,铭义有些发怔。平日里温柔的她,居然会被逼成这幅模样。

    铭义害怕了,他抱住了祁君,任凭祁君将他的衬衫扯开,将手臂抓出一道道的伤痕,眼泪洒满了他的肩膀。

    “祁君,冷静一点,当心孩子。”

    “孩子,你口口声声的都是孩子,何曾考虑过我的感受。萧会长,萧大会长。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么。放过我。”祁君在铭义的怀中,哭做一团,久久不能自已。

    铭义就这样搂着祁君,看着她哭,看着她歇斯底里。心疼与绝望撕扯着他。

    他痛恨自己不能保护她,痛恨自己伤害了她。

    他甚至,想要说出一切,来换取祁君的原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