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宋母居然渐渐想念起了佳文。

    不说别的,佳文在家时,起码院落是干净的,三餐有人煮。她不顺心了还能骂一两句解解气。

    不过自从她出了那样的事故,就一天幽灵似的来回飘荡。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也不知什么时候再出去。

    跟萧二少爷的事,怕也是妥妥的吹了。萧鸿晟上次来过之后,就再也没踏进过宋家的门,连带着佳文也不见了踪迹。

    原本宋母想要去找许剑华问问清楚,但想到之前许剑华来家里也没给过好脸色,怕去碰一鼻子灰,索性也就不去问了。

    管她是生是死,反正账户上的钱每个月都不少。宋母喜滋滋的等着宋父回来,盘算了一下,今天拿了钱,去买些鸡鸭鱼肉,好久都没开荤了,好好补一补。又盘算着,给自己添置几件新衣服,越想越高兴,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正当宋母美滋滋的抹着雪花膏,打算去街里逛的时候,有人敲门了。

    宋母老远便嚷嚷着:“死老头子,今天倒挺快。”

    开门以后,宋母愣住了,身子直往后仰,似乎看见了鬼魅一般,吓得魂不守舍。

    半晌,她怯怯的喊了一句“姐姐?”

    ——————————————分割线———————————————

    “你们肯定搞错了,再查查啊。”宋父佝偻着背,头直往柜台里探,恨不能钻进去亲自看看人家的账目。

    “先生,先生。您不要这样,这种行为是禁止的。”洋行的柜台人员颇为无奈,眼看着宋父的头马上钻进来,急忙告诫“您要是继续做这违规的动作,我们会报警,通知警察局。”

    “好好好,我不进去。但是求求您了,再帮我看看,全家老小等着这笔钱救命呢。”这倒是真的,他嗜赌成性,还能活到现在没被人打死,全靠每个月的费用救急,这个月高利贷若是没还上,那些人非弄死他不可。

    “先生我们已经很细致的查过了,账户上真的一分钱都没有。”

    “不可能,您行行好,一定帮再帮我查查。”

    这回柜台的人员没有再反驳,而是直接打电话报了警。

    宋父一看电话达到了警察局,顿时慌了神,也没敢在这里久留,连滚带爬的出了洋行。

    这下完了,宋父今早还颇有兴致的赊了两坛上好的酒,这回酒钱也还不上了,高利贷也没了着落。宋父赶忙跌跌撞撞的往家跑,这回可是真出大事了。

    “老婆子,老婆子。今天邪了门,账户上居然没了钱。”宋父一边拍着门板一边大声的喊着。

    宋母很快开了门,宋父一进门,迫不及待的说“账户上没钱,你快去给你那个姐姐发电报,咱等着钱还债呢。”

    “咳咳。”宋母清了清喉咙,神色慌张,瞥了瞥屋里。

    “你是不是傻了?呆了?我说账户上没钱了!你快去给我解决。否则的话你就是叫你男人死!”宋父没理解宋母的意思,生气的大声叫喊。

    屋里传来了哒哒哒哒的声音,宋父才意识到,家里还有别人。

    屋里走出来一个日式装的美艳的夫人,身旁跟着一个同样美丽的年轻女子。

    宋父定睛一看,年轻女子居然是佳文。一时间目瞪口呆。

    夫人慢慢的走过来,伸手挽住了宋母的胳膊,脸色温和的说“妹妹,这一晃,十多年没见面了。这位是妹夫吗?”

    “对,对。”宋母有些结巴。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一身补丁,再看看旁边提着两坛酒狗搂着背的宋父,勉强挤出了笑。她颇为不安,一半是因为自己一直虐待佳文。而另一半,她曾经看不起的姐姐,现在却如此光彩照人,看上去过的是富得流油的日子。

    “原来您就是大姐。没想到您会亲自来。”宋父讪笑着,就像一直乞讨着骨头的狗,不断的点头哈腰,全然没了平日的匪气。

    二人的样子让佳文感到好笑。

    “妹妹,这些年日子过的可好?”夫人还看四周,整个院落破旧寒酸,散发着陈旧、腐烂的气息。

    “你都看到了,还问我做什么。”宋母到底是个骄傲的人,也不枉年轻时候“二姑奶奶”的称呼。自己落魄的样子被亲姐姐看到了,就像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扒光了衣服,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怎么,你还生我的气?当年我是不是该感谢父亲,一手把我送给他人当人质,不然今天快要穷死的人就是我了。”夫人用手摸了摸院子里的凳子,上面有很厚的一层灰。

    “姐姐,你今天来到底想说什么?我已经仁至义尽。这么多年把佳文也抚养成人了。。。”

    “我叫前田英,请叫我前田夫人。”前田英脸色一沉,转身坐在了凳子上。

    “丽子,过来坐下。”前田英招呼佳文。

    “母亲,这凳子上好多灰尘,会弄脏衣服。”

    “没关系,坐下吧。衣服脏了扔掉便是。”

    “前田夫人,你来我家到底用意为何?”宋母冷眼看着二人,语气依然高傲。

    “你说你仁至义尽?好好的抚养了我的女儿?”前田英摆弄着自己的衣袖,竟懒得用正眼去看宋母。

    宋母又像往常吵架一般,摆出了母鸡的架势,“怎么不是!当年你留下孩子一走了之。我没有办法,带着她拖到了三十才勉强找了一户人家。为了培养她念书,家里穷的叮当响了。你说是不是仁至义尽?”

    佳文猛地站了起来,颤抖的指着宋母“你敢对天发誓,你没与虐待过我吗?”

    “丽子,不要动怒,不值得。”前田英慢悠悠的对佳文说。佳文大口的喘着气,生生的将马上滴落的眼泪憋了回去。

    “那为何,母亲留给我的手帕,每个月的生活费,我从不知情?”佳文气急。

    “你上学不要钱?吃饭不要钱?家里开销不要钱?”宋母来了劲,一连串的反问,理直气壮。

    佳文突然笑了,笑的很凄厉“原本我想放过你们,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

    “放过我们?怎么?你还要杀掉我们吗?你这小浪蹄子,就是缺管教。要不怎么能让人强奸了?人家怎么不强奸别人,光强奸你?你就是活该。”宋母一向嘴上不饶人,虽然她深知得罪姐姐自己没什么好果子吃。宋父惦记钱的事情,拼命的拉着宋母,依然没拉住她。

    前田英似乎没听见宋母的话,事实上,她懒得同宋母废话。只是关切的眼神看着佳文。

    佳文被刚才宋母的话刺激到了,捂着耳朵开始哭泣,眼泪不停的掉。

    “丽子,你是我前田英的女儿。别忘记我说的话。”前田英将佳文的手拉开,大声的对她说。

    “怎么?你俩想怎么样?还想杀了我啊。这个年代是讲究王法的,杀了我你们母女也得坐牢。”宋母依然喋喋不休。

    突然,佳文翻红的眼睛里透露出了一股默然,从容,冰冷的眼神。她伸手从提包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宋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