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宋父看见佳文举起了枪,顿时吓的七魂没了六魄,连滚带爬的跑到大门口,拉开门想要逃命。

    可他一拉开门,却发现门口严严实实的围着几个黑衣人,各个手里揣着枪,面露凶相。宋父知道此番在劫难逃了,他悻悻的退回到院子里,走到前田英面前,腿一软,直愣愣的跪倒了。

    “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宋父此刻有多惊慌失措,佳文听的出来,他喉咙里发出阵阵的呜咽,身体打着颤,牙齿咬得吱吱作响。

    然而“父亲”什么样子,佳文并不关心。她从小与他生疏,长大后虽说他对佳文动辄打骂,但只要佳文老老实实的将课余打工挣的钱交给他,他也不会为难佳文。

    如今看他可怜的样子,佳文竟然心里有些酸楚。在这所谓“父亲”的身上,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曾经就是这样趴在地上,哭着求“母亲”原谅自己,求“母亲”不要打自己,渴望通过祈求来换回自己的一丝尊严。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们在求着她!奇妙的世界。这一天佳文连想都没敢想过。可如今就这么发生了。

    佳文最痛恨的,是那个所谓的“母亲”。是她的自私虚荣,对佳文精神上的折磨让她整日生不如死。

    此刻,漆黑的枪口对准了宋母,宋母虽然害怕,但依然骄傲的昂着头。

    “呦。快来看看。我这好女儿今天要杀了她妈了。”宋母脸上带着不屑。

    “你不是我妈妈!你不是!”佳文举着枪的手有些发抖,心脏跳的很快,她努力保持着镇定。

    “我不是?呵。那你问问,你问问你亲妈!我的亲姐姐,你身体哪里长斑***痣?”宋母慢悠悠的走到前田英身旁的凳子坐下,旁边的小桌子有一把瓜子,宋母竟然抓了一把瓜子,优哉游哉的嗑了起来,声音很大,吐的瓜子皮到处都是。

    “你。。。要么你给我站起来,要么给我滚一边去。别趴在那丢人现眼。”宋母对着宋父直翻白眼。宋父赶忙躲去一旁了。

    前田英依然是那副置身事外坦然的样子,摆弄着自己的和服。

    “怎么?没动静了?回答不上来了?真是令人作呕的母女情!你逍遥快活了二十年。回来就这么把女儿抢走了,还撺掇她打死我这把她养大的妈?果然父亲说的对,当年,就该把这东洋人的小孽障掐死。”

    “你养我,不过是因为自己无所出!这么多年来你哪日尽过一个母亲的责任?”佳文突然觉得举着枪的手很累,她拼命的呼吸,仍然没有好转,于是慢慢的把枪放下了。

    看着佳文放下了枪,宋母暗自松了口气。她太了解佳文了,这孩子从来就不是一个心狠的人。

    “有些话,我原本不想说。但你如今挑拨我们母女二人的关系,那我可得好好念叨念叨了。”宋母知道自己握住了二人的软肋,索性翘着二郎腿开始滔滔不绝。

    “当年你一走了之,不知是不是太想妈妈,佳文发了一场严重的高烧。烧到整个人都昏迷了。”

    对于这次发烧,佳文有些印象。她记忆中的妈妈原本温柔善良,可是那次发烧之后,妈妈就变的暴戾乖张。而之所以佳文对宋母虐待能够容忍,主要就是因为有些许残存的、模糊的甜蜜记忆。

    “当时你打回电话,告诉我们你要回日本。我们在电话里告诉你孩子病了,很严重。你当时怎么做的?你立马挂断了电话!佳文,看到了吗?你心心念念的亲生母亲,在你生死关头,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佳文不知道是不是该信她的话,她看着前田英,希望前田英能告诉她,宋母说的不是真的。她与母亲团聚不过几天,她还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可是这幸福竟然像一面镜子一样,一敲就碎了。

    可是佳文失望了。前田英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是一个台下看戏的观众。

    “最后父亲说,这孩子是孽种。别管了自身自灭。是我,我看不下去了,偷偷带着你去看了医生,这才让你重新活了下来。倘若没有我,你现在投胎都够转好几个轮回了。指望你亲生母亲。她就是一个放荡的贱人,居然还厚着脸皮去找自己的相好,你是她的女儿,你这么浪这么贱,真是情理之中。”宋母越说越起劲,竟然忘记了,最后这句话足以让佳文发狂。

    佳文突然捂着耳朵,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的狂叫!凄厉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宋母吓坏了,手中的瓜子撒了一地。

    接着,佳文再次将手枪举了起来“你胡说!我不是!”佳文忽然泪流满面,她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的说“我。。。不是。我不是贱。。。我没有。。。。我没有。。。是他们害了我。。。我什么都没做。。。。。”佳文不知道想表达什么,但嘴里一直念念有词。

    宋母这回害怕了起来,佳文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理智。

    “丽子!”前田英总算开口说话了。

    “你的勇气呢?你的愤怒呢?你为什么又变得如此懦弱!”

    “妈妈,你告诉我。她说的不是真的,你当年没有不管我的生死。”佳文一只手摸着眼泪,继续哭喊着,可另一只手却紧紧的握着手枪,不愿放下。“我只是想。。。想。。。告诉她。我不是。。。我不是贱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么说。。。。为什么她不相信我。。。。妈妈。。。我好难过。。。我好辛苦。”

    “丽子,扣下**。照妈妈说的去做。”前田英的语气竟然带着几分宠溺。

    “佳文,别干没良心的事!我可是养了你快二十年的妈妈!”眼看着佳文情绪崩溃失控,宋母慌了神。

    佳文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突然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看不到任何的画面。她感觉自己奔跑在花园里,追逐着一只蓝色的蝴蝶。好开心,好快乐。从未有过的温暖。

    枪声响起。宋母应声倒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