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看完电影,正是吃饭的时候。

    西餐厅里没有人,倒是有几名黑衣保镖散落各处,警惕的环顾四下。

    祁君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四周,用手拨弄着桌子上的花瓶。

    “铭义你多虑了,犯不上这么戒备森严。”

    铭义帮祁君脱去外套,将椅子摆好。“保护你们母子,再森严都觉得不够。”

    “看来你真的很爱这个孩子,怪不得会为了它妥协。”

    “我。。。”铭义没有说下去,他在心里默念着“比起孩子,我更在乎你。”

    饭菜陆续上齐,钢琴响起,气氛恰到好处。

    张烈拿来早就备好的玫瑰,铭义双手献给祁君。

    祁君笑了笑“今天怎么想起这么多花样。”

    “不喜欢?我以为每个女孩都喜欢这一套。”

    “可能是她比较喜欢。这些在我眼里并不重要。”

    铭义固然知道这个“她”是指谁。

    两人再次无话可说。除了钢琴曲,剩下的就是刀叉的声音。铭义很想跟祁君说些什么,但祁君似乎没有什么兴致。

    铭义拿起红酒杯碰了碰祁君的杯子。祁君没有理会,她正费力的切着牛排。铭义走到祁君身边,拿过刀叉,帮她切成小块。

    “这个琴手钢琴弹的怎么样?”铭义一边切一边问道。

    “坦白说,不如你。”祁君说的自然是实话,铭义的琴技曾经让她为之赞叹,那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钢琴曲。

    铭义帮祁君切好牛排,便走到钢琴旁坐下,开始演奏。

    那日在铭义的画室,这一幕似曾相识。

    那日的他多让人着迷,风度翩翩,英俊潇洒。

    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经历的种种过往比刚才的电影还要清晰。一想到齐泠,过往的所有都轰然倒塌。祁君满脑子都是铭义和齐泠相拥相吻的画面,她甚至能闻得到那股特殊的香水味。

    事情都过去了,为了孩子,她必须忘掉这些。

    但心底的声音告诉她,这一切过不去。这些回忆似乎要吞掉她,她浑浑噩噩的看着周围,看着不远处弹琴的铭义,冰冷而陌生,泪水模糊了双眼。

    她突然发现,铭义的琴声不再悠扬。明明是一模一样的曲调,竟然越听越冷,冷的打颤,她忍不住紧紧的拉着外衣。

    铭义发现了祁君神情有异,急忙来到祁君身边。

    “我好冷。”祁君再次裹紧了外衣。

    铭义伸手摸了摸祁君的额头,很烫。铭义赶忙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祁君身上。

    回家的路上,祁君蜷缩在铭义怀里。

    “不知道我发烧会不会影响到孩子。”祁君现在唯一记挂的,就是孩子。

    “没事,别担心。张医生已经在家等着了,他是全上海最好的医生。”铭义摸着祁君的肩膀,安慰着她。

    “姨娘还不知道我怀孕吧。想来好久没见姨娘了,我有些想她。”

    “是啊,自从姨娘搬出去以后,我们还没见过她。明日我差人接她回来好好住几天。

    祁君点点头,靠着名义的肩膀,闭上了双眼。

    —————————————分割线———————————————

    剑华疑惑的走进了茶楼。

    父母向来节俭,从未进过茶楼喝茶听戏吃点心,更何况这件铺子价格可不便宜。还特意叮嘱他穿戴整齐,说是要见一位大人物。

    来到了包厢没见到父母,却看到一名身材高挑的姑娘。姑娘年纪不大,白白净净,生的一张圆润的脸庞,一头齐耳短发煞是可爱。小鹿一样的眼睛忽闪着,整个人朝气蓬勃。

    她看到许剑华,有些娇羞的转过脸去,低声说了句“剑华哥哥,你还记得我吗?”

    女孩剑华认识,就是那日他去医院接顾乔出院时候碰到的护士。

    “小蝶?”剑华的疑惑并没有减少半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姑娘笑了笑,清了清嗓子,用清脆的声音说道“我叫程小蝶,十七岁,圣玛利亚教会医院护士。”

    “这些我都知道了,所以这是什么意思?”剑华仍然不明所以。

    “剑华哥哥,咱们今天是相亲。”

    “相亲?”剑华有些生气,父母前脚赶走了佳文,紧接着就忙着给她介绍相亲对象。都不曾问过他自己的想法。

    “小蝶,恐怕这其中有些误会。其实我父母并没有跟我说明今天是要相亲。”剑华有些犯愁,他向来不太擅长同女孩打交道,况且将相亲对象抛下不管也非君子所为,于是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跟小蝶说明当下情况。

    小蝶倒是不恼,先是替剑华倒了一杯热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剑华哥哥,先喝口水吧,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坐一会儿歇一歇,听一段小曲,也算叔叔婶婶的包厢钱没有白费。”

    小蝶一个姑娘家都没有介怀,剑华若再不给面子似乎倒显得小气了。他只得坐下,拿起茶杯,喝了几口。

    “其实你的事情我知道。你们闹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小蝶叹了口气“那天我把你未婚妻的情况跟我家人说了。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叔叔婶婶的耳朵里。”

    “身为护士应当已救人为己任,怎么能乱说病人的隐私。你难道不懂人言可畏吗?”事关佳文的名誉,被人当成谈资,剑华当然不满。

    小蝶连忙摆摆手“剑华哥哥,你误会我了。我并不是乱嚼舌头。其实我很同情那位姑娘,我也非常佩服你。你们的爱情更是让我无比羡慕。所以我才会和家人说这些。”

    说罢,小蝶从提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推给剑华“这是我一个月的工资,虽然没有多少钱,但也算是对宋姑娘的歉意。麻烦剑华哥哥转交一下。”

    小蝶态度诚恳,剑华也不忍多追究“算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一别两宽,早就失去了联系。”

    “都怪我不好。”小蝶低下了头。

    “跟你无关,我们注定有缘无分。”剑华又喝了几口茶“我现在工作比较忙,难以分身顾及其他。这相亲,我想。。。”

    “我明白我明白。剑华哥哥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其实我大伯介绍我过来时,我就没想过别的。只是想见你一面,表示歉意。”

    也对,自己家里一贫如洗,好不容易事业上有点起色,更是不可开交。哪有姑娘愿意全心全意的帮他操持家务。是自己想多了。

    “既然你能想明白,那我就放心了。我先回报社了,小蝶你自便?”

    “恩,好。。。”小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

    “剑华哥哥,我还能去你家看看吗?小时候叔叔婶婶都对我很好,我想去看看他们。”

    剑华忍不住笑了“真是个小孩子,这有什么的。想去就去吧。”

    小蝶点了点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