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埋伏

    虽然事情发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我也不是毫无准备。

    钱龙头还以为我是在做最后的挣扎,所以故意放些烟雾弹来转移他的注意力,然而此时,在外围的一些黑衣人却突然倒在地上挣扎起来。

    “想让他们活命的话,就束手就擒!”一早就预料到这里危险重重,我自是不可能一点帮手都不找,所以早在谭金中了梦蛊之后,我就已经偷偷留了一些梦蛊,用生肉培养着。

    那些梦蛊被放在尸门边缘,有我的符文封印着,只有我们顺利离开,这些蛊虫自会活活饿死,可是若我们遭受攻击,我就会放它们出来,成为我的助力。

    黑衣人都在战斗,自然不会知道,这些蛊虫究竟是何时上了他们的身。

    “我想,你应该对这个症状,很熟悉才对,应该知道他们能支撑多久吧。”一阵微风吹过,整个院子里只有在地上痛苦挣扎的人发出的叫喊声。

    钱龙头也没想到我还留有后手,不过他却不在意地笑笑:“你以为我真的在乎他们的死活吗?”

    我没有想到,这钱龙头居然连自己的亲信都不顾了,真是丧心病狂到了极致。

    “那你自己呢?”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再手下留情。

    话音刚落,钱龙头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他震惊地看着我,捂着自己的脖子倒了下去。

    我割破自己的手腕,依次救助那些黑衣人,他们毕竟也只是听命行事,罪不至死,只要愿意悔过,我自是愿意留他们一条性命。

    而被我的血逼出来的蛊虫会由谭金和老霍都处理掉。

    等我处理好这一切,钱龙头已经倒在地上,彻底没了生息。

    我叹了一口气,不到迫不得已,我也不想这样。

    陈生派人将这些黑衣人都带下去关押起来,好生休养着,今后就算不能为尸门所用,也可以选择自行离去。

    看着陈生的处理办法,我自是没有意义。

    现在事情都已经解决,至于是谁来尸门当家,就不是我能管的了。可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陈生却突然拦住了我们。

    “一鸣小兄弟真是好手段啊,我陈某佩服。”他依旧脸上堆着笑,看起来人畜无害。

    我心中有些愧疚最初怀疑他贼喊捉贼,看着他又要行礼,赶忙扶住陈生:“晚辈取巧罢了。”

    “是啊,如此年纪,就有了这等魄力与计谋……”陈生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神色,“不知道将来,会是个怎样的祸患?”

    这句话让我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连忙后退几步,与陈生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他抬起头时,脸上再没有了和煦的笑容,反而怨毒地看着我。

    我有些不解,却看到周围的人不知何时,都已经把我们包围了。

    “给谭金下蛊的人,是你们吧?”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为什么陈生会叫我过尸门来帮忙,其实一早就是为了让我死在这里,然后再栽赃给钱龙头。

    这样一石二鸟的算计,倒是不错。

    不过,陈生没有想到,我也不是好对付的。

    “我早就查出来梦蛊是钱龙头做的了。”陈生看着钱龙头的尸体,不屑地朝他吐了一口唾沫,“不过就是将计就计罢了,反正这个没脑子却自以为聪明的狗东西,也看不惯你不是吗?”

    “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陈老先生,居然设了这么大一个局?”我和老霍谭金站在一起,警惕地看着四周的人。

    “哼,你小小年纪,不过是因为生在马家,就想坐上总龙头的位置,当着阴五门的头头儿?”陈生的语气变得轻蔑,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我。

    “就算这个总龙头不是我,那也轮不到你。”我挑了挑眉,就算对方人多,此时在气势上也绝不能弱了下乘。

    “如果你死了,再嫁祸给钱龙头……”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疯狂,“这样我就是尸门龙头!找出了杀害总龙头的凶手,自然可以算是大功一件!”

    “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我死了,那也会是章峰来接替总龙头的位置。”我没有想到,这些人为了争抢这个位置,居然能不择手段。

    陈生的脸终于在听到我这句话沉了下来,似是终于失去了耐心,他缓缓地说:“少废话,给我上!”

    “看来你们不怕蛊虫了啊……”我的手中拿着一个琉璃盏,揶揄地笑看着这些门生。

    那些想要冲上前来的人,立刻停下了身形,有些恐惧地看着我手中的东西。

    其实这个琉璃盏只是空的,但我的救兵还没有到,只能吓唬吓唬他们拖延时间了。

    “怕什么!我又不是没有解药!”陈生一声怒吼,可这些门生还是有些犹豫。

    “你们自是可以为他卖命,可刚才那些黑衣人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你们看钱龙头管过他们的死活吗?”我轻笑到,其实我根本不信这陈生会有解药,若是说钱龙头有,那可信度还高一些。

    大家听到了我的这番话,更是犹豫了。

    “谁能够杀了他,我就让谁来顶替钱龙头的位置!”陈生此时只好威逼利诱,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盛,不能再拖了。

    “你们要杀了谁?”一道声音突然从人群后传来,大家纷纷让道,终于,两道人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内。

    “黄雅?”谭金看了看黄雅,又看了看他身旁的中年男人。

    “这是我爸爸的手下,阿锦叔。”黄雅连忙介绍到。

    “你们怎么有兴趣掺和老夫的事情了?前两天不是还准备当缩头乌龟嘛?”陈生的话里充满的讽刺,但是显然没有了最初的底气。

    “我们作为尸门的分支,虽然近些年没有和尸门有过多的联系,可是现在苗龙头已死,过来看看不过分吧?”阿锦叔朝前走出一步,将黄雅挡在身后。

    黄雅轻笑着来到我的身边,因为长辈在这里,所以没有像往常那般热情,倒是显得文静了不少。

    “我来帮你了!”黄雅笑吟吟地看着我,情势显然已经逆转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