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回归

    以前虽然黄雅的父亲被苗龙头不停打压,但现在苗龙头已死,旁支回归尸门也算不得什么奇怪事。

    早在昨天晚上我和陈生说明了我的计划之后,我就联系了黄雅,让她带人过来。如此一来,他们便是抓住谋害继承人的有功之人,只要有我的支持,让黄雅坐上这尸门的龙头,想来别的人应该没有异议。

    陈生现在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怒极反笑,甚至鼓起了掌:“总龙头果然有心计,这么早就已经开始拉拢人心了吗?”

    我笑而不语,只是看着陈生。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黄雅看了看院子外面,那里早已经埋伏好了很多手下。

    陈生自知今天是拿不到我的性命了,他佝偻着腰,看起来年迈了不少。

    “都是你,是你害死了苗龙头!”他突然大吼着,双目通红,像一只随时都会冲上前来咬人的猛兽,“你凭什么当总龙头!”

    我皱着眉头,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什么时候成我害死了苗龙头了?

    “说话要讲证据的!”黄雅站出来,忿忿不平地说,“你的证据呢?”

    陈生这才将目光落在黄雅身上:“一个小女娃娃,也敢在老夫面前张狂!我自是有证人……”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没有再接着说下去。

    我感觉哪里不对,只怕有人在这中间挑拨离间,但又不想被我报复。

    脑子里极力回想着,究竟得罪了什么人,可我也一时半会儿没有个头绪。

    “反正现在苗龙头已死,我就是拼死,也不会让你们毁了我尸门!”陈生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他不知道念着什么咒语,身边的门生们却突然痛苦的挣扎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老霍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将黄雅拦在我们三人背后。

    “这是尸门的独家秘笈。”黄雅面色凝重。

    “阿锦叔,麻烦你照顾好黄雅。”我想,我和黄雅年纪相仿,跟着叫一声阿锦叔应该不过分。

    阿锦叔自是会保护好黄雅,连忙将她带到一旁,不许她参战。

    这些门生终于不再叫喊,一个个的宛若死尸,狰狞地看着我们。

    陈生一声令下,这些门生就冲了上来。早知道尸门很会操控傀儡,可是这用活人做傀儡,实在是太残忍了!

    这些人的命是救不回来了,经此一战,也不知道尸门会受到多大的创伤,只怕会直接落入阴五门最末。

    黄雅早就埋伏好的人现在也冲了出来,整个院内一片混乱。

    一烟杆将一个傀儡打倒,我又将压在老霍身上的一个傀儡给踢开。

    眼看陈生想趁乱逃跑,阿锦叔连忙将他的去路拦住:“陈生!这会儿你还觉得自己逃得掉吗?”

    傀儡的确已经渐渐被镇压,陈生见自己的退路被阻拦,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要你告诉我们,究竟是谁在这背后污蔑,我们不会要你的性命。”我看着陈生,只觉他也是一个被奸人蒙蔽的可怜人。

    “想知道?”陈生冷笑一声,“去地狱问苗龙头吧!”

    他的身体突然开始膨胀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在水里泡了很久似的。

    “不好,他在自己身上下了咒,会爆炸的!”阿锦叔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什么,连忙拉着大家一起撤退。

    我一边后退,一边手持烟杆画下符文。

    轰——所有的傀儡都在这一瞬间被炸得四分五裂,在我符文开扩出的地方,自是没有受到爆炸的危险。不过黄雅带来的人里,还是有不少人受了伤。

    心里感到有些后怕,这陈生竟然疯狂至此!

    “黄雅,你就别跟着我们回去了,在这里处理……”阿锦叔指挥着自己的人照顾伤员,清扫战场,我觉得现在黄雅留在尸门,肯定是比跟我们回去要好得多的。

    “这里有阿锦叔呢!”黄雅走上前来挽住我的胳膊,让谭金很不情愿地又别过了头去。

    我感到有些尴尬,连忙看向阿锦叔。

    阿锦叔看出了我的为难,却没有顺着我的话说下去:“黄雅爸爸不想她接触尸门的事情,况且她还小,我觉得让她跟着总龙头,能学些东西,我们也都放心她的安全。”

    嘿,这好样的,甩手掌柜当的有理有据的。

    “行吧,那这里就麻烦阿锦叔了,我和谭金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一下了,现在就先赶回去了。”我也不便拒绝,搞得好像我是在赶黄雅走似的。

    “多谢总龙头,等我将尸门内部的事情处理完,自会邀请各大龙头过来一叙。”阿锦叔对我抱了抱拳,眼神里有着炙热的光。

    想想也是,过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回归尸门了。

    看阿锦叔指挥下属的样子,想来整肃尸门只是时间问题,我就不便在这里过多干涉了。

    坐上回家的车,我和谭金都直接睡着了,这一路实在是太累了,谁能想到,这个总龙头可一点也不好当。

    至于陈生说的那个证人,也是该好好查查,这一次他没有成功,反而让我捡了个便宜,只怕下一次还有大动作。

    可是现在,还是先让我好好休息休息吧。

    刚回到家,就看到了章峰和楚思离正在院子里切磋。看着我和谭金蔫不拉几的样子,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估计他们也早就听说了我们在尸门发生的事情,黄雅还能瞒他们什么事情吗?

    我也懒得解释,直接回房间睡着了。

    这么多天以来,我终于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感觉有什么人在追着我,我一路跑着,想要画什么符文,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个人终于冲上来了,将我压在地上,用手掐住我的脖子。

    窒息感越来越甚,我拼命想要挣扎,却感觉身体重如千斤,根本抵抗不了。

    一只小虫从我的眼前爬过,让我身体传来叮咬的刺痛。

    痛感让我一下子醒来,天花板依旧还是惨白惨白的,我的冷汗却已经浸湿了床褥。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梦蛊种在了我的身上?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