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闲时落子入地府

    猛然得到如此高的评价,赵处厚面色一红,再无刚才的慷慨激昂,有些羞赧的说道:“这些也都是从书上学来的,恩公不笑我痴就好,实在当不得大丈夫的夸赞。”

    余甘见此赤子心态,不由哈哈大笑,直惹得敖玉频频看来。

    许久后,他止住笑声,伸指一点赵处厚胸口道:“你身上戾气虽然与阴雷融合气息不显,但情绪激荡时却也有外泄之虞。若是以后想在这人世间行走,却是多有不便啊。”

    赵处厚低头瞅了瞅胸口处的丝丝黑气,有些茫然的道:“还求恩公教我。”

    救下少年本是余甘一时兴起,并未太放在心上。但通过刚才那番对自己触动颇大的谈话,他现在不免重视了许多。

    沉思片刻,余甘缓缓说道:“两个办法。第一个便是修行阴属功法将气息遮掩。但此法虽可瞒过天仙境以下修士,日后却是要远离凡人,以免戾气外泄伤及无辜。”

    不等余甘将第二个办法说出,赵处厚有些吃惊的问道:“恩公,您说这戾气可能会伤人?”

    余甘点头道:“嗯,戾气乃心中怨气显化,本就极为暴戾阴邪。如今又与造化阴雷融合,威力更胜平常。普通人若是被波及,轻则重病,重则当场魂消。”

    赵处厚闻言悚然一惊,刚才他情绪激动时,便觉心中暴戾难当。起初还以为是被恨意冲昏了头脑,如今看来,却是被这些戾气给影响了。

    沉默半晌后,他苦涩一笑:“若是因此连累旁人,那我和妖魔又有何区别?还请恩公说说第二个办法。”

    余甘面上浮现一抹赞赏,郎朗说道:“第二个办法便是去地府。先用背阴山上的九幽寒风将戾气掌控化为化为己用,再凭身上功德金光成就阴神,不仅再无外泄之虞,更可正大光明行走三界。”

    看着赵处厚面上越来越浓的惊喜,余甘虽有些不忍,但还是继续说道:“然而背阴山乃地府流放恶鬼之处,不仅积年鬼王数不胜数,九幽寒风更是强弱不定,稍有不慎便可能丧身其中。如此,你还愿去么?”

    随着随后一字吐出,赵处厚面上惊喜慢慢淡去,化为一片纠结。

    “你先好好想想,不用着急决定。”

    余甘见此也不催促,吩咐一声后朝黑风走去,毕竟此事关乎性命,犹豫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哪知才刚转身,却听身后的少年坚定说道:“恩公,我考虑好了,就选第二个!”

    余甘有些惊讶的回过头来,定定的看了其半晌后,展颜一笑道:“好!”

    天地初开之时,地府曾与人间和天庭并称三界。

    但经过几次暗中博弈,时至今日,其内高层已逐渐被道释两门所取代。虽然比起再无人皇的凡间情况稍好,却也并未强到哪去。

    所以尽管余甘只是个神仙境修士,也并未费什么手脚,便轻易地将幽冥通道打开。

    看着从通道内现身,朝着自己躬身行礼的两位鬼差,余甘暗暗摇了摇头,地府是越发没落了啊!

    因为根据金蝉子留下的零散记忆片段看,这要是放在其得道时,简直不敢想象……

    右手竖在胸前,余甘微微还礼道:“阿弥陀佛,劳两位跑一趟,将这小友送往背阴山。”

    “这~”

    两个身穿黑色官袍的鬼差闻言对视一眼,面上满是为难之色。

    本以为有高僧降服厉鬼,自己哥俩只是过来跑趟腿而已,没想到却要和那凶险之地打交道。

    看出两人犹豫,余甘也不强迫。将掌中狱未空轻顿,在隐隐梵唱中缓缓道:“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乃金蝉子所托。另外,若是方便,还请顺便帮贫僧向地藏师兄问声好。”

    起初听到金蝉子,两名鬼差还没转过弯来,但听到地藏王菩萨的名号后,这才惊觉遇见了大能。

    不敢再有半点犹豫,两人再施一礼:“怎敢当尊者请,万望放心,定当将其安全送到背阴山。”

    从储物袋中取出两颗丹药送于对方,在鬼差惊喜莫名的道谢声中,余甘来到赵处厚身前。

    抬手按在其头顶,将一篇脱胎于《阴阳合欢赋》的修炼功法与自身感悟印于其紫府之内,他细心叮嘱道:“你身负阴阳二气,正合这部功法的蕴意。只要用心研习,纵使日后不夺舍重生,也能以鬼仙之躯力敌天仙。”

    这话倒不是余甘诓他,此部功法的原主乃是天庭赫赫有名的上仙。纵使只是部删减版,却也足够赵处厚一路修炼到鬼王境界了。

    至于以后,那就要看其个人际遇了。只是萍水相逢,余甘自认已经做得足够了。

    闭目品味了下脑海中多出来的浩瀚篇章,赵处厚心神忍不住一颤。

    虽然从未接触过修行,不知道功法的珍贵性。但天资聪颖的他却从极为详细的注解与感悟,看出了恩公的良苦用心。

    眼眶一红,赵处厚略带哽咽的拜倒在地:“恩公~您让处厚今后如何报答您的大恩啊……”

    坦然受了这一礼后,余甘轻挥衣袖转身离去:“举手之劳而已,无须挂怀,只望你日后莫要忘了此时初心就好。”

    怔怔的望着那远去背影,将其牢牢刻在心头后,赵处厚重重叩首数下,起身与鬼差朝幽冥通道走去……

    某雕梁画栋的巨大宫殿内,一头戴平天冠,短脸阔口的老者正端坐于殿内高台之上,对着枚玉简沉思。

    冷不防,大门外一人跌跌撞撞的扑了进来:“大王!祸事!祸事!那项籍又往地狱去了!”

    老者闻言手一哆嗦,即惊且怒问道:“这次又是为何?!”

    来人扶了扶头顶歪掉的官帽,颤声道:“也不知他从哪里听说,锁于刀山狱的唐将秦琼本事非凡。便嚷着要带往背阴山,封个什么戮仙将军。”

    “混账!”

    将手上玉简重重拍在案几之上,老者猛然起身道:“本王不是早就下旨,但凡人间武将魂魄,不论罪责,皆送去背阴山么?”

    堂下身穿红色判官服的来人,抿抿嘴唇小声道:“是那位说~说其曾助唐皇毁寺逐僧,所以……”

    “哼!”

    面上神色剧烈变幻一阵,老者似是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火气,怒哼出声:“胡闹!难道他还嫌地府不够丢脸,想要为三界再添次笑柄不成?!”

    “大王息怒,息怒啊,小心隔墙有耳!”

    红袍判官被其反应吓了一跳,连忙掐诀启动阵法将大殿内外隔绝。

    似是漫长的岁月已将耐心磨灭干净,老者却是不愿再忍,抬脚将身前案几踢飞道:“听见又能如何?!

    若不是那些外来的混账玩意,堂堂阴司又怎会变成这副模样?就连背阴山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