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八章:洒家的拳头痒了(为申先生贺)

    乌鸡国王缓缓抬起头来,满是沟壑的面庞上水渍横流。让人分不清究竟是鬼躯本有的异状,还是无法承受的悲怆。

    闭上双眼平定了下情绪,等再睁开眼时,面上已无半点惶恐之色。

    手捧白玉圭朝前微微一礼,他目视余甘沉声说道:“我本起于微末,自幼尝遍世间疾苦。逢乱世与一众乡邻揭竿而起,历经百难创下此基业。

    自知才智有限,得位二十载来夙夜忧叹,恐误万民所托。幸得良臣相辅,虽不敢妄言民殷国富,但五年前的百姓却也能丰衣足食。”

    听到这里余甘微微点头,之前刘雨竹也曾说,数年前虽有些穷困,却也一家和睦。两相映照之下,可见这国王所言非虚。

    “若说无辜遭难之下,甘心就此拱手向让,却是假话。然若能以我之失,挽国之倾覆,以一家不幸换万家欢颜,纵死也瞑目矣!”

    不愧是开国之君,气度自非常人可比。放下一切的乌鸡国王再无半点来时的凄楚,说到最后已是字字雪亮,掷地有声!

    双手捧着白玉圭稳稳送至余甘面前,他面色一片平和,竟好似上古人皇自愿禅让一般。

    “哈哈~好一个为国为民的贤君!”

    定定的看了半晌,余甘展颜一笑,上前将其搀起道:“希望你能记住今日之言,他日莫负初心。”

    刚才他一直以神识仔细观察,一个人的言行或许可以瞒天过海,但灵魂波动却是做不得假。

    确定了这国王真将万民看的比自家性命还重后,他满意的结束了这次试探。

    乌鸡国王却是一头雾水,捧着白玉圭呐呐道:“不知圣僧此言何意?”

    “意思是,等打杀了那孽畜,陛下继续安心做你的国王便是。”

    乌鸡国王闻言略略沉吟,想明白后顿时面色大喜就要再拜,却听余甘问道:“你可知,夜游神为何会惧怕个妖怪么?”

    不说他心情大起大落数番,直到现在都没缓过神来。纵使神志清醒,又怎么可能知道这等仙佛秘辛。

    幸好余甘也没想着卖关子,直接将猛料拍出:“因为那可是奉了法旨前来,堂堂文殊菩萨的坐骑啊!”

    反正金蝉子与文殊不和早已是仙佛皆知,所以这番话纵使被人探查了去,也只当是两人之间的私仇而已,所以余甘并无太多顾虑。

    乌鸡国王先是大惊,随后便是浓浓的不敢置信:“怪不得,怪不得!可他怎么会,他怎么能……”

    余甘闻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任你凡间的身份地位如何了得,在仙佛眼中也不过是玩偶一般,他怎么就不能了?

    想那八十一难的名头倒是冠冕堂皇,说什么不经磨难,凡人不知真经金贵。可佛经效果若真的这么好,那为何却连自家的西牛贺洲都管不好?

    可怜那狮驼国数百万生灵无辜,全都化作了你娘舅的口中食。如此种种惨剧之下,竟还能舔着脸要去度化他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待乌鸡国王稍稍消化一番,余甘接着说道:“文殊那厮最是小肚鸡肠,数年前因你曾将他化身悬在水中三日。他自觉没了面皮,所以便派了头畜生来报此私仇。”

    乌鸡国王已是涕泪横流,双手将白玉圭捏的吱吱作响:“若是我之错,尽管打杀了就是,为何要连累国中万千无辜!”

    余甘见他这般反应,暗暗点了点头。不怕你没能力,就怕你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若是知道真相后连个怨言都不敢有,那还不如让贫僧直接送你轮回的好,也好过害的一国百姓也跟着忍气吞声,含恨受辱!

    “直接将你打杀了怎能显出他的手段?若我今日不说破,你纵使受尽百般煎熬,得救后还不是要感恩戴德?说不定他的香火还会因此比往日再胜三分呢。”

    “蹬~蹬~蹬~”

    余甘语气虽轻,但字字都如重锤敲击在乌鸡国王心头之上。心神不稳之下他连退数步,双眼化作一片血红!

    能打下偌大江山的又岂会是庸才?先前受限于认知,乌鸡国王还不觉之前经历有异,只当是自己倒霉撞到了为祸的妖魔。

    如今听余甘将窗户纸捅破,他顿时不寒而栗。好狠的心肠!好毒的手段!这还是传说中大慈大悲的菩萨么?怎么比之凡间十恶不赦之辈,还要歹毒百倍?!

    想起无辜遭难的万千百姓,乌鸡国王顿时恨极欲狂。神随念动,心中的无边怨气化作戾气升腾而起,将原本澄澈的鬼躯浸染如墨!

    “啊~痛煞我也!枉我国中香火鼎盛,没想到却是供了帮杀人允血的畜生!文……”

    不等他将文殊尊名喊出,早有防备的余甘一指点在乌鸡国王眉心,将其魂魄定住。

    因为到了文殊那个境界,只要有人口呼真名与尊号,本尊便会心生感应。所以余甘骂没事,别说天机蒙蔽之下文殊听不见,就算听见了最多也只能回骂两句。

    但乌鸡国王却是不行,若是被文殊怀恨在心。纵使余甘现在将他护住,日后也会有数不清的灾难降下。

    这也是凡人的另一个悲哀,纵使被仙佛杀了全家,你非但不能报复,甚至连骂两声都会遭报应……

    泛着淡淡金光的灵力顺着眉心灌入乌鸡国王体内,如同沸水融雪般将无边戾气瞬间净化。

    恢复神智的乌鸡国王虽然心中还是恨极,但想想面前这位好像也是佛门弟子。他只得强忍不甘,面带歉意的拱拱手道:“圣僧,刚才一时失言,还请您勿怪。”

    想起之前看过的金蝉子记忆碎片,余甘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你又没骂我,有何好怪罪的?再说那帮货的确是该骂,贫僧之前也没少干过这事。”

    说罢,他伸指点了点西方,如同讲课的夫子般传授经验道:“不过,你以后再骂时可别这么指名道姓的骂了。文殊那厮耳朵比驴都长,小心被他听到。”

    呃~

    乌鸡国王闻言先是一怔,发现余甘神情不似作伪后,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非是他胆小怕死,而是实在不想国中子民再因此遭难……

    踌躇片刻,他咬牙问道:“圣僧,那妖孽既然牵扯到了文~咳~”

    想起之前余甘的提点,他说了一半赶紧换了个称谓接着说道:“牵扯到了那位,您若出手会不会因此遭到连累?”

    “呵~连累?”

    冷笑一声,余甘用力搓搓手心,冲着西方朗声道:“别人怕他文殊,洒家却是巴不得他赶紧过来。这拳头许久不用,如今却是痒得难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