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罗氏珠宝的应酬(2)

    温意忍住了想再一次敲景鹤脑壳的冲动,斜睨了一眼,“你来这干嘛?”

    景鹤揉了揉脑袋,嘻嘻一笑“我听说你被人欺负了,我赶紧来救你嘛。”

    “听说?听谁说?你胆子不小啊景鹤,派人跟踪我?”

    温意扬了扬眉,心中有些不满。这倒也是,没人会喜欢被跟踪吧?

    “没··没!我没派人跟踪!我就是听人说的!担心你!”

    景鹤连连摆手,试图转移话题,“你没事儿吧小意意?我可担心你了!”

    苏西曼在一边听着,听到温意被人欺负了,立马坐不住了,

    “意,你刚在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事儿,就是几个喝醉的骚扰我,被摆平了。”

    温意拿出手机看了看微信工作群里的消息,白天谈的那个项目的合同已经敲定下来了。

    “那倒也是,我们意是什么人呀,怎么可能会被人欺负到!一打十都没问题!”

    苏西曼想了想,转头看向景鹤,“意,这个是谁啊?你不会诱拐未成年吧?”

    “···”

    “我不是未成年!我都二十五了!比小意意还大呢!”

    “啊?真的假的?”

    苏西曼说着,就上手捏了捏景鹤的娃娃脸,

    “哇塞这手感,这满满的胶原蛋白,这真不是未成年吗?”

    景鹤的脸被扯着捏来捏去的,都出了红印子。

    嘴里呜呜呜的,伸手把苏西曼的魔爪甩了下去。

    “你还不信我只能把我身份证掏出来了啊!”

    当景鹤气呼呼的正准备从包里掏出身份证证明自己的时候。

    一道身影大步走向了温意的位置,自来熟的在温意旁边坐了下来。

    温意心里一紧,又是他。

    温庭的身体微微前倾,靠在温意耳边语气略带邪魅地说道,“你真的很美。”

    温意当然听清了这句话!脸微微涨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以前也不是没受过这种恭维,但是此时此刻,被这样的男人贴这么近,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有点坐不住了。

    温意微微起身,拉着苏西曼便要走。

    “这就害羞了?”温庭翘着修长好看的腿,仰坐在沙发上,低笑出声。

    温意愣了愣身形,不打算理会这样的呃挑衅?

    牵着苏西曼出了酒吧。

    此时温庭还坐在二楼卡座上,只是位置变了,坐到了温意坐过的位置上。

    喝着温意还没喝完的酒,低垂着眸子令人猜不透他此时在想些什么。

    跟在一边的手下一个个的都冒着冷汗,从未见过庭少有这样的一面。

    温庭不近女色是人尽皆知的,圈里的人不敢私自讨论庭少的私生活,但是也不免心里起疑。

    即便如此,还是有不要命的女人试图爬上温庭的床,被扔出来都算好的了,赶上温庭心情不好的时候,免不了一顿收拾。

    甚至后来,还有男的试图爬上温庭的床……

    “去查一查这个女人。”温庭一饮而尽手中的酒,吩咐道。

    “是!”

    然而此时温意开车已经送苏西曼回了家,后座上坐着死赖着非要送温意回家的景鹤。

    透过后视镜看到景鹤拿出手机,不知道看了什么东西,脸色变得十分凝重。

    温意不由担心了一下,“没事吧?”

    景鹤抬头看了一眼,嘴角挂起标准的笑容,

    “当然没事啦~小意意,你在这停车吧,我今天没法送你啦!你要注意安全喔!”。

    温意心中一动,有股莫名的情绪环绕心头,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张了张嘴,忍住了想要继续问的冲动,“那好吧,有事联系我。”

    在路边停了车,看着景鹤下车往后走了几步,上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温意压下心中的困惑,收起心思开车回了家。

    -----------

    到家直接进了浴室,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从头淋到脚。

    温意惬意的轻叹了一声,修长的手指抚过发梢,快速的洗好了澡。

    随意抽出一张浴巾,包好头发,出了浴室。

    温意住在离市中心不远的一套公寓里,不喜欢太吵闹,特意挑了这样一个地段。

    标准的两室一厅,另一间客房被改造成了游戏室。

    工作之余的温意热衷于打游戏,收藏了许多游戏相关的各种限定游戏主机;游戏卡带;游戏人物手办和海报等等。

    坐在客厅沙发上,打开了茶几上的笔记本。接收了助理发来的合同,仔仔细细的校队了起来。

    温意相信公司的员工肯定能妥善处理好这份合同,但是出于谨慎,再加上这个项目对公司很重要,还是小心地对待为好。

    校队完,已经十一点了。

    温意打了个呵欠,明早还要赶到合作方签合同。

    放下了头发,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趿着拖鞋回到了卧室,疲惫不堪的身子钻进了被窝,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安然入眠。

    ----------

    温意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一片白茫茫的雾。

    突然出现了一张男人的脸,眼眸里是不耐烦的。

    “滚出去!”

    这个无情的男人,这个让温意恨了一辈子的男人。

    是温意的父亲。

    白雾突然变的血红,父亲的脸跟着雾融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漩涡。

    漩涡变的越来越大,像是要把温意给吃进去一般。

    温意跑啊跑,身后的漩涡保持匀速地穷追不舍。

    “啊!”

    大口喘着气,温意被吓醒了。

    啪--

    打开了落地灯,姜黄色的灯光照着温意的脸。

    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眼眸里的惊恐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消下去。

    温意崩溃的用双手捂住了脸,修长的双腿曲起来,靠在膝盖上。

    身子轻微的抖动,温意在害怕。

    片刻后,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数字时钟。

    温意起身进了厕所。

    06:12

    时间还早,温意不打算再睡了,害怕躺下之后又是那个恐怖的噩梦。

    鞠了一把水,洗了洗脸。

    清醒了许多的温意,躺在阳台的靠椅上,欣赏着窗外的日出。

    当初挑这一套公寓就是为了这片风景,每天只要早起一点,就能看到窗外一点点爬起来的太阳。

    工作狂温意几乎每天都不会错过。

    起身冲了杯咖啡,站在窗前,小口的喝着。

    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该换身衣服开始今天的工作了。

    温意穿了一套白色职业套装,上衣经典西装小v领,显得简约又干练,淡金色的腰带装饰扣和纽扣交相呼应,裙摆的精致剪裁,衬得腿部线条更是修长好看。

    收拾妥当后,开车驶离了家中。

    公寓楼下一道身影也随之离开。

    【嘿嘿,猜猜这次是谁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