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地下室

    温意心头一惊,想起他之前说过的会帮她,眼眸微垂,语气淡淡地说道,“那是他的事情,与我何干?张先生,您找错人了。”

    张景贺舌尖顶了一下腮帮子,眸中带着几分戾气走到了她跟前,“如果不是你在他耳边吹枕边风,他会来针对我?你别忘了,我本事虽没有他这么大,但弄死你绰绰有余。”

    “呵,那张先生最好在他弄死你之前来弄死我。”温意扭着身子从他身旁走过,“曼曼,我们回去。”

    苏西曼这才晃过神来,搀扶着温意缓缓回到了病房。剥了个橘子分成了两半递给她,“意,刚那人是张景贺?”

    温意咬下一瓣橘子,“嗯,没想到温庭在打压他,他从来没跟我提过。”

    “可惜了这副好皮囊,人品是真不怎么样,你看他刚那个样子,啧啧啧。”

    “你刚一句话不说,不会是花痴上了吧?”温意鄙视地看了她一眼。

    “怎么可能?我那是在观察他!”

    “喔,那你观察出什么了?”

    苏西曼摇头晃脑地说,“观察到这个人心肠大大滴坏。”

    “噗——”

    温意看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刚刚的坏心情也都被冲跑了,“那你知道他的瓜吗?”

    “那当然!所以我刚刚才没说话呢!听了好多他的瓜,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个人。他可没表面看起来那么弱啊,背地里的势力还是挺厉害的!以前也看上过一个千金大小姐,可惜这大小姐有喜欢的人了,这张景贺啊就一顿操作,给这大小姐和他喜欢的那个人折腾的不成人样了都,这绝对大新闻吧,硬生生给拦下来了,他背后的人可不得了呢!”

    “真可怕……”想到自己现在就被这张景贺给盯上了,温意有些发寒。

    苏西曼又剥了一个橘子,掰成两半递给了她一半,“不过你不用担心,你有温庭啊!”

    温意接过橘子,“小人难防。”

    苏西曼相视一眼,“那倒也是。”

    ……

    三个月后。

    在医生的多重嘱咐下,温意出院了。虽然已经能正常行走了,但还是不能剧烈运动。

    张特助早已将车停在了医院大门口等候,温庭强行搀扶着温意从医院里走了出来。

    还未走近,张特助就已经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温庭你放开我,我已经能走了。”

    “医生说了你不能剧烈运动。”

    “但是医生也说了我可以正常走路啊!”

    “我扶着你慢慢走,马上就到了。”

    “……”

    待两人坐上车后,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温意正气呼呼地盯着窗外。

    温庭有些无奈,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好啦,听你的听你的,我不扶你了。”

    温意拍飞了他的手,转头说道,“医生都说了我可以走了!你非要扶我,弄得我像个残疾人一样……唔……你又来这套!”

    温意的小脸微红,他这招真的是屡试不爽!温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捏了捏她的脸,强行按着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温庭!”

    “嘘——”

    张特助在前方目不斜视,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开着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