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恶魔小丑萨科的血统传承

    清晨明亮的阳光照耀在寂静的山谷,直驱赶着最后一道袅袅云雾。四周飞起的鸟儿在树林中欢快的寻找着食物,只见一道孤独的身影行走在树林之间,手捧着一个白布包裹的瓷罐。

    “爸,妈。这里是儿子发现的一处洞天福地,环境清幽,无人再能搅扰到你们。生前孩儿不能尽孝,但愿今后你们在天之灵能够幸福美满,天堂里再没有伤害。”一颗参天大树下,虬结交错的树根裸露在外。一个年轻男子眉宇间藏不住的辛酸哀愁,只见他钻入树根底下,跳进一块大石上。将手中的骨灰罐放在大石的中央,将中间的水缸移走,把里面的绿色液体用水壶装好。随后对着骨灰罐拜了三拜,心中叹道,今后就让这里的神奇液体常年浸润你们,或许也能早日轮回转世。

    在杨凌云眼中,这些神奇液体功效奇特,或许还真有什么灵力也说不准。正当他收拾好行李,准备带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去完成父亲最后的遗愿时,脚下的大石突然发出强烈的绿色光芒,照射的整个空间耀眼夺目。

    “这是发生了什么?这块巨石难不成是什么陨石?还是其中诞生了什么妖怪?”杨凌云心中惊骇,又见巨石发出刺眼绿光的同时,整块石头晶莹剔透,仿佛一块巨大的绿宝石。宝石中间一个人影忽隐忽现,想到这巨木下的神奇液体,搞不好还真是什么精魄成了妖怪。

    正当杨凌云抱起自己父母的骨灰罐时,巨石的正中央部位仿佛融化一般,吓得杨凌云赶紧跳开。只见巨石的中央仿佛变成了一个绿色水潭,突然浮上一个胸口插着两把黑色短剑带着鬼魅面具的人。

    “死尸!”杨凌云见此种情状,浑身毛滚悚然,莫不是真的有鬼神之说?

    漂浮在泉水中的诡异尸体,突然悬浮到空中。面具下睁开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头上带着一顶两端分叉末端系有铃铛的黑白两色帽子,随着在空中浮动,“铃铛”声不时响起,如有神奇的魔力,仿佛敲响死人的丧钟,让人不寒而栗。

    “想不到我还有苏醒的那一天。是你将我唤醒?你如今是何段位?”面具下传来一阵仿佛利刃切割般刺耳的声音,让忘记逃跑已经目瞪口呆的杨凌云也瞬间惊醒,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耳膜阵阵刺痛。

    “你是人是鬼?我不过一个普通人,如果你不想我将我父母安葬于此,我可以马上就走。”杨凌云咽了一口口水,试探着问道。见对方身上插着双刀,相必是被人镇压,一定是限制被困在这里。如果对方扑上来,自己马上转身就跑,凭着自己的身手跳上洞外应该不难。

    “普通人?普通人身上怎么会有水晶力量的气息?虽然这力量着实渺小,但确实是水晶的力量。是未获得血统的小兵?还是你是在说谎?”悬浮在半空的面罩人抬起右臂手成握拳状,顿时一道黑雾缠上不远处的杨凌云,将其整个人提在半空一动不动。

    “我虽然深受重伤,但我只要轻轻动一动手指,你的小命就没有了。难道你的嘴就真的这么倔强?”面罩人手指轻轻合拢,杨凌云只感觉周身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紧紧包围,压得胸口喘不过气来。

    “我我真是一个普通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杨凌云只觉得胸口透不过气,浑身的力量仿佛被抽走了一样。

    “哦?你将你的来历都说与我听,如果有半句谎言,我叫你顷刻就死。”见杨凌云不像说谎的模样,面罩人松了松手,收回了缠绕在杨凌云身上的黑雾。

    “这么说你还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昨晚你杀的那个黑衣头目应该就是潜藏在人类中的联盟士兵。估计其段位不高,不过就是最次的黑铁五段,也不是你一个普通人能够抗衡的。凭你也能杀死他,真是让我好奇啊。不过你能杀死联盟的士兵,也算是获得了传承资格了。”听完了杨凌云的叙述,面罩人相信了他的话。刚才暗黑力量搜查杨凌云全身,确实是一点力量也没有搜索到,凭自己钻石级能力,除非是高出自己五个段位的存在,否则不可能骗过我的搜查。只是这小子能高出自己五个段位?面罩人盯着杨凌云自下而上的再次打量了一遍。

    “什么联盟?什么是黑铁五段?又要传承什么?”杨凌云一头雾水,不过他感觉自己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不过这次经历却也让他感觉非常震惊,这个世界一定还有超出人类未知的存在,说不定就有外星人。杨凌云心中若有所思的点头肯定道,不过此刻要想离开这里,还是好好配合这个“未知”,免得怎么死都不知道。

    “那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联盟组织,叫做英雄联盟。我原来是来自英雄联盟符文之地的瓦罗兰家族,我是瓦罗兰家族历史上最杰出的刺客,也是瓦罗兰家族最年轻的钻石级强者。我承担着家族未来振兴重任,我也是这样做的。”面罩人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下意识的跟着杨凌云的话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可是在一次刺杀重要目标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了联盟的秘密,并将其中的一件物品偷偷藏了起来。谁知道噩梦就此降临,引来了联盟里两大最强大的家族联合制裁。我的家族到最后被灭掉也不知道为什么,堕落天使家族和正义天使家族竟然不顾联盟长老和议会,就敢直接屠戮一个家族。”面罩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包含着无穷无尽的恨意。似乎也有当初不该私下违背联盟侵吞物品的事后悔。

    “不过我并不后悔,因为我还是逃了出来。虽然中了六翼堕落天使的诅咒折磨和六大炽天使之一的神圣之光灼烧,但是我还是逃出来了。哈哈哈,牺牲整个家族所有人的生命和传承活了下来。”只见面罩人一阵撕心裂肺的狂笑,随后眼眶里竟然涌出了如血一样的泪水,就连指甲也深深的插进了手掌,鲜血一滴滴掉落在身下绿色的泉水里。

    “小子,你想不想拥有无穷的力量,站在世界最高的地方俯瞰众生?”面罩人笑了一阵,突然对站在那陷入沉思的杨凌云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问道。

    “我?我没有想过,我只想按照我父亲的遗愿,好好的活下去。”杨凌云摇了摇头,他看得出面罩人所说的联盟都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的东西一定很珍贵,不然这个人也不会宁愿整个家族的人毁灭也要保住这件物品。

    “活下去?好一个活下去,谁不想活下去!要知道你可是杀了联盟的士兵,一个普通人想要在联盟的追杀下活下来,不是几乎不可能,是完全不可能。我沉睡之前逃到这里时,这个星球虽然统治的时间不长,但也有百年时间了。想必已是完全控制在联盟之下了,就凭你?能活下去吗?”面罩人一阵尖锐的嘲笑后,又再一次轻蔑的说道。

    杨凌云杵在原地面红耳赤,他也不是一个愚笨之人。更何况如今已经知道了此人的秘密,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恐怕马上就会命丧于此。

    正当杨凌云咬牙准备回复时,只见一颗水晶制作晶莹剔透的蓝色珠子漂浮在杨凌云的面前。拳头大小的珠子里仿佛滚动着滔天巨浪,竟然传出阵阵波涛之声。恍惚中惊醒,却又见珠子静静地停在半空,似乎千万年一动不动。

    “这就是那颗叫整个联盟都垂涎的水晶之心,据说掌控着英雄起源的力量,我也是利用它的力量淬炼这天地灵气汇聚的灵液滋润灵魂,否则即使我肉身不毁,神魂也早已灼烧殆尽。从此它只属于你,谁想要得到它,除非将你轰杀至渣再炼化成形。恐怕是丹药之神也做不到了,哈哈哈,吞下吧!”随着一股大力袭来,杨凌云不由自主的张开嘴,那么大一颗珠子瞬间飞入了口中。恢复自由的杨凌云赶紧拍着胸口,仿佛堵住了什么,只觉得浑身呼吸难受。

    “唉,普通人果然还是不行,就让我助你一臂之力。”面罩人说完,一道浓郁的黑雾立即将杨凌云整个人卷入,仿佛风暴一般急速旋转。

    杨凌云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整个人仿佛飞了起来,不知道天地何在。在强烈的失重感中,只觉一股热流顺着口腔想要喷吐而出。但一道黑雾紧紧的包裹着口腔,甚至是鼻子、眼睛、耳朵,整个人就连毛孔都被堵住,让人无法呼吸。只觉得人就要窒息而死,就在杨凌云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突然听到一声仿佛什么碎裂的声音。慢慢的,碎裂的声音越来越大,只听到一声哗啦啦犹如天地撕裂的碎片撞地的声响。一股冰冷的凉爽从杨凌云的胸口扩散开来,顿时整个四肢百骸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爽,让人忍不住大叫出来。

    “成了!这下谁也不能从你身上找到它了,英雄联盟从此将寝食难安,梦魇将缠绕着你们,直到死亡。”随着杨凌云浑身没个毛孔都散发出蓝色的光芒,面罩人一阵得意的狂笑,他知道历史的巨轮将不可阻挡,终将碾碎一切胆敢挡在它面前,阻止其前进的任何敌人。

    似乎刚才动用了巨大的能量,面罩人显得十分疲倦。当亲眼看到杨凌云恢复正常睁开了双眼,面罩人眉心一颗花生大小般璀璨的菱形钻石透体而出。

    “这颗钻石代表着我这一身修为,可惜我终将也只能修炼到这一步了。刺客型英雄再想更进一步难如登天。但即使这样,联盟也要派出两名超凡大师才敢说可以自信杀我。可惜他们天真的认为可以生擒我,让我找到机会逃了出来。”似乎是对自己过去辉煌的战绩骄傲,又或许是留恋这一身的力量,面罩人露出柔和的目光注视着面前耀眼的钻石。

    “钻石中那一丝血脉代表着我这一族的传承,你将代替我成为我血脉唯一的传承,好好珍惜它,因为它将成为你未来王者之路最坚强的凭借。去吧,瓦罗兰家族最后的骄傲。”随着钻石“嘭”一声碎裂,化成点点星光。一根如发丝般的血液像钢针一样飞入了依旧呆滞的杨凌云眉心。杨凌云只觉一阵刺痛不禁闷哼一身,伸手摸了摸眉心却什么也没有摸到。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既入我族,就是我族一员,你就是我瓦罗兰家族的族人了。”面罩人此刻显得更加虚弱,喘息着说道。

    “我叫杨凌云,凌云壮志的凌云。字思远,我父亲告诉我,做事要三思而远虑。”杨凌云下意识回答道,虽然他不清楚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但看到面前的面罩人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死前父亲交代后事的模样。知道对方恐怕是命不久矣,尤其是对方插在胸前的两柄匕首开始顺着伤口流出鲜血。

    “好一个凌云壮志,你父亲说得对。现在的你太过弱小,我也无法再帮你更多,凭你自己,一定要三思后行,谋定而动。这也是做刺客的首要准则,做到一击必杀。这一池灵泉,我将其帮你炼化,作为你日后修炼的补给。离开了家族资源的培养,你的道路更加艰辛。另外这是我一直带着的空间腰带,拥有六个暗格,既能储放物品,也能放置武器。这是费雷尔卓德的一位掌管锻造工艺的半神打造,即使是神器,也依然可以放置在内。可惜我的所有装备用来给它提供力量维系我的肉身了。”面罩人拿出一根细长的腰带,只见上面左右各三颗翠绿色的拇指大小宝石。随着面罩人意念一动,巨石里的泉水全都喷薄而出化为一颗颗犹如丹药的绿色珠子,全部飞入到腰带的一颗宝石中消失不见。

    面罩人做完这一切后一声轻叹,一个沙漏出现在他右手掌中。只见沙漏里的流沙在不停的掉落,很快其中一边的沙子就要完全流到另一头。杨凌云隐约还看到沙漏里有三个类似剑和盔甲类燃烧的小火焰,只是实在太小,杨凌云也不确定那是什么。

    “这是一件次神器,名字叫做中娅沙漏。传说远古时期创世者为了平衡世间万物,将随身佩戴的超神器中娅之戒丢入人间。因为时空战乱,最后中娅之戒损坏,被一位大神重新制作成了灭世者的死亡之帽和中娅沙漏两件神器。随着符文力量的不断探索和水晶枢纽的越发强大,诞生出了两位次神级锻造师,这就是其中一位次神级大师仿制出来的装备。可惜它也承受不住两位超凡大师的倾力一击,而且还是两种相互排斥的黑暗与神圣之力。如果不是我用另外三件次神级装备自燃的力量维持着,它早已破碎。不过此刻,它的时间就像我的生命一样,也到了尽头。”面罩人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为杨凌云述说着这个神秘世界的力量。

    此刻,面罩人已经没有了力量继续漂浮在半天。整个胸口都已经被鲜血染红,整个人萎靡的坐倒在巨石上,满是怀念的看着手中即将走到尽头的沙漏。。

    杨凌云不忍的走了过去,将对方扶起,让其能够坐的更舒服些。

    “杨凌云,我的族人。我最后再请求你一件事,帮我把我的兵器取出来。让我再看它最后一眼,它刺入我的身体,我能感受到它在哭泣悲鸣。可是我已经没有力量将它拔出来了。”面罩人仰头看着杨凌云,此刻他的心愿已了。能够在自己族人的陪伴下,只想在生命的余光里再看看陪伴多年的“伙伴”。

    “你忍着点。”杨凌云咬咬牙,双手握住黑色纹路的刀柄,只感觉左手一阵灼热的疼痛,右手仿佛腐蚀一般的炙热。强忍着双手的痛苦,杨凌云用力将短剑拔出。一股黑色的血箭激射而出,喷了杨凌云一身。两把早已腐烂不堪的短剑被杨凌云拿在手中。

    “嘭!”一声脆响,只见一旁的沙漏破碎成几块,里面的沙子随风飞舞。面罩人虽然带着面罩,但是杨凌云依旧感觉到面罩人口吐鲜血。因为血液顺着面具流淌而下。

    杨凌云见面罩人一动不动,也不伸手拿递过来的短剑。于是将短剑放到他的手上。

    “帮我把面罩摘下来吧。戴了一辈子面罩,生活在黑暗中。我想死前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直面这个世界。”面罩人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如果不是刚吸收了水晶之心改善了体制,加上血脉传承的一丝变化,杨凌云这才听得清说的什么。

    其实杨凌云也很好奇,见他自己都说了,便大着胆子将他的面罩取下。顿时让杨凌云愣在了原地。

    只见面罩下竟然是一个柔弱女子的面容,随着头套的掉落,两个长发盘起的发套竖着。细长的柳眉,漆黑如墨的双眸,笔挺的鼻子下一口殷桃小嘴。只是此时面无血色,嘴角血迹斑斑,满脸憔悴让人心碎。

    “我叫瓦罗兰萨科,你是我成为刺客后第一个见到我面容的人。自我懂事以后就再没有人见过我的真面目,我们被培养成杀手,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们的权利仅仅是给我们起一个名字,之后就再没有关系。有的仅仅是实力,实力代表着在家族的地位。带着面具的我们,时间久了,就连性别也几乎忘记。为了伪装,我们甚至连声音和年龄都可以不一样。除了自己还依然牢记自己的名姓,时刻提醒自己是谁。”仿佛是梦呓一般,平静的语态仿佛午后树下躺椅上纳凉闲聊,迷迷糊糊快要睡着,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安详。

    “我不恨他们,因为瓦罗兰家族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规矩了。杨凌云,别恨瓦罗兰家族,即使今后族人就你一人。也别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任何人,活下去,好好活下去,带着你父母的祝愿,带着瓦罗兰家族最后的希望。真羡慕你”随着萨科声音越来越弱,杨凌云不得不将耳朵贴在她的嘴边。

    “有自己父母的记忆。我的父母又在哪里。”呼吸的声音已经静止好一会儿,直到杨凌云用手指摸了摸萨科的颈动脉,才确认萨科刚才那句话是她死前最后一句话。

    “你放心,瓦罗兰家族的遗憾由我来帮你实现。你在此好好安息吧!”杨凌云将萨科放入到巨石中间的大坑里,随后将自己父母的骨灰盒也放了进去。本来就准备将此地作为父母的墓穴,此刻既然成为了瓦罗兰的族人,拥有了瓦罗兰家族的血脉传承,也算是亲人了,就一起合葬了吧。

    杨凌云叹息一声,随后将萨科的双刀也放了进去,再收拾破碎的沙漏时,竟然在流沙中摸出一块怀表。杨凌云的眼膜上浮现一层蓝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只见一条讯息闪入脑海。

    “始动的秒表。10天后自动变为秒表,秒表:唯一主动—凝滞:让持有者在5秒里免疫任何伤害且无法被选定,但无法移动、攻击、施放技能或使用装备(一次性使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