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有事相求

    一觉睡直接到第二天也不知道几点,我就被一阵敲门声所吵醒。我揉着眼睛,伸了伸腰,极不情愿的起床,走出房间去开门。

    刚打开房门,就听见“啊!”的一声,我被吓了一跳。门外站的正是昨天晚上刚认识的那个姗姗,她正捂着脸蛋把头转到一边尖叫着。

    我看她这个样子,下意识的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道:“姗姗,是你啊,你干嘛捂着脸?”

    只见她把捂着脸的双手放下来一只,指了一下我的下身,又马上把手捂上去,脸瞬间红得跟那什么似的。

    我顺她的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就捂着下身,一下就把门关了,喊道:“你等一下,我穿完裤子再给你开门!”

    喊着,我小跑着回了房间穿上衣服裤子,才走出房间,来到客厅我这才想起胖子。走到沙发前,胖子还打着震天响的呼噜,我朝着那穿着内裤的屁股一下就拍了下去,“啊!”就听到一声惨叫,胖子一下就跳了起来,破口问候了我家长。

    我骂回了他一句,又说道:“姗姗来了,你快点穿好衣服,别露械吓到人家。”

    胖子听完也不说话,在地上捡起衣服在我穿着,而便我走出去给姗姗开门。

    “不好意思啊,刚才睡迷糊了,忘穿衣服了。”我道着歉,把姗姗请了进来。

    姗姗慢慢地跟在我屁股走了进来,我见胖子还还在穿着衣服,一脚就把他的踢去洗漱。又请她在沙发上坐下,给她倒了杯水,自己也进了浴室洗漱。

    几分钟后,我和胖子一同出到客厅,见姗姗只是在沙发上呆呆的坐着,也没动我倒的那杯水。两人走进了过去,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

    胖子递着烟给我,自己也点上一支,便问道:“姗姗,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

    姗姗看了一眼,又看着胖子,说道:“你们不是阴阳先生嘛,我有事想找你们帮忙。”

    我在一旁点上烟,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住这间房,我们昨天好像就跟你说了我们住五楼而已,没告诉你房号吧!”

    姗姗点了点头,说:“嗯,房号是我在你那招牌上看到的。”

    “你要我们帮你什么忙?”胖子在一旁问道。

    我听完胖子说的,正等着她的回答,只见她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压在桌子上,推过来给我们,说:“我想请帮我找这个人。”

    我从桌子上拿起照片,上面照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我看了眼就递给了胖子,便问道:“这是?”

    “这是我哥哥,他失踪了!”姗姗回答。

    “你哥哥失踪了?那你应该报警啊,怎么找上我们阴阳先生了?”我再次不解道。

    只见姗姗突然眼泪就下来了,带着哭腔说:“我过报警了,可是几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那你哥是在哪里失踪的?”胖子突然问道。

    听到这我心想,这不他妈的废话吗,都失踪了,谁还知道是在哪里失踪的,我现在开怀疑我请他来帮忙是不是正确的决定了。

    没想到姗姗却突然来了句:“长白山,我哥哥和他朋友,是上个月一起去长白山旅游,可是到了现在还没有消息,也联系不到他。”

    “要我们去长白山找人,我们恐怕不能胜任。”我想拒绝。

    “这是为什么?”姗姗问道。

    我想了想,回答说:“这请我们去抓个鬼斗个僵尸什么的还行。去野外山上找人,还是雪山,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又不是贝爷,没学过野外求生。”

    听完,姗姗的眼泪流得更厉害了,跟随着哭声就起来了:“求求你们帮我吧…你们要多少钱,我都可以想办法的。”

    我这个人最见不得女生哭了,为难道:“不是我们不帮你,这真的是……”

    “好了,他不帮你我帮你,你就别哭了哈!”胖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打断了我的话。

    “真的?”姗姗依然带着哭腔问题。

    胖子点了点头,说:“真的!他怕死不帮你,胖爷我帮!”说着还瞪了我一眼。

    “行了胖子,你别用激将法了,我帮还不行吗?”我见胖子这样,无奈道。

    只见一旁的姗姗听完马上收住了眼泪,激动笑着大声叫道:“太好了,谢谢你们!”说着居然抱着胖子,在他脸上亲一口。

    胖子一手捂着被亲的脸,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一时间呆住了。

    而姗姗则才想起自己刚才好像过于激动的行为小脸一红低下了头,也不敢看我们了。

    我见气氛尴尬,想缓解下气氛,便马上问道:“那你有没有你哥哥的头发之类的东西?”

    姗姗这才抬起头来,应了声“有!”,从口袋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装一扎毛发。她把袋子递给我,说:“这是我从我哥哥房里收集的头发。”

    我接过那袋子,看着那扎毛发心想,也不一定都是头发吧,男人身上那么多毛发,谁知道是哪里的毛发。不过话说回来,只要是他哥哥的就可以了,其他的无所谓。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我们明天就出发长白山,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在长白山失踪的恐怕…”我有点下逐客令的意思。

    姗姗听完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说着她又顿了顿,吞吞吐吐地说:“那个…我可不可以再求你们一件事…”

    “什么?”我插话道。

    “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块去?”姗姗眼神可怜的一直看着我。

    听她说完,我随即说:“这个绝对不行,我不会同意的!”

    只见姗姗看我这过不了,便拉着一旁胖子的手,撒起娇来,说:“胖子,你们就带我去嘛!”

    那发嗲的声音,听得我都浑身发软,而胖子这时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吻里,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问你吃饱没?”我想逗逗他。

    “我已经洗完澡了!”

    听他回答,我提手就在他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骂道:“一个吻就把你弄得问非所答,这么容易让人收卖,早知道我吻你好了!”

    胖子这才反应过来想敲回来,被姗姗拉住了,姗姗又撒娇说:“我想跟你们一起去找我哥哥,可是他不让。”说着指向了我。

    胖子刚想回答,被我先抢着说:“这件事你就不用说了,别说用激将法了,你就算把三十六计全用上我都不会同意的。”

    而胖子这次好像和我持相同意见,没有理我,对着姗姗说:“这次我站在他这边,太危险了我们不能带你去。”

    姗姗见这次连胖子也不支持她,就只好作罢,又客套了几句,就走了。

    留下我和胖子在沙发上抽着烟,想着要怎么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