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悠悠我心

    城南朱雀大街,上京最为繁华之地,店铺林立,旗风飘展,人头攒动,喧闹非凡。

    吴尚斋就位于朱雀大街的西端,上京鼎鼎有名的首饰铺。

    吴尚斋从前朝就享有盛名,已有数百年历史,特别是其特制首饰,式样精巧,工艺精湛,领各地风潮。大昭太宗贵妃和本朝贵妃这对婆媳最为喜欢他家的首饰,每次宫廷宴会都要佩戴,一时天下效仿,也让他真正成为大昭首饰铺的翘楚。

    中户之家女眷若能有一件吴尚斋的首饰,戴着出门探亲访友那是倍有面子的事情。至于寻常小户之女,聘礼嫁妆中能有一件吴尚斋的首饰那十里八乡都能眼红。

    昨日晚上,谭茵将几个绣花荷包里的金稞子银稞子全部都倒到桌子上,一时稞子滴溜溜地在桌上滚了一会儿,又翻箱倒柜,寻到了一些碎银两。

    谭茵呆呆地看着桌上好一会儿,叹了口气,厚着脸皮去寻谭夫人去了。

    上回许临海送给彦雅的白玉栀子金簪为其特制,而赠送彦敏和谭茵的首饰则是普通之作,已是极为精美。之前彦庭提到李征如今高中进士,出入众多宴席,来往非富即贵,人靠衣装马靠鞍,可不能被人家看低了去,这一身行头怎么也少不了。

    上回给李征做了一身衣裳,缺了块玉佩,纵然知道吴尚斋首饰价格颇为高昂,谭茵咬咬牙还是来了。

    伙计极为殷勤,很是清秀干净,看到一位姑娘进来,本来以为给她自己买首饰,得知她要买玉佩,就引她上了二楼。

    一边走一边问对方多大年纪,做什么营生,平日爱好什么,爱着什么颜色衣服,可有什么喜欢的材质,有什么发簪,等问得差不多了拿出一些玉来。

    “姑娘,这儿有白玉、青玉两种,这白玉来自西域,青玉来自南方,都是最上等的玉。白玉在太阳底下,温润如油脂,质地细密,称谓羊脂白玉,君子温润如玉,配公子再合适不过了。青玉冷冽如松如竹,就像读书人的气节一样,也是极为相配的。这形状有圆形还有方形,雕刻成龙纹。”

    白玉温润光泽,清玉清幽凌冽,都是材质上等的玉佩,图案则是简单的龙形,虽然简单但雕工不凡。谭茵把玩了好一会儿,都下不了决心要买哪个。

    “这什么价格?”

    “均是五十两。”

    东西是好东西,可这价格……

    谭茵看了这个看那个,白玉似乎更好,可自己只有五十两银子,这还是到谭夫人那厚脸皮要了二十两,本来还想着给李大婶再买只簪子。

    “伙计,你给我便宜点吧!这玉是不错,可这图案雕刻还是简单了。”谭茵还价道。

    “哎吆,姑娘,要是雕刻得复杂点可不是这价格。我们吴尚斋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这价格已经是最实惠的了。”

    正在犹豫时,只见一名管事模样的男人过来,请谭茵前往里间,谭茵很是狐疑,跟着管事进了房间。

    房间摆设简单,中间有一桌两椅,朝南靠窗摆着一案几,上有香炉,点着几支香。还有一梅瓶,瓶中斜插了一枝杏花。

    桌上只有一壶两杯,早有一人坐候,抬眉微笑看她进来。

    “坐吧,我今日刚好在吴尚斋,看到你了,就让他们请你过来,希望不会唐突。”杨澈招呼她坐下。

    他今日着一身褐色棉衣常服,不像以前见到的锦袍和官服,很是朴素,鸦羽黑发只用一根乌木簪束起,但反而淡极更艳,越发显得眉目如画。谭茵看了看自己一身桃红色的衣服,绿色的镶边,花红柳绿的,着实像个村姑,不禁生出几分相形见绌之感。

    谭茵和他虽然算不上热络,但是见过多次也不陌生,便大大方方地坐下。杨澈亲手给她沏茶,他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将天青色茶杯端给她,说道:“江浙以龙井碧螺春知名,虽然好但是味道淡了些,你尝尝这福建红茶,性暖浓郁,很适合姑娘家。”

    谭茵喝了口,果然和绿茶味道不一样,入口绵柔馥郁,味道很是好闻,就多喝了几口。杨澈看她似乎很喜欢,微微一笑,拿起茶壶给她继续斟茶。

    “你今日来是买玉佩?可看中了。”杨澈看着她道。

    “看了一些,可还没定下来。”谭茵回复道。

    “等会掌柜会拿一些存货给你,价格也实在。”

    谭茵斜着头打量着他,这样好吗?

    “真不是故意给你便宜。你不知道,吴尚斋在全国各地海外都有矿,金银珠玉等卖到全国各地大商户,价格比在外面这些店铺要便宜不少,他们拿一两件出来很正常,也不损失。今日也是凑巧,我刚好在。”杨澈笑着解释道。

    谭茵刚要开口拒绝,似是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杨澈开口道:“吴尚斋东家与我有旧,这事他们不吃亏,只是赚多赚少而已,于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连这个机会也不给我吗!”

    看他这解释到是在理,就是要沾他光了,拒绝好像也有点生硬

    谭茵思索片刻,愉快地点了点头。

    这时掌事进来,手上托有一盘,盘中放了几块白玉青玉玉佩。

    “姑娘,这几块玉佩与你刚才看的相似,质地还要好些,雕刻的图案也更精美,价格也实惠,均是三十两。”

    那自己还剩下二十两银子,还可以给李大婶买根金簪,分量虽然轻些,可到底是金的。谭茵仔细看了这几块玉佩,果然材质比刚才看的还要更润些,有两块很是喜欢,一块是白玉佩,雕刻成鱼戏莲叶,另外一块则是鹤唳九天青玉佩。阳刻阴刻手法均有,线条流畅,很是灵动。

    “姑娘好眼光,挑了这两块都是极好的,这寓意也好,这鱼戏莲叶求的是家庭和美,吉祥喜乐。至于这鹤唳九天,则是青云直上之意。姑娘要送的人什么年纪,什么营生,平时喜欢什么。”掌事看到谭茵拿起这两块玉佩不停地看,问道。

    杨澈在一边看着两人,并不言语。

    谭茵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说出李征的年纪喜好,隐去他的新科进士等身份,只说他要经常赴宴。

    掌事看谭茵有些害羞,听她说要送给一名青年书生,还要经常赴宴,还有啥不明白的,“这倒让我为难了,这两块都是很好的,就看姑娘和那位公子喜欢哪块了。”

    谭茵更喜欢那块鱼戏莲叶,把玩了很久。

    “姑娘喜欢这块?”掌事问道。

    “嗯,我家就住在太湖边上,我们镇边上就有个大湖,有着千亩莲塘,每年夏天荷花开起来,红艳艳地最好看了。”谭茵答道。拿起玉佩就准备要了,忽然想起什么,问坐在旁边默默喝茶的杨澈道:“如果侯爷挑的话,你会挑哪支?”

    杨澈被她这么一问,先是一怔,又马上回过神来,仔细看了看两块玉佩道:“如果是我的话,这块鱼戏莲叶不错。可若是你要送的这人,他经常去各处赴宴,将来前途无量,他可能更喜欢这块鹤唳九天青玉佩。”

    谭茵明白他的意思,没再言语,仔细把玩两块玉佩良久,慢慢放回那块鱼戏莲叶,拿起那块鹤唳九天,让掌事包起来,掌事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选好玉佩,今日目的已经达到,谭茵便与杨澈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杨澈拿起桌上的坚果剥了起来,问道:“这些日有没有去哪儿游玩,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谭茵说到了霓裳衣坊、汾水春游、状元楼,说到汾水边连绵数里络绎不绝的游人,琳琅满目的店铺,说起状元楼那好吃的四道名菜,那肉嫩醇厚的烧臆子,鲜得直掉眉毛肥美的烤花兰鳜鱼。一时兴起收不住口又说起月色朦胧下天上宫阙般的月华楼,刚兴奋说出月华楼三个字马上就反应过来,只得眼睛一闭转头以手撑额,不敢再直视对面之人。

    杨澈笑出声来,“哦,月华楼也去了。”

    谭茵只好回过头来,轻声解释道:“表哥带我去的。”

    “好玩吗?”

    谭茵看他没啥表示,也放松下来,说道:“真像书中描写的琼楼玉宇,听说月华楼有三绝,我喝到绿蚁酒了,妩娘的琴音远远也听到几声,只是没看到绿腰姑娘的舞。

    刚说完,突然想起表哥好像说过眼前这人也是绿腰姑娘的入幕之宾,自己又说错话了,今日怎么回事,好像与此人犯冲似的,平时自己也算得上谨言慎行,可怎么和他说话像嘴巴没上锁一样。

    杨慎看到她脸露懊恼之色,明白她想到什么,收敛神色道:“以后我带你去看绿腰的舞。”

    谭茵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得轻轻点了点头。

    杨澈看她这模样,知道她有点怕他,心里暗叹口气,看着盘子里剥好的一小堆坚果仁,捡起一颗放进嘴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