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你们两个必须离婚!

    张明浩以为他都已经跪了,也道歉认错了,这事儿应该都过去了,听到陈亮的话,刚放下去的心又悬了起来。

    猛然回过身,双眸血红的瞪着陈亮,咬牙切齿道:“你别欺人太甚!”

    陈亮淡淡一笑。

    唐梦茹夫妇可以不认可他这个女婿,但对方是他的丈母娘和老丈人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而且,上次竟然给他老婆下药。

    陈亮又怎么能轻易的放过张明浩呢?

    只是跪下,道了个歉就想走,岂有那么简单?

    “既然你那么有钱,还找人来对付我,那你请大家喝酒吧。”陈亮淡然道。

    此话一出。

    张明浩和刀疤都愣了一下。

    这算什么惩罚?

    不过,张明浩看了一眼爆满的夜场,一阵欲哭无泪。

    他是有钱,但也不可能有钱到这种地步。

    这一晚上的酒水数字太大了,他也未必承受得起。

    但是,他有得选吗?

    片刻过后,嗨得正疯的年轻人,听到dj大吼着。

    “今晚全场的消费由张公子买单!”

    “尖叫声”

    顿时,整个酒吧嗨翻天。

    连房顶就差点掀翻了!

    陈亮满意的笑着起身,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走向门外。

    忽然回头道:“哦,对了,别忘了,他刚才说过,要让我比他现在还惨,能喘气就行!”

    刀疤又岂会不明白陈亮的意思,咧嘴笑了起来,双眸森冷的看向张明浩。

    看着陈亮离去的背影,张明浩牙齿都咬碎了,双眸里的怨毒快要将他吞噬干净!

    “小子,对不起了,要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刀疤冷哼一声。

    随后,包房里张明浩的惨叫声,被外面因为他买单而暴躁的音乐声和尖叫声所掩盖

    见张明浩已经被打得人事不省,原本还有些帅气的脸,此时,丑得根本看不下去。

    刀疤愤愤不平的吐了一口吐沫,道:“把他送去医院。”

    毕竟,张明浩可是出了四十多万为自己买了一顿毒打!

    刀疤送他去医院也无可厚非。

    见人都出去了,下山虎点燃一根烟,放到刀疤嘴中。

    “刀疤哥,我能不能问问,这亮哥是哪家公子?连你都得这么小心翼翼的。”下山虎疑惑道。

    “他不是哪家公子,只是刚才他饶了你一命,你以为你身手好,还有手下那些人,真能废了陈亮?呵呵”刀疤冷笑道。

    下山虎眉头紧皱。

    对于刀疤这样吹捧陈亮,心中很不服。

    明明是刀疤拦住了他,还说陈亮饶了他一命?

    此时,钢管坠地的声音响起。

    下山虎回过头,看到他刚才用来砸陈亮脑袋的那根钢管,从中间断开,断口处如镜面一般平滑。

    下山虎抽烟的动作顿住了。

    如果刚才刀疤不开口制止,他手中的钢管也绝对打不到陈亮的身上。

    当时,陈亮被白芒包裹住的手指,已经切断他的钢管,还有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卷起裤腿,看向腿上的伤口。

    果然,跟钢管上的切口一样,平整圆滑,到现在还没有愈合,依然在流血。

    顿时,惊骇得一脸呆滞,细思极恐!

    陈亮已经离去近十分钟,而他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最恐怖的是他刚才低头的时候,喉咙处传来一阵细微的疼痛,这才发现,喉咙处也有一道细小的伤口,因为他低头才撕裂伤口!

    而刀疤似乎没有太多惊讶,只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见识过了陈亮一拳能把人打飞十多米远,还亲自体会到了他那恐怖的双腿,只不过是弄断一根钢管而已,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老虎,以后机灵一点儿,见到陈亮一定要客客气气的。”刀疤一脸严肃道。

    “为什么?”下山虎愣怔道。

    刀疤深吸一口烟,吐出浓浓的烟雾,眼神里尽是忌惮之色,这才缓缓道:“我就是他废的!”

    闻言,下山虎夹着烟的手,抖了一下。

    惊骇的看着刀疤,他很清楚,刀疤出事的时候,他老大吴天亲自带人去找对方的麻烦。

    可是

    最后却不了了之了。

    当时,他怎么都想不通,在这座城市,竟然有人能让他老大放弃替亲大哥报仇!

    没想到,竟然是陈亮!

    对陈亮的认知越多,下山虎的内心就越发恐惧,抽烟的手,一直抖个不停

    ……

    赵婉儿听了陈亮的话,焦急的等候在家中。

    几次想拿起电话报警,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陈亮。

    当见到父母回家时,赵婉儿扑进了二老的怀中,美眸泛红。

    看他们二人浑身脏兮兮的,脸上还有伤时,焦急的问道:“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到底是谁这么对待你们啊?”

    谁知,二老连话都没回。

    第一时间把门给反锁了。

    这一举动,赵婉儿非常熟悉,那就是针对陈亮的。

    “爸妈,你们干什么?为什么反锁门?陈亮呢?他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赵婉儿皱眉道。

    “他这辈子都别想再进我家大门!”唐梦茹怒不可遏道。

    随后,不再理会赵婉儿。

    踹了陈亮的老丈人一脚,让他赶紧去厨房给自己弄吃的,整件事情完全就是他搞出来的。

    陈亮的老丈人也不敢有怨言,饿了整整三天,他也想吃东西。

    唐梦茹洗澡去了。

    见二老没有关注着,赵婉儿这才赶紧给陈亮去电话。

    但对方一个都没接,这下赵婉儿开始慌了神。

    要是救回二老,再把陈亮给搭进去,让她这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刚准备报警的时候,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赵婉儿急忙去开,却被唐梦茹给拦住了。

    “不准给他开门,我说过,他不准再进我家大门。”唐梦茹厉声道。

    “妈,您这是干嘛呀?陈亮救了您,您这样对他,良心过意得去吗?”赵婉儿皱眉道。

    不顾唐梦茹的阻拦,打开了门。

    看到陈亮安然无恙时,赵婉儿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是能放下了。

    “陈亮,你没事吧?”

    赵婉儿神色焦急的查看着陈亮,他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势。

    只是,整个人看上去比较疲累一点。

    陈亮撑着疲惫,给了赵婉儿一个温柔的笑容,道:“放心吧,老婆,我没事的。”

    他的转换技能时间早就到了,人也累得不行,还好白天没使用过技能,不然,今晚这一关未必那么好过。

    而且,刀疤是真的被他给吓破胆了。

    否则,一场恶战是免不了了。

    赵婉儿红着眼眶,扑进了陈亮怀中。

    他那么全心全意的为自己,为这个家,自己竟然还怀疑他跟别的女人纠缠,真是太不应该了。

    陈亮轻轻拍着她的背,笑道:“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嘛,对了,爸妈回来了没有?”

    他也不太确定,抛弃他独自离开的二老,现在有没有回到家。

    一道厉喝声回答了他。

    “王八蛋,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家!”

    那熟悉的口吻,除了唐梦茹,不可能是别人。

    陈亮心中一阵无奈。

    这个老娘们儿,怎么那么不识好歹?

    自己救了她,居然还这样说自己!

    唐梦茹刚还在赵婉儿旁边,她刚才是转身进客厅去拿笤帚了!

    所以,陈亮才没看到她。

    唐梦茹扬着手中的笤帚打向陈亮,怒不可遏道:“滚!”

    “你马上从我家滚出去,老娘不想再见到你这个王八蛋!”

    “明天一早,你们两个到民政局离婚!”

    此话一出,赵婉儿懵了。

    此时,陈亮的老丈人也从厨房探出脑袋,阴沉着脸,撺掇道:“对,离婚,你们两个必须离婚!”

    陈亮站在家门口,双眸冷冷的看着二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