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四头四香

    “并爷爷,我跟姐姐可都没有进去过。”杜小禹闻言急忙回道,撇清了姐姐、自己和这件事情的关系,还用手指悄悄地点指着屋内。

    看着杜小禹的手势,并老者心中一惊,难道屋内有其他的人!

    “啪!”

    唯恐屋内之人破坏了他屋内摆放着的东西,并老者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把就将手中吃饭的家伙扔到了地上,也不怕摔坏了的冲进了屋内。

    并老者一进屋就看见了晨风伫立在里屋内的影子,那是里屋内的壁台上边缘处放置着的两盏油灯映照出来的。

    并老者移动着脚步,来到两个屋子间分割的门口,从这里可以斜斜的看到晨风的背影。

    看着里面昏昏暗暗,显得陌生的背影,并老者心中警惕,口中几分不悦的质问道:“你是谁?”

    屋子外面的杜小薇听着屋子里面并老者带着怒气的语气声,扭头就对自己的弟弟杜小禹说道:“看吧!并爷爷生气了吧。”像是在意思着,这就是你拉着我的后果。

    杜小禹听着憋嘴郁闷,“这关自己什么事,”心中还想说道:“这人不也是姐你带过来的嘛!”

    屋子内,晨风听着并老者的询问声,放下了手中的香炉,静静地转过身来。

    “谁让你……”

    看着晨风放回香炉,并老者当即就想大吼,谁让你动我香炉了!

    “啊!”

    却见晨风转过了身来,还没待晨风有任何动作,并老者就啊的一声惊叫了出来,并张大了嘴巴。

    “并爷爷,怎么了?”

    杜小禹和杜小薇闻声急匆匆的就冲了进来,听到并爷爷的这个叫声,他们还以为晨风对并爷爷不利了。

    可急着进门一看,里面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并爷爷只是和那个少年在直直的对视着,除了开始的那个叫声,场面十分的宁静,似的急冲进来的杜小薇和杜小禹姐弟两也怔静了下来。

    并老者两难的看着晨风那余光下的脸颊,心中翻江倒海,难以平静,脑海中也是翻云覆雨,难以想象。

    这个正面的身影,还有这张少年却莫测情绪的脸颊他太熟悉了,不可否认的说,他曾经在城主府的府门口见到过,还不止一次。

    “公、公子!”

    不知道什么情况,并老者颤颤巍巍的对晨风叫了一声,然后对着晨风跪拜了下来。

    杜小禹和杜小薇直接长大了嘴巴,不知其其中的所以然,心中同时想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进来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做过,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并爷爷和对面的那个少年好像也没有说些什么别的话,可并爷爷怎么就跪下了呢?

    既然并爷爷都跪下了,杜小薇和杜小禹也不好再站着,姐弟两不知所然的跟着并老者跪了下来。

    “你认识我?”

    晨风有些不明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并老者,疑惑的开口问道。

    他疑惑的原因是,如果并老者是认识他的话,那他还知道并老者因为什么原因而跪,可他们因该是不认识的才对啊!

    晨风还记得他在水城的北城门口和并老者是见到过的,那时并老者找上水静芸,就是从他旁边走过去的,要是并老者认识他,那个时候不就已经认出来了嘛。

    “公子,小老儿在城主府的府门口见过您两次了,多谢公子为静芸大人和水寒汝城主一家人报仇雪恨,您能来小老儿这里,小老儿着实没有想到,刚才有所冒犯,还请公子见谅!”并老者拜着说道。

    听其意思,并老者早就认识了晨风,那么,原来在水城的北城门口并老者并不是不认识晨风,也不是他认不出晨风,而是他没有看见晨风,他当时的眼中只有着水静芸一个人,再没有其他人的意思。

    不过这也不奇怪,寻觅了多年的人,突然有相似模样的人出现在了眼前,总会专注会神到一点的,可以理解,在理所当然之中。

    “没事!你们先起来吧!”晨风看着跪着的一加二三人说道,他可不会为这么一点小事而感到不悦,更何况并老者的不悦是有原因的。

    杜小薇和杜小禹姐弟二人闻言很听话的站了起来,可是并老者却是不愿,他道:“公子,小老儿跪着就是。”他想到自己进门时对晨风的语气和态度,就已然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了。

    “好了,你先起来吧,我来找你是有事情的。”

    晨风再次说道,直接直言出了此行而来目的,不拐弯也不抹角,那样太浪费时间了,他还要赶在今天之前出发达到下一个城池呢。

    并老者一听有事情,急忙站了起来,对晨风请道:“公子有什么事情请直接吩咐就好了,小老儿一定办到。”并老者以为晨风说的事情,是找他来办事情的。

    “你先去收拾东西吧!”晨风也不想浪费时间去解释什么,仿佛真要让并老者去办事情,还要出远门一样。

    并老者也不过问晨风要他去做什么,径直的就走进了里屋去收拾东西去了。

    杜小薇和杜小禹姐弟俩怔怔的看着忙碌起来的并爷爷和安静宁人站着的晨风,他们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很快,并老者就收拾完成,干净麻利,背了个小包来到晨风的面前,道:“公子,我们出发吧!”

    办事情,还要收拾东西,肯定是出远门,那得及时出发才行,晚了出发的话,就得去走天黑以后的路了,并老者是这么认为的。

    “走吧!”晨风简便的说道,还伸手拿起灵玄龛里面并老者为水静芸立着的长生位。

    “公子,您这是?”并老者有些疑惑,他想问公子这是要干什么,怎么还拿走静芸大人的长生位!

    “走吧!”晨风懒得去说明,还是同样的一句,带着水静芸的长生位就向门外行去。

    并老者这一刻的脑海里翻来覆去无法平静,他拜了这么多年的为静芸大人竖立的长生牌位,就这么的被公子给带走了,他不知道该阻止,还是不该阻止。

    如果是恶人的话,他想都不想就已经动手了,哪怕是拦不住,那也要拼上老命的试一试,可是晨风在他的眼里不是,不然也不会做了那么些事情。

    要论谁为静芸大人做的多,并老者可以很自愧的说,公子做的任何一件事情的百分之一,都是他无法做到的。

    公子什么样的人他不清楚,可公子做的事情他却是知道,公子现在要带走他一直尊拜了多年的静芸大人的长生位,他就算想着,也不会去阻止,因为他目前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公子是在为着静芸大人着想,为静芸大人好,并且还是直接性的。

    而他,只能做上一些被动且又简单的事情,四处盲目的找人,如大海捞针,在家竖立长生位,如实的说,那牌子还是他自己做的,竖的到底对不对,他自己都不知道。

    并老者突然有种猜测,他猜想到,可能是他做的长生牌位中有什么问题存在被公子给发现了,所以公子才会带走。

    这么一想,并老者瞬间就悟出了很多,赶紧起步,想要跟上晨风的步伐,找机会问一问实情。

    因为,长生牌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其中却承载了很多不为人知神秘,它是可以助人,可也是可以阻人的。

    并老者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盲目而害了静芸大人,他当时就是不知该怎么去报恩,最后没有想法了,才选择盲目的为静芸大人竖了一个长生的牌位。

    而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怎么去祭拜这代表长生的牌位,他就是每天早晨一把香,三个头,接着中午一把香,三个头,到了晚上一把香,三个头,最后半夜一把香,三个头。

    除了磕头中间是有间隔的外,可以说上一把的香烟是接着下一把的香的,香烟就一直没有断过,香灰也几乎是每天晚上都得一倒。

    在经过杜小薇和杜小禹姐弟两的时候,并老者留下了一句,“你们两先回去吧,回去告诉你们的娘亲,并爷爷要出几天远门,回来了再去找你们。”

    “哦!”杜小薇和杜小禹答应了一声,得到姐弟两的应答后,并老者的身影已经走出了房门,跟随着晨风的脚步而去。

    杜小薇和杜小禹姐弟两对看了一眼,到现在他们两都还没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次并爷爷走了也没有将他们赶出房门,甚至这还是要将这房门留给他们来关的样子。

    “姐,你说并爷爷为什么要急着跟着那位公、公子走啊?”杜小禹有些不习惯这个称呼的问道。

    杜小薇想了想,道:“因该算是转移报恩吧!”

    “转移报恩?”杜小禹愕然,这是个什么鬼!转移目标他是知道,可转移报恩是啥!

    “转移报恩,你可以理解为就是换了一个报恩人物的意思。”杜小薇解释道,转移报恩是她刚刚自己刹那间想到的,最合适这里的词语。

    “姐,你的意思是说,并爷爷把报恩的目标从静芸大人换成公子了?”杜小禹诧异的看着杜小薇。

    “嗯!”杜小薇点头,“是这个样的。”

    “可是为什么啊?”杜小禹不可置信的困惑了起来,“并爷爷要报恩的人不是静芸大人嘛,现在静芸大人都还没有找到,怎么报恩的人就换了!”

    “你笨啊!”杜小薇敲了一下杜小禹的脑袋,说道:“并爷爷不是给我们讲过几个关于公子的那些故事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