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今日早安任务已达成

    季少一动情地回应她一番过后,抱着她一个转身,就将人放到了洗手台上。

    在氤氲热气的蒸腾下,郎乔白皙的皮肤很快就泛起了粉,漆黑的眸也早已没了清醒时的清明,反而带着一丝迷离的醉态,直勾勾地望着他。

    像一只勾魂夺魄的狐狸,毫不吝啬地向他散发着魅力。

    勾得季少一轻笑一声,声音也变得愈发低哑,附在她耳边轻声诱哄道:“乖,叫老公。”

    即使已经趁她睡迷糊时骗她叫过无数次,他也还是想听她在清醒时叫一声。

    不用想他都知道,一定很好听。

    郎乔双手攀附着他的肩膀,即使早已经做好了满足他各种恶趣味的准备,也还是羞于开口。

    只能偏头重新吻上去,带着些许的强势和急切。

    季少一却偏头躲过,沾染了爱欲的双眸愈发幽深。

    “急什么?”他揶揄一笑,耐着性子道:“叫声老公,我就教你怎么哄我。”

    郎乔的脸早已经红得不像样,却还倔强摇头,死咬着牙关不肯开口。

    季少一也不着,耐心操作了一番之后,把她攀附在自己肩头的手一拍,浴袍腰带一系,揉着她的脑袋就来了句:“你乖乖洗澡,我先出去了。”

    而后一转身,走的干脆利落,毫不留情。

    被撩起了一身火的郎乔:“……”艹。

    她一脸风中凌乱地坐在洗手台上,满脑子都是:他变了……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整天要人哄的狗男人最讨厌了!

    气得她当场就跳下了洗手池,落地时还差点因为腿软没站稳。

    心不在焉地冲了个澡之后,她习惯性地伸手拿浴巾,却摸了个空。

    她一脸懵逼地抬头,就看到……

    她的浴巾被叠得端端正正,放到了浴室里最高的架子上。

    郎乔:“……”

    她现在不止是心痒了,手也他妈的非常痒!

    跳了两次都没能够到之后,她果断放弃了这种自取其辱的方法。

    季少一正琢磨着摆一个怎样的骚姿势来勾引刚出浴的她,就听到‘啪嗒’一声,浴室的门开了一道小缝儿。

    郎乔从门缝里探出了一颗小脑袋,欲言又止了半天之后,才不情不愿地来了一句:“过来。”

    季少一侧着身,单手支着脑袋,那明知故问的语气听起来格外欠打:“干嘛?”

    郎乔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帮爸爸拿一套睡衣!”

    不仅丝毫没有求人办事应有的态度,反而还奶凶奶凶的。

    萌得季少一不自觉就勾起了唇角,哪壶不开提哪壶道:“架子上不是有浴巾吗?”

    被戳到痛点的郎乔脸色一僵,顿时更凶了:“我够不到!”

    那满脸都写着想杀人的样子让季少一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她没有衣服穿不好意思出来的话,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奇幻

    他慢悠悠地站起身,三两步走到浴室门口,抄着手往门框上一倚,满脸揶揄道:“你叫声老公,我就帮你拿。”

    郎乔:“……”

    在心里默默对比了一下裸奔和叫老公的羞耻程度后,郎乔果断选择了后者。

    她清了清嗓子,还没开口脸就已经涨得通红,一脸难为情道:“你凑过来点。”

    季少一很配合地弯下腰,就感觉自己的耳根一阵酥麻,郎乔在他耳垂处落下轻轻一吻,欲言又止了一会儿之后,才低声叫了句:“老公。”

    不同于迷糊状态下的软萌可爱,她此刻的嗓音像冬日的霜雪一般,冷淡清冽,呼出的气流却潮湿温热,与他的呼吸暧昧地交缠在一起,性感至极。

    季少一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两下,偏头就要去吻她。

    郎乔却报复般地缩回了脑袋,眨巴着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道:“你还没给我拿衣服呢。”

    下一秒,她就感觉一股大力袭来。

    季少一手上一发力,就把门缝又开大了些,而后他侧身而入,单手就把郎乔摁到了门板上,恶劣一笑道:“不拿了。”

    郎乔:“???”

    “反正穿了也要脱。”

    ……

    总之,没等季少一逼迫,郎乔就已经在心里痛下决定:从此以后,她再也不理魔王了!

    见到他都要躲着走!

    谁理魔王谁就是傻逼!

    第二天一早,早起了一个寒假的郎乔破天荒地睡到了日上三竿。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纳闷自己的闹钟怎么没响时,就看到季少一一身清爽地推门进来,手上还端着份早餐。

    目光与她相触的一瞬间,他就不自觉地笑弯了眼,把早餐往床头一放,伸手就捏了捏她的鼻子道:“起床了,小懒虫。”

    郎乔被他微凉的指尖冻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要往后缩。季少一却不依不饶地追上来,就势往床上一滚,再双手一揽她的脖子,凑到她脸上就吧唧了一口道:“早安,老婆。”

    刚睡醒的郎乔还有些懵,下意识地就往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之后,才哼哼唧唧地回了他一句:“早上好~”

    她的声音闷闷的,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沙哑。

    听得季少一呼吸一滞,脑子里全是她昨晚一遍遍地叫老公的模样。

    于是他回味一笑,食指抵住了她的唇道:“不要总说早上好。”

    “那说什么?”郎乔眨巴着还没完全睡醒的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季少一最见不得她这副憨憨样,伸手就把她的小脑袋摁到了怀里,狠狠地盘了一通之后,才用浸着笑的声音道:“乖,要说老公昨晚真棒。”

    郎乔:“……”

    又抱着她胡闹了一通之后,季少一才终于恋恋不舍地起身,将他每天睡醒后智商都要加载一段时间才能上线的憨憨老婆抱到了卫生间,刷牙洗脸的一顿折腾。

    郎乔也是真的累惨了,智商加载的时间比以往都要长,全程都一脸懵圈地坐在洗手台上,享受他的服侍。

    刷完牙洗完脸之后,季少一把人往洗手台上一摁,就来了记深吻。

    一直到他家小姑娘气都要喘不过来了,他才模仿了一声‘叮’的音效道:“今日份早安吻任务达成,可以去吃饭饭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