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诡象纷呈

    这是薇儿最后的三篇日记,内容都是关于一个德鲁伊的。

    遗忘国度世界观下的德鲁伊,绝大多数都是偏向善良,或者守序阵营的。

    致力于维护自然平衡的他们,遇到火灾,旱灾之类的灾害时是不太可能袖手旁观的,顺便救下薇儿他们的性命也很符合逻辑。

    只不过无论是祭祀中突然出现又消失的神秘气息,薇儿表现出来的诡异举止,还是这本被藏在酒窖墙缝中的笔记本,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夏洛克:

    那个偶然出现的德鲁伊可能并不偶然;

    这个看似正常淳朴的小村庄,也并不简单。

    好奇心驱使着夏洛克再一次回到了祭祀的现场。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切诡异的源头很可能就隐藏在此处。

    只是整个场地既没有魔力流动,也没有隐形的空间,更没有结界存在,他的一切感知手段都没有能发现任何异常。

    要么就是他想多了,这个村子其实很正常。

    要么就是对方的手段太过高明,隐藏的太好。

    第一种可能夏洛克根本无法说服自己;

    第二种可能则让他的好奇心更加狂乱的滋长了起来。

    这个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是什么人,用了什么手段?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正当他百爪挠心之际,一道火光突然直冲而来。

    燕返!

    夏洛克向后一跃,金色的手里剑已然握在了手中。

    “应澜,你发什么疯!“他已经看到了偷袭者。

    “夏洛克,跟我认认真真打一场,这次我一定要打败你。“变成炽焰咆啸虎的应澜浑身升腾着明亮的火焰,将整个夜空都照亮了些许。

    “抱歉,没兴趣。“夏洛克现在实在没心情和别人PK。

    “那可由不得你。“

    火焰笼罩着应澜的身影,在空中画出一条炙热的直线,眨眼间就突进到了夏洛克的面前。

    “好快!“夏洛克心中惊呼道,圣龙之焰瞬间透体而出。

    炎爆拳!

    金钩臂!

    双拳相交,两人上午在国王十字站台上的对决再次上演。

    只是这次,结果完全倒了过来。

    夏洛克被这一拳轰飞了出去,应澜却稳稳的站在了原地。

    “你的力量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夏洛克语气中的好奇更甚于惊讶,甚至连被突袭后应有的愤怒都被压了下去。

    “怎么,害怕了吗?“应澜桀骜的笑道,脑海中已经想象起了对方向他求饶的样子。

    “害怕?能打的到我再说吧。”夏洛克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眼睛一眨就变成了梓猫形态,瞬间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夏洛克,你有种别跑!”

    应澜的怒骂声从身后传来,夏洛克却根本不想理会。

    刚才出声询问的时候,他悄悄的使用了思维侦测。

    同为德鲁伊,不需要预知之眼,他的智力就足以成功读取应澜的想法,也从而得知了对方短时间内变强的原因。

    “是那个神秘德鲁伊留下的秘宝吗,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人找到了?”夏洛克心中隐约有了一丝头绪,一时间却又理不出来。

    他迫切的想要找其余几人交换一下信息,一路疾行下是先找到了清璇所借住的村长家。

    同行的七人中,清璇看上去似乎最聪明一点,很有可能跟他一样已经发现了这个村庄的诡异之处。

    “我再说一遍,我要休息了……”清璇不耐烦的说着,抬头一看,见走进房间的是夏洛克,就有点惊讶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经过长时间的练习,夏洛克的阅读理解水平已经相当高了,瞬间就意识到了对方前半句话里的意思:“难道还有其他人会来吗?”

    “额……没有!”清璇表现的有点惊慌,也有点羞涩,连连摆手道:“没有,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找我。”

    “好吧,我来就是想来问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夏洛克坦然问道。

    “奇怪的事情,你有什么发现吗?“清璇反问道。

    “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

    “哦,我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过这个村子的人好像都挺热情的。“清璇说到‘热情’两个字的时候,脸突然红了起来。

    “是挺热情的。“夏洛克已经读取到了对方脑海中的画面,再联想到自己的遭遇,硬要说他们是‘热情’倒也可以。

    告别清璇,夏洛克又联系上了琥珀。

    只不过对方似乎有事在忙,报了一个坐标之后就直接挂断了通讯。

    他跟着坐标来到了目的地,看到琥珀正端坐在一张石椅之上,身前则是一个长达十数米的队伍。

    “水,树,雨,很有趣的组合牌。”

    “莉莉艾女士,你和你的心上人有什么误会吗?”琥珀眯着眼说道。

    “嗯,我和他……”琥珀前面的女孩欲言又止,最终只有问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水牌,象征打开他人心扉的力量;

    树牌,象征成长与发展;

    雨牌,象征最后终究会好转。“琥珀一张张解析着。

    “我们会和好吗?“女孩听到‘好转’二字,立马兴奋道。

    “当然,感情的发展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只要你们坦诚相待,一切的误会和争吵都只会让你们拥抱的更加紧密。“

    “嗯!我不会放弃的。“女孩的眼神坚定了许多,掏出一把金币就撒在了桌上:”谢谢你,琥珀大人。“

    “没事,只愿你的青春能够不留遗憾。“琥珀微微一笑,衣袖在桌上一抹,上面的金币就尽数收进了口袋中。

    看到少女离去,夏洛克立马插队坐了过去。

    “请问,这位冒险者想问什么?”琥珀开口说道。

    “我想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随意窥视他人的思想,没想到你还是那么粗鲁啊,冒险者。”琥珀淡定的说道。

    “额,抱歉。”夏洛克不由愧疚道,侦测思维被受术者当场戳穿,负罪感尤其强烈。

    “践踏他人的意志和尊严,区区一句抱歉可不够。”

    “那你想怎样?”

    琥珀伸过来一副塔罗牌:“抽一张吧。”

    夏洛克这次没问要不要钱,随手就抽出了一张牌,牌面是一只雷虎。

    “有趣,雷牌,象征狂怒和欲望,却也蕴含着新生的契机;若能不迷失自己,便能有幸运的发展。“琥珀解读道。

    “额,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占卜费5000金币,承蒙惠顾。”琥珀微笑着说道。

    要是照以往的性子,夏洛克是绝对不会出这个钱的。

    但是此时的他却如洞房前的新郎,火都快烧遍全身了,顶门的伴娘要一个红包这个简单的要求,自然是一口就应了下来。

    收了钱,琥珀的面色瞬间好看了许多:“要说奇怪的事情也没有,就是这个村子的村名好像都挺有钱的。”

    “多谢。”

    得到了琥珀的信息,夏洛克终于将脑海中的那一丝头绪缕了出来。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该怎么找到那个幕后黑手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