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一切照旧

    “威廉三世死了?就这么死了……”哈吉县政府内,华夏东岸共和国驻欧全权特使盛德鸿放下了手里的情报,有些意外地感叹道。

    威廉三世是英格兰国王,对法国充满仇恨,一直以来都在矢志不渝地针对路易十四,为此不惜与东岸人和解,不再记挂当年东岸人力挺共和派,让他无法身兼英、荷两国元首的旧恨。前次的反法同盟战争,这次的第二次反法同盟战争,可以说威廉三世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每次都是他力排众议,说服了自己的妻子及大臣们,然后在国会里慷慨陈词,最终让议员老爷们认同他的观点,认为这对英格兰有利,最终促成了英国参战。

    现在威廉三世病逝,英格兰国内会不会出现什么变化呢?这是其所有盟友都在担心的事情。比如,丹麦人就已经将海军撤回了挪威卑尔根港,他们本小力弱,实在经不起外界风雨的剧烈变化。即便是实力强大的联合省也对威廉三世的去世深感疑虑,他们在第一时间派了一个高级别的使团前往英国,借参加威廉三世葬礼的机会,探听一下该国的政策是否有所转向。另外,有意思的是,路易十四也很关心英国局势可能会出现的变化,他砸下了大笔资金,重金收买情报,同时试图与英国方面暗中接洽,但未获成功。

    盛德鸿接到消息时已经是威廉三世去世一半个月以后了。虽然铁公馆方面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无奈路途遥远,传递消息费时,盛德鸿最终得到消息竟然比但泽、里加那边更晚。

    虽然得到消息晚,但盛德鸿仍然对其进行了分析。首先,他并不认为英国会退出战争,因为这样得不到任何好处,是一笔亏本生意。只有继续参加战争,并坚持到最后,取得胜利,才有可能让前期的投资得到回报——无论是政治上的还是经济上的。

    其次,他也不认为英国会被法国拉拢过去,相信路易十四也不会如此天真。英国人对待欧洲大陆的政策是一贯的、是连续的,这源于岛国心理,又加入了经贸因素。当年西班牙鼎盛时期,英国人就敢顶着其压力抢劫西班牙商船,以至于引来了无敌舰队。后面三十年战争时期,英国人加入了新教一方打击欧陆实力最强的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法国崛起后,又迅速调整了与荷兰的关系,全力怼法国。未来如果法国衰落,德意志地区有哪个强权崛起的话,他们还能联合法国去打德意志人。总之,即便威廉三世去世,继任者也会坚定打击法国的决心,以免其称霸欧陆,吞并更多的土地和人口。

    第三,这些年英国工商业发展迅猛,国内各类工业品的产量逐年递增。他们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可以稳定销售工业品的市场,这个法国人给不了,但荷兰人可以给,在德意志地区极具影响力的奥地利人也可以给。从这个角度来说,英国人真的没理由跳到法国一边,未来利益不明确,风险太大。

    综合这几个方面的因素,盛德鸿认为事情不会有什么实际性的变化,目前正在进行的战争会一切照旧。南尼德兰的英国陆军不会走,正在大海上游弋的英国舰队也不会返回军港。好吧,或许有的人会先回去!在这份情报的末尾,提到了马尔巴勒公爵丘吉尔已经离开了南尼德兰前线,火速返回伦敦,这让盛德鸿想起了很多事情。

    丘吉尔这个人,其家族原本是铁杆的保王党。在国王被送上年断头台后,因为种种打击,家业开始慢慢衰败,这是当时残存的各路保王党人或者说传统保守贵族的正常轨迹,即政治上受打压,经济上又与时代严重脱节,偏偏社会上物价飞涨,很多贵族甚至都无法维持自家的体面生活。

    丘吉尔17岁参军时,家业并不好,父亲卖掉了很多地产维持生活,供他接受教育。但他对学习没有太大兴趣,于是便参军去了,不过在军中名声也不咋地,生活放荡,花天酒地。但幸运的是,因为裙带关系,他得到了国王查理二世的赏识,成了他的近臣。而且查理二世个性随和,为人宽容,是个很好相处的君王。有一次,贪花好色的丘吉尔摸上了查理二世情妇的床,而且还倒霉地被国王给堵在了卧室里,不得不跳窗逃走。查理二世知道后并没有怪罪丘吉尔,反而对左右笑着说道:“我并不怪他,他找情人恐怕也是生活需要。”

    丘吉尔当时对王室比较忠心。而且他作战勇猛,足智多谋,屡建功勋,很快就获得连续提升,国王詹姆斯二世对他也十分器重——能不器重么,一起流亡国外的情分在那摆着呢。法军元帅蒂雷纳子爵也对他很是欣赏,认为他必成大器,但路易十四认为此人虽然勇敢,但过于沉湎宫廷社交生活,是个小白脸一般的人物,日后难成大器。

    1678年,丘吉尔被与在贵妇圈子里人脉深厚的萨拉·詹宁斯结婚,1682年被封为埃蒙斯男爵。光荣革命时期,这厮狠狠捅了国王詹姆斯二世一刀,宣布站在奥兰治亲王威廉三世一边。詹姆斯二世怎么也想不到丘吉尔会背叛他,且还带着部队投降对方,当起了带路党。威廉三世坐稳王位后酬功,丘吉尔被封为马尔巴勒伯爵。

    但丘吉尔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在上一次反法同盟战争中的爱尔兰战场上损人利己,坑害友军,同时残酷对待爱尔兰的贵族们,引起了威廉三世的警惕,从而解除了他的职务,甚至一度被囚禁在伦敦塔中,后来靠他妻子去向威廉三世求情才得以释放,但此时他仍然没有任何职务。

    1694年,威廉三世的妻子玛丽女王去世,丘吉尔夫妇二人因为参与调解安妮公主与威廉三世之间的矛盾而再度得宠。尤其是丘吉尔的妻子詹宁斯,与安妮公主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性格软弱的安妮受詹宁斯影响很大,甚至一度被她暗中影响和操纵。

    可以想象,现在威廉三世死了,安妮女王即将登基为王,素来没什么主见的她会在丘吉尔这个仇恨法国的战争疯子——当年流亡国外时,此君曾参加过法军,但因为外国人的身份而一直不得升迁,且多遭法国人奚落——的影响下,肯定会继续坚持战争的,英格兰的海陆军,仍然将和法国人继续战斗!

    盛德鸿丢下了手里的情报,没什么看头了,一切都将照旧。与其把精力花费在那上面,还不如多思考下如今奥斯曼帝国在东线搞出的事情会对欧陆局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艾芬迪这个宗教狂人,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但他主动挑起的“圣战”客观上帮助了法国人,是得好好合计一下了。

    其实前任特使蔡盛国在职期间就对费祖拉赫·艾芬迪此人非常厌恶,认为这人不可理喻,满脑子圣战思想。为此,他动用了在奥斯曼帝国的不少资源,消耗了大量人情,与名门科普鲁卢家族合作,打算把这个人搞下去,恢复帝国的正常秩序。

    彼时已经开始明显衰落迹象的科普鲁卢家族推出的候选人是阿姆卡·扎德·侯赛因·科普鲁卢帕夏。此君1655年出生,是科普鲁卢家族这一代剩余成员中的佼佼者。年轻时在匈牙利与奥地利人厮杀过,至今家里还保留着德意志某位倒霉贵族的家徽和旗帜,后来所在部队被欧根亲王的奥军击溃,指挥官被处死,身居中层的侯赛因也遭到牵连,被解职后回到保加利亚担任地方官员,开始走政务路线。

    东岸人与科普鲁卢家族的合力一开始起到了奇效,逼迫大教长费祖拉赫·艾芬迪放弃了大维齐的职务,侯赛因得以走马上任,成为帝国宰相。随后,侯赛因大维齐便开始整顿被艾芬迪搞得一团糟的军队和地方——艾芬迪在任期间只管打仗,对下面人各种让利和许诺,不管合理不合理,同时为了筹集军费对地方上的经济破坏也很大,东岸顾问火冒三丈,纷纷辞职不干。

    侯赛因秉政后,第一步就降低了包括烟草、咖啡、肥皂等数百种商品的消费税。战争期间,这些商品税收涨了两倍,老百姓苦不堪言,已经到了不得不废除的时候了。随后,他又与东岸人合作,在哈吉铸币局提供的新一笔四百万第纳尔贷款的帮助下,稳定了国内千疮百孔的金融局势。

    侯赛因大维齐还减免了战争期间人民拖欠的苛捐杂税,使得农民敢于重返土地,商人敢于重返市场,整个国家的经济开始慢慢恢复,与艾芬迪主持大局时那种涸泽而渔的方式完全不一样,许多人都交口称赞。

    经济方面的改革固然困难重重,但只要有决心,有能力,说实话还是可以进行下去的。但针对军队的改革可就不同了,这里是改革的深水区、死亡区,一着不慎就有可能出大事!但科普鲁卢家族的人比较够胆,历史上多次改革军事系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但依然我行我素地进行下去,这次侯赛因也不例外。

    此君首先拿著名的加尼沙里军团开刀!他核查各部的工资名册,遣散了不能履行战斗职责的人,然后从贫穷的安纳托利亚高原招募了大批能吃苦耐劳的农民取代这些人。此外,原先征召工匠到部队临时服役的制度也取消了,因为这其中存在大量的舞弊行为,很多所谓的工匠基本啥也不会。

    通过这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上次战争中曾一度膨胀到七万人的加尼沙里军团总人数飞速下降,目前已不足三万四千人,且还是在包含了不少东部贫苦农民新兵的情况下。但战斗力却不减反增,因为原来的七万人里,据说真正能战斗厮杀的不过就一万多,其他都是摇旗呐喊凑数的。

    斯帕西骑兵也得到了整顿,大量不合格人员被剔除,吃空饷的军官被处死或流放。侯赛因请求苏丹免除了斯帕西骑兵的许多税收,让他们有一定的经济能力招募家臣和侍从。招募来的家臣和侍从集中起来,交由桑贾克贝伊训练,训练期间费用由政府支付。侯赛因还特别要求,斯帕西骑兵的各级军官不得因为寻贿无果而开除属下,这在过去一个世纪里是非常普遍的行为,屡次遭整顿,但过后总是又死灰复燃。

    侯赛因帕夏还改革了海军。这是个比较现代化的兵种,与东岸人的联系非常紧密,大量军官都有过东岸留学经历,总体而言比暮气沉沉的陆军要强太多了。但其仍然存在很多问题!

    侯赛因以克里米亚半岛的卡法城为抵押,从东岸的新大陆友好互助银行贷款两百五十万第纳尔,定制了大量适合地中海实际海况的风帆战舰,以取代那些越来越不合时宜的以桨为动力的战船。

    海军舰队被分成若干个支队,每个支队由一个贝伊管理,他负责指挥每一艘船只,确保每个人都能领到军饷并接受训练,每艘船有充足的军火和物资供应,一举解决了几十年来困扰海军的几个难题。

    在东岸人的强烈建议下,侯赛因决定在海军总司令和舰长之间设立总参谋部,总司令的三个主要助手海军少将、海军中将和参谋长都进入了这个机构。在他们之下,海军事务由多层级的指挥系统来安排,买卖官职的行为被严厉禁止,所有空缺的职位都必须凭能力和经验从低职衔人员中选拔,以前那种从其他系统空降一个外行人过来担任高级军官的行为再也不被允许了。海军是专业兵种,不能乱来!

    最后,侯赛因大维齐还改革了宫廷的文书们。对于无能、愚蠢的文书,政府支付他们一半俸禄,让他们退休回家养老,年轻的经过严格训练的文书被增补进来。他要求这些文书,以后每一份政府文件或法令,都要签署日期,并保存起来,以改变以往政府那种散漫、拖拉的办事效率。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侯赛因大维齐的改革力度还是比较大的,东岸顾问也比较欣赏,但盛德鸿担任过驻伊斯坦布尔大使,对此其实是持保留意见的,认为这可能会引起旧势力的极大反弹,最终导致改革失败,人亡政息——科普鲁卢家族前辈们的改革,如今还剩下的有多少?

    但侯赛因大维齐却信心满满,他认为国内的商人、农民和知识分子是支持他的,领到了足额军饷和退休金的官兵们也支持自己,那么就没什么可怕的。但他却忘了,被触动了利益的守旧阶层、腐败军官及贵族官员们却反对他。最重要的,艾芬迪大教长甚至苏丹陛下也反对他。要知道,苏丹之所以允许他改革,只是在强敌面前挽救帝国的需要,外加一点东岸人施加的压力。一旦危机过去,改革就会被破坏!

    1701年,在苏丹的默许下,费祖拉赫·艾芬迪跳了出来,插手政府各项事务。他不论对错,只要侯赛因支持的,他就反对,侯赛因反对的,他就支持。与此同时,军队中的反对派也在艾芬迪的怂恿之下冒了出来,他们阳奉阴违,拖拖拉拉,极大影响了改革的效率,很多地方甚至开起了倒车。

    1701年7月,在经历了心力交瘁的几个月的生活后,侯赛因大维齐最终病倒了,苏丹顺势解除了他的职务。东岸人强烈抗议,并且暂停了对奥斯曼帝国的贷款发放,但苏丹不为所动,继续任命费祖拉赫·艾芬迪为大维齐,费苏拉赫·艾芬迪——费祖拉赫之子——继任教长。

    侯赛因离开后,费祖拉赫·艾芬迪把持了朝政。达官贵人、地方军阀、包税商、领主们纷纷向他和他的党羽行贿,苏丹无心朝政,到埃迪尔内的行宫中打猎去了。艾芬迪大维齐将“受贿”得来的资金全部拿出来,充作军费,为发动圣战做准备——公允地说,这个人收礼受贿得到的钱都没用在自己身上,而是用来推动自己的“理想”,这种人其实是最可怕的。

    圣战在今年上半年发动,十五万土耳其军队如潮水般涌入空虚的匈牙利、特兰西瓦尼亚,奥地利人大惊失色,不得不抽调西线部队军队东调,同时在国内紧急征兵,又得到了部分德意志诸侯的援助,这才堪堪在匈牙利挡住了土耳其人的攻势。但不管这边占据如何,其实都客观上帮助了西线的法国人,他们的压力为之一轻,面对的阻力大大减少。法王路易十四甚至都在策划一个惊人大胆的计划,那就是法军借助盟友巴伐利亚的地盘,直趋维也纳,一举打掉敌人的核心。

    法国人打生打死的事情东岸人不是特别关心,但奥斯曼这边却不得不上心。东岸在这个国家拥有大量的利益,实在无法割舍。但艾芬迪这个辣鸡当权,胡搞乱搞,奥斯曼这条大船都要被他搞沉了——因为战争,奥斯曼经济再度恶化,国内破产的小手工业者、小商贩、农民数量激增,士兵们也因为拖欠军饷非常不满,四处祸害地方,造成了极大的混乱,这势必会影响到东岸的利益。

    前阵子,刚刚因病去世的前任侯赛因大维齐的女婿赫拉伯里·艾哈迈德,深夜秘密来到一处东岸人的地下联络点,将一封密信留在了那边,并对联络点负责人明言,请尽快通知全权特使阁下。这封信非常重要,请一定要尽速做出决定,这对奥斯曼帝国的未来以及东岸共和国的长期利益都非常关键!

    听他这么说,而且又是亲身来此,联络点负责人立刻就信了,知道这次的事恐怕非常大。他不敢怠慢,当晚就从密道离开了联络点,然后按规定送往哈吉县的情报总局办公室内,等待盛特使过来查阅。

    盛德鸿一开始还不以为意,觉得侯赛因的这个女婿是不是混不下去了要跑路,请求东岸人接应?结果,灯等他打开信件后立刻就惊了,这个赫拉伯里竟然邀请东岸人协助他,一起发动一场针对苏丹和艾芬迪父子的兵变!

    这是什么节奏?!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