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树大遭雷劈

    老彭何以使唤得动市环保局和西郊街道,到底是老彭在发力,还是老彭他爹老老彭也插手其中了?东瓯市包括牛书记、王建新、罗万洲、张开在内的十一个拥有投票权的大长老里头,虽然没有老老彭,但会不会存在老彭家的门生旧故之类的人物?既然瓯城区的西郊街道显然和老彭家有直接关系,那么其他街道的情况,乃至瓯城区的权力中心,又和老彭家关系怎样?西城街道内部,会不会有老彭家安插的内应,早就在搜集老林的黑材料了?

    还有蛇精姐姐那么喜欢七娃,会不会和老爷爷之间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黑猫警长》和《魔方大厦》到底是没画完还是没播完,花钱能买得到大结局吗?

    江萍六点多出头剩下大半碗炒饭,带着晓晓出门后,林淼一边独享剩饭,一边平复被江萍搞崩的情绪,一边陷入深思。胡思乱想了许久,等他硬是把那一大半炒饭都吃进肚子,然后撑得眼睛发直地躺进沙发里,思路终于开始渐渐成型。

    首先,不排除蛇精姐姐和老爷爷的关系,相信应该能百度得出来……

    啊呸!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

    林淼揉揉脸,深呼吸,然后起身走到窗户前,打开一条窗缝,外面的冷风立马跟刀子一样刮了进来,林淼微微打了个冷战,赶紧把窗户关好。周身温度骤降不少,他脑子里的东瓯市权力人物谱系图,终于缓缓展开。这回真不是葫芦娃、圣斗士和黑猫警长了……

    如果老彭真要和王建新火并一把,绝对逃不开东瓯市最顶层的力量碰撞。

    提到最顶层,一把手自然躲不过。

    关键时刻,一把手不表态,事情很难一锤定音。

    而说到一把手——对东瓯市的历任首官,林淼的记忆最早刚好能追溯到牛书记身上,但那时的他真的还只是个纯粹的八岁小孩而已,对牛书记的印象,大多只是停留在东瓯电视台的新闻播里,牛书记的名字从赵晶嘴里被念出来时,林淼能回忆起来的最印象深刻的画面,就是老林两眼冒光地盯着赵晶,嘴里又重复着牛书记的全名。

    现在想起来,老林真是野心勃勃,那时候还一穷二白的,就什么都敢想了……

    牛书记具体离开东瓯市的时间,林淼已经记不住了,但林淼能记得很清楚的是,牛书记之后的接替者康政德,在东瓯市工作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来林淼进入区里,还专门搜索过康政德的资料,才知道康政德在来东瓯市之前,一直都在杭城工作。一路从基层做起,工作成绩斐然,48岁就当上了杭城市长,却在52岁那年,平调到了东瓯市当一把手,并且一做就是整整8年,一直做到年满60岁,退休年纪到了,才离开东瓯市——时间上几乎和林淼前世的整个小学和初中阶段完全重叠,也正是东瓯市旧城改造,城市面貌焕然一新的那段岁月。

    因此康政德这个名字,不仅深刻在林淼心里,对当时整个东瓯市的老百姓来说,也都是如同日常一般的存在——日常到老百姓在街边对骂,都能无辜躺枪的那种。

    康书记对东瓯市的贡献可谓彪炳史册。

    东瓯市后来的整体城市布局和城市面貌,都是康书记打下的基础,GDP也曾一度超越甬城,直逼省城杭城。当时不少人甚至脑子发热叫嚣,要取代杭城,把东瓯市建成全省第一。

    只是谁也没想到,康书记离任之后,东瓯市的经济就开始连年狂走下坡路,不但GDP全省排名奋勇实现十连跌,最惨的时候,个别机关单位甚至近乎面临发不出工资的窘境。

    后来林淼在区里上班的时候听人分析,东瓯市搞成这个屌样,正是因为康在任的时候,透支了太多的城市发展潜力,把基建工程全都弄完了,又没及时完成产业转型,才让后来者根本无从扭转局面,只能干些小修小补的工作——比方拆除违章建筑之类的,对城市的整体发展起不到多少引领作用;另外又由于资金外流,城市制造业衰退,财政收入减少,市里便是想做什么动作,也根本施展不了。总之在那些人看来,对东瓯市有大功劳的康政德,同时也给城市的未来发展埋下了隐患。

    林淼那时刚入职,心思纯良且幼稚,一段时间内还觉得这个论调挺有道理,后来上班的时间久了才慢慢搞懂,这些所谓的分析,归根结底,无非就是两个字而已——甩锅。

    对康书记的回忆,到底为止。

    但林淼之所以想到康书记,却是因为在他的童年记忆中,根本没有老彭这个人!

    细细一想,康书记在任的八年,正是东瓯市经济飞腾的八年,眼下才是95年年末而已,但老彭所拥有的资源,林淼随便估计,至少也是全国民营百强甚至有可能是前五十的存在。

    可就这么一个人,在那八年时间里,居然连个水花都没打出来,这正常吗?

    绝对不正常!

    要知道,在东瓯市这段城市改造的历史中,可是前前后后出现过将近两位数的“全国风云人物”的!不是老林这种纯粹靠名气和话题度走红的风云人物,而是实打实的靠制造业白手起家,享誉全国的实业家,又或者在经济领域做出过创造性贡献的人物。

    比方前些日子,林淼在华侨大酒店里巧遇到的某新郎官儿的哥哥——那位全国首个,以私人名义包下一整条民航航线的传奇大佬……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在如此风起云涌、传奇辈出的年代,本就拥有别人所不具备的先天优势的老彭,却连一个名字都没留下,这真的不科学。

    要知道就算是老林,接下来也要马上被录入瓯城区和东瓯市的1995年鉴……

    像老彭这样,实力比老林雄厚几十倍都不止的人物,怎么可能反倒毫无声响?

    林淼想来想去,老彭的结局,应该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老彭先斗赢了王建新,或者在和王建新角力的过程中,被空降下来的康政德突如其来一巴掌直接拍死。而也正是因为康政德刚到东瓯市地界上,就把盘踞在东瓯市最大的一棵树连根拔起,所以才一举奠定了他在东瓯市说一不二的地位,之后八年才能那么顺利地施展他的执政思路,一路平A推倒建筑无数,在东瓯市所向披靡。康离任之后,东瓯市顶层权力洗牌,内斗不息,所以才造成思想无法统一,把康政德留下的好牌打得稀烂。

    另外第二种可能,则是老彭在康政德来之前,就被拍死了。

    动手的人可能是王建新,也可能是其他人。

    至于说老彭化身幕后大佬,暗中操控那些“全国风云人物”,这种想法未免就太过天真了。国内这种环境下,一个人不管是否有背景,都绝对避不开党和国家送温暖的热情。你就是自己不想搀和,婉拒人大、政协送上来的各种头衔,婉拒工商联、青联、工会授予的各种名誉,但在统战办公室里上班的同志,每天该问候你,还是绝对会按时问候,每天该督促你出来开会学习——你特么不妨试试看,逃课、逃会是什么后果。

    层次不算太高的,有县一级、市一级的同志来关怀、教育你,层次较高的,有省一级的同志来爱护你、督促你,层次更高的,后面的就不用说了……

    再者如果老彭不是煞笔,真要发达了,搞个全国政协或者人大的头衔,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干嘛要躲着?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在林淼漫长的小学和初中岁月的记忆中,东瓯市从未出现过一个姓彭的大企业家。所以按照历史轨迹,老彭大抵是真的要倒在今年。

    只是现在出了他们家这么个变数,事情还会按原本的轨迹发展吗?

    林淼深深皱着眉头,在落地窗前站了十几分钟。

    然后摇摇头,叹了口气。

    再看看吧,看看事情会怎么发展。

    老彭的进攻才刚开始,王建新也还没有出招。自己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完完整整地存活下来,如果可以,远离他们的斗争,其实也无损利益。只要老林的名气不受影响,和东瓯市宣传口的各要害部门维持关系,那就是保住了基本盘。只要基本盘保住了,将来抱哪条大腿不是抱?林淼心里隐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感觉已经把大方向想透了,可又还有些下不了决心的迷茫。有些话,还是等完全想清楚了,再跟老林说吧。

    免得老林一时冲动做出错误的举动,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先看清,还要继续看清局势!

    大腿,一定要抱最粗的那条!

    林淼心里大声提醒着自己,有些兴奋,有些紧张,还有些期待,以及些微的害怕。

    然后默默打开书包,拿出合订本的语文课本。

    心烦的时候,读经史子集没用。

    还是考试必背课文,最能转移注意力……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

    林淼高声念了两句。

    房门卡啦一声,老林推门进来。

    林淼问道:“我婶婶捞出来了?”

    老林黑着脸点点头。

    林淼又问:“还说什么了?”

    老林皱眉道:“西城饭庄后面那三十四平方,说是非法动工,克勤被市建设局带走了。”

    林淼愣了:“手续不是办了吗?”

    老林道:“建筑审批只办了前面那百来平方,后面那部分土地使用权都才弄到手,审批手续还没来得及弄,被人抓马脚了。”

    林淼不由摇头。

    虽然老彭是怎么死的他确实不知道,但现在有一点是很明确了。

    老彭那货,就是想在老林身上做文章!

    这把明明是要往王建新身上烧的火,老林却成了那根导火的引线……

    这把火,自己家怕是躲不过去了……

    妈拉个蛋蛋,简直是无妄之灾。

    树大何止招风?

    树大了,还容易遭雷劈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