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 不怕

    对于琳千夜来说,这亚神族的原住民们就如同一个炸弹一样,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炸了!但是,只要有戛戛在,这颗炸弹就会乖乖地变成台阶,倒是可以让纪小言得些便利,继续往上爬的!

    所以,就现在的情况来说,这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还是可以利用的!

    只是,这想办法要和亚神族联盟的事情,也是要尽早考虑的。不然,真到了某一天戛戛被那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给带走的时候,这事情可就没有再能转圜的余地了。

    纪小言却是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忍不住对着琳千夜问道:“千夜师傅,就算是这亚神族的原住民们答应了与我们清城结盟,万一真到了某一天,戛戛被他们带走的那一天,这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也是可能反悔的,不是吗?到时候他们要是反悔了,不和我们清城结盟了,也是可以反攻我们,来报复我们清城的啊!这同盟关系,也许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牢固的呢!”

    想想当初的亡灵族,不是也在同盟关系存在的时候,搞出那么的事情来吗?虽然说当时是没有背叛他们清城,但是这挂名不做事,也是耽搁了他们清城不少的事情,更是损伤到了他们清城的!这亚神族的实力可是要比亡灵族更强大的,他们要是有一天反悔了,能做的可就是比亡灵族多很多的了!

    琳千夜听到纪小言的这话,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对着纪小言说道:“不会的!亚神族的人只要答应了,是不可能后悔的!不然你以为他们实力那么厉害,要是连一点约束都没有,在这大陆上,他们亚神族还不早就耍尽了手段,配合他们自己的实力直接称霸所有大陆了吗?”

    纪小言却是转了转原,望着琳千夜不解地问道:“千夜师傅你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答应了结盟,那么基本上是不可能反悔的?如果反悔的话,主神大人会惩罚他们吗?又或者是,他们反悔了,会有什么亚种的后果?所以造成他们只要答应了就可能反悔的结果?是这样的吗?”

    “对!就是这样的!”琳千夜一脸肯定地点头,对着纪小言说道:“你想想看啊!如果亚神族的人连这点约束都没有,当初在大陆的大战之中,这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随便去找其他的种族们结盟,壮大一下,是不是很轻松地就能把其他的敌人都给打败了?可是,为什么那些亚神族的人情愿自己来对付整个大陆其他的势力,也不愿意和别人结盟试试,一起战斗?他们要是找了人结盟,那是绝对能轻松地战到最后的,到时候他们亚神族再直接一个反悔,把同盟的种族给直接杀掉或者吞噬掉,那他们亚神族不就成了整个大陆大战之后唯一的霸主了吗?可是为什么这样清楚明白的道理,这些亚神族原住民们都不肯做,反而要凭着自己的实力在大陆上和那么多的势力斗争呢?这不是吃力不讨好,还有可能把他们自己给赔进去的吗?”

    纪小言皱着眉头,几乎能想象到那些亚神族的人要是真和人结盟,会是多么强大的一股势力了!

    “可是啊,你看最后,这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什么都没有做,就那么自己战斗,你觉得是因为什么?他们傻吗?”琳千夜笑着摇头,对着纪小言说道:“不,他们亚神族的人可是一点都不傻的!就是因为他们亚神族有束缚,不敢轻易地答应结盟,不敢轻易地给承诺,所以才造成这样的局面的!以前我倒是听见有人谣传过,说是那些亚神族的人如果违背了誓言的话,他们所有种族的力量都会消失,变成普通的原住民,再也得不到主神大人的眷顾了!更甚至整个种族也会慢慢消亡,所以他们才不敢轻易与人合作,就怕有一天他们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但是这也仅仅是一个传言而已,真正的情况是不是这样的谁也不知道!不过,这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不会轻易给予承诺的事情倒是真的!至少说就现在而言,没有任何人听说过他们亚神族与谁结盟的!他们亚神族永远都是孤立为战的!”

    纪小言想了想,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琳千夜问道:“那千夜师傅,如果这亚神族真的有这样的约束的话,那我们倒是可以试试,真能拉着他们与我们清城结盟的话,那么整个亚神族的威胁都不用操心了。”

    “那是自然的呀!”琳千夜也是点了点头对着纪小言说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一定要让卿恭总管去应付那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还不就是想让你现在就开始想办法,心里有点数,好好地准备准备的!毕竟,这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既然不会轻易地给予承诺,自然也不可能被你随意地说几句话,相处几天就能答应与我们清城结盟的!所以,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坚持做的事情,现在与你提前说了,你还能好好地谋划一下,说不一定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了,就能成功了!要是真成功不了的话,你也能早一些有打算,总不至于真到了那么一天的时候,变的手足无措了!”

    纪小言点头,算是真的什么都懂了。

    琳千夜他们一行人倒是也没有与纪小言在宫殿里耽搁多长的时间,等着迩肆他们收拾了点东西之后,纪小言就和他们一起离开宫殿,最终站在了清城城主府的广场上,等待所有要准备出发的原住民们的到来,自然很快也瞧见了那些亚神族的原住民出现在了广场上,由清城的守卫们带着,站在了一旁!

    纪小言朝着那些亚神族的原住民们看了看,忍不住望向了琳千夜,却是听到琳千夜安慰般地对着她说道:“你放心好了,就现在的情况来说,他们亚神族的人还指望着戛戛呢,绝对不会在这些事情上做什么手脚惹了你不高兴的!不然,你要是让戛戛不回去了,他们亚神族还能有什么办法吗?”

    所以这就是要让纪小言放心,大胆地用这些亚神族的意思了。

    纪小言只能点了点头,倒是带着几分不安地朝着眼前的众人都看了一圈,一直等着禘墨收拾好了自己出现后,一行人才准备离开!只是没有想到在要走时,戛戛却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一脸舍不得地凑到了纪小言的面前,在那些亚神族原住民们担忧无比的目光中,和纪小言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最终才委屈地望向纪小言说道:“小言,那戛戛乖乖地留下来帮你看着清城的话,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去找布里克拿药水了?”

    纪小言本来被戛戛折腾的有一些伤感的心情,顿时一下便被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了!盯着戛戛看了好几眼后,纪小言还是忍不住朝着它拍了一巴掌,这才对着戛戛说道:“去吧去吧!我已经和布里克说好了,你直接去拿药水就行了!只是,戛戛,这些药水你每天喝的话,也是要注意自己身体的变化的!如果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一定要告诉卿恭总管或者是布里克,再不行,去找那位亚神族的族长大人也是可以的!”

    戛戛赶紧点头,倒是一副乖巧无比的样子:“放心好了小言,等你回来的时候,戛戛肯定变得更厉害了。”

    纪小言本还想说点什么,目光却是在瞄到了那些亚神族原住民们之后,只能把所有的话都给吞进了肚子里,淡淡地对着戛戛嗯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然后便带着人便直接跨上了传送阵,眨眼的功夫被传送到了那磐池城的城外。

    看着那紧闭着的磐池城的城门,纪小言只能望向了禘墨:“我们这么多人,能跟着你一起进去吗?”

    “那肯定是不行的!”禘墨直接摇头,对着纪小言说道:“几个人跟着我进去是可以的,太多了不行!要不然,就小言你和千夜大人他们一起跟着我进去就行了!毕竟这磐池城现在也是处于封城的状态,那么多人,进去也是不可能的!”

    纪小言只能点头,朝着琳千夜看了眼,看着他点头后,这才对着清城众人安排了一番,自己跟着琳千夜他们一起来到了磐池城的那高大城墙之下,看着禘墨轻松地把手放在了上面,直接便把城门给打开了一个缝隙。

    磐池城因为封城的原因,此刻的城门附近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守卫的!

    所以,纪小言他们很轻松地便进入到了城内,然后便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而去!途中倒是遇见了不少的磐池城原住民们,却是只能看着他们好奇地望着他们,倒是一个都没有大喊大叫的意思,个个都是平静无比的。

    纪小言皱着眉头朝着那些磐池城的原住民们都看了看,一路上倒是没有多话,可是这走着皱着,纪小言却是想到了一个事情,忍不住有些奇怪地望向了禘墨,低声对着他低声问道:“不对呀,禘墨!你们磐池城现在既然是封城的状态,那一般人也不能进来的!可是,当初青弥师傅是怎么进来找夜嬗城主大人的呢?难不成,你每一次都来帮青弥师傅开了城门?”

    当初让青弥老头来磐池城,纪小言倒是没有想的太多,可是如今亲眼看着这磐池城不能轻易进来,她却是想到了这个事情,忍不住有些好奇了。她可是记得,青弥老头被安排来这磐池城的时候,禘墨可不是每次的都跟着的,那么,青弥老头是怎么进来的?这城门到城主府,也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青弥老头来跑了那么多趟,也没有被发现?!

    禘墨听到纪小言的这话,却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从怀里掏了下,直接掏出了一个发着白光的圆球来,递给纪小言拿着后,这才对着她说道:“这里面,全是都是我的气息!现在小言你带着这个光球都能自由地出入磐池城,即使磐池城现在是封城的状态!只是这个光球只能带了你一个人进出,而且也只能用十天而已!”

    “青弥师傅当初就是带着这个东西进来的?”纪小言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地问道:“禘墨你什么时候搞出来了这样的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小言你到磐池城来的时候,都是由我带着的啊,不需要这个东西啊!”禘墨却是一脸理所当然地对着纪小言说道,“这也就是青弥长老进不了磐池城,所以才来找我做的!以前我也不做这个东西的.......”

    “那这东西,鈤嬗城主大人知道吗?”纪小言顿时皱眉,对着禘墨问道:“当初青弥师傅第一次自己跟着夜嬗城主大人进了磐池城,鈤嬗城主大人应该是知道的!那么,照这样来想的话,鈤嬗城主大人是不是也知道,你能做出这样的东西来,让青弥师傅进入磐池城了?他会不会生气?”

    “青弥长老第一次是跟着夜嬗城主进来的,鈤嬗城主知道的!”禘墨却是一脸安慰地对着纪小言说道,“说不一定,那一次鈤嬗城主还是故意放了青弥长老进来的!至于之后青弥长老再进这磐池城,拿着我这光球进出,鈤嬗城主大人是不会知道的!青弥长老也不是傻子,不会那么不小心的!”

    “不,禘墨,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有人拿着你这光球进出磐池城,鈤嬗城主大人是不是能感应到什么?”纪小言却是摇头,认真地对着禘墨问道。

    “不会的!”禘墨倒是肯定无比地对着纪小言说道,“我身上的气息就是磐池城镇城石的气息,代表的就是整个磐池城,同样的气息出入,那基本上是不会有任何的异状出现的!所以,青弥长老带着这光球,那就是带着磐池城的气息的,这进入磐池城,只要青弥长老小心一点,不被人发现的话,鈤嬗城主是不可能感觉到什么的!这一点,小言你就放心好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